社会频道>> 法制经纬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半老徐娘养小情人奸情败露唆使情人杀丈夫[图]

2005年6月28日 10:15

image

                   犯罪嫌疑人苗永顺

  瓦房店市人于永华本有一个幸福的家
庭,但已到而立之年的她却意乱情迷,与一位小她8岁的男青年搞起了“婚外情”。当奸情败露后,竟唆使情夫持菜刀将其丈夫杀死,并与情夫一起分尸、抛尸。虽然二犯已被执行死刑,但其留下的教训却值得世人深思——

  秋日惊魂

  厕所内发现神秘包裹

  2003年9月24日,萧瑟的秋风夹杂着阵阵凉意不停地向人们袭来。上午10点多钟,地处辽东半岛的瓦房店市某装潢印刷厂的女职工侯冬梅在上厕所时,忽然发现有一个完整的编织袋包裹被扔在厕所的粪池内,侯冬梅好生纳闷:是什么人把它扔到粪池里的?包裹内装的又是什么东西呢?之后,又有一些女工同样发现了这个令人生疑的包裹。尽管大家感到奇怪并为此议论纷纷,但谁也没有去动它。直到发现这个包裹后的第二天下午,该厂老职工王淑英在与侯冬梅一起上厕所时,压抑不住的好奇心理终于驱使她俩忍不住地用一块油抹布将这个包裹的一角点燃。随着一股浓烈的焦糊味在空气中弥散开来,王淑英她们发现竟然从被烧着的包裹一角露出两只人脚,直吓得王淑英、侯冬梅两人差点昏了过去。两人稍事镇静后,立即跑到厂长办公室向厂长张海报告,张海感到此事非同小可,随即报警。瓦房店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报案后,立即派技术科两名勘查员会同法医及侦查员火速赶往现场。现场勘查发现,袋内装有两条人腿,腿上穿有浅蓝色裤子等衣物,袋内还有紫色夹克衫一件、蓝白相间旅游鞋一双、腰带一条。

  警方经现场勘查后,确认这是一起杀人碎尸案,其双下肢为男性的双下肢,而此男子的头颅及上身并不在现场。此男子的双下肢来自哪里,而其头颅及上身驱干又在何处?确定尸源便成为侦破此案的关键,警方随即展开了查找尸源的紧张工作。

  一去无回

  壮年汉突然神秘失踪

  2003年9月23日,中秋佳节刚刚过去几天,瓦房店市某卷闸厂何老板便迎来了二女儿小小的生日。当天中午,何老板为庆祝女儿的生日,特意把他的亲朋好友及工厂的职工请到工厂附近的一家饭店吃饭。于平涛与同厂职工田力群同样被请到酒楼参加何老板女儿的生日盛宴。于平涛与田力群是邻居,彼此关系很好。但是这天不知怎么回事,于平涛没有因参加老板女儿的生日宴会而高兴,总感到有一股气闷在心口,令他心神焦躁不安。吃过午饭后,因为下午还要到另一工地干活,于平涛与田力群即回到厂子换上工作服,当二人骑自行车走到他们家附近时,于平涛对田力群说:“老田,你先去工地等着,我回家一趟看看,一会儿就过去。”说完,于平涛就跨上自行车向家中方向骑去。田力群一人到工地后等着于平涛安排活儿,但一直等到傍晚6点钟也没见到他的人影。田力群就骑自行车来到于平涛家的院门前,用力推了几下于平涛家的门也没有推开,大声喊叫也没人应答。过了半个多小时后,田力群又来到于平涛家敲门,这时于平涛的妻子于永华才出来开门。田力群站在门口问于永华:“于平涛呢?”于永华说:“他没回来呀。”并问田力群:“你有事啊?”田力群说:“没什么大事,想问问他明天的活怎么安排。”于永华又反问道:“你们没在一起干活吗?”两人就这样在门口一问一答地说着,但于永华始终没说一声让田力群进屋坐坐等一类的话。第二天清晨,田力群又早早来到于平涛家见到于永华就问:“于平涛在家吗?”于永华气呼呼地说:“谁知道他死哪去了,一宿都没回来。”

  到了当月27日也没见到于平涛的影子,晚上下班时,田力群顺便把于平涛留在工厂的衣物送到其家。田力群见到于永华便问于平涛到底去哪里了,于永华态度十分冷淡地说不知道。之后,于平涛的家人又经多方查找,一直到10月4日也没得到于平涛的任何音信,更没见到他的踪影。至此,于平涛的家人才怀疑于平涛可能出了“大事”,当天便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意乱情迷

  半老徐娘找了个“小情人”

  警方接到报案后,将碎尸案与于平涛的失踪案联系到一起,随即对案发现场提取的双腿进行了技术检验,确认此双下肢即为于平涛的双腿。随后,警方围绕于平涛失踪前后与之接触密切的人员进行了逐个摸底排查,很快便锁定其妻子于永华有重大作案嫌疑。在掌握大量证据的基础上,遂将于永华传唤到公安机关,几经过招,于永华便供认了伙同情夫苗永顺杀害其丈夫于平涛并分尸、抛尸的犯罪事实。根据于永华的供述,警方遂将苗永顺抓获归案。警方于10月13日在瓦房店市某大湾内将于平涛的头颅及上身打捞出水,并将其头颅、躯干及双下肢拼拢为同一人,经其家属辨认,系死者于平涛全尸。随着侦查工作的不断深入,一桩由婚外情引发的杀人、分尸和抛尸案也随之浮出了水面……

  于永华1968年2月生于瓦房店市李官镇某村,长大成人后,经人介绍认识了同一乡镇的于平涛。两人结婚后,很快便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一家人倒也过了一段幸福、安稳的日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于永华那颗不安分的心也渐渐地躁动起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于永华迷上打麻将,并有了固定的“麻友”,而在这些“麻友”中有一个小她8岁、名叫苗永顺的小伙子。苗永顺与于永华同住于瓦房店市某办事处,他不但长得帅气,也很机灵,而且身体健硕,浑身上下透射出阳刚之气。水性杨花的于永华自2000年初与苗永顺第一次开垒“长城”后,便对苗永顺有了异样的“感觉”,之后她便利用打麻将的机会对苗永顺频频“放电”,而苗永顺也有着拈花惹草的习性,面对风韵犹存和主动投怀送抱的于永华,苗永顺干脆把深爱着他的女友的感情抛于脑后,来了个“来者不拒”,不久便与于永华勾搭成奸,做起了于永华的地下“小情夫”。于永华、苗永顺两人自发生第一次性关系后,便像吸食了罂粟一般,深陷其瘾而不能自拔,时时感受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痛苦和煎熬。

  时间很快到了2003年9月23日,于永华、苗永顺也在思念、激动和惊恐中度过了3年多的情人生活。这天,于永华、苗永顺约好下午在于永华家“见面”。下午1点刚过,苗永顺骑着摩托车来到于永华的家中。于永华早已在家恭候多时了,苗永顺把摩托车推进院内并锁上大门,两人进屋后便迫不急待地宽衣解带……就在他俩正在颠鸾倒凤之时,苗永顺透过窗户猛然发现于永华的丈夫于平涛正从他家小平房上往院子里跳,直吓得苗永顺来了个“急刹车”,惊愕失色地对于永华说:“坏了,你丈夫回来了。”两人顿时吓得周身发抖、脸色煞白。就在二人慌忙提裤穿衣时,于平涛就破门冲进了屋内——

  奸情败露

  荡妇唆使“小情人”下死手

  原来于平涛对妻子于永华的风流韵事早有所闻,就在他参加完何老板女儿的生日宴会后,心情郁闷的于平涛突然想利用去工地路过自家附近的机会回家探个虚实真假。于平涛到家后,发现院门被从里边插死,透过门缝还看见一辆摩托车停放在院内。就在他刚要喊人开门时,突然灵机一动,想借机悄悄翻进院子看个究竟。于是他便轻手轻脚地从院墙翻身爬上院内的小平房,并透过正屋的窗口向屋内探看,愕然发现于永华与苗永华正在床上翻云覆雨不亦乐乎。于平涛顿感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接着他像一头发了疯的狮子破门而入冲进屋内,顺手从外屋厨房菜板上拿起一把菜刀,挥刀就朝苗永顺的头上砍去,苗永顺一躲,刀把砸在苗永顺的右肩上。惊恐中的苗永顺说:“于平涛你干什么!”于永华这时也上来搂住于平涛的腰,将于平涛推到外屋,并把菜刀夺了下来。于平涛又冲进屋内朝苗永顺的鼻子打了一拳,还朝他的肚子踢了两脚。于永华看见自己心爱的小情人被打,心中不觉隐隐作痛,便右手操起菜刀指着于平涛的鼻子厉声说:“你就不能好声说!”于平涛见于永华这时还在胳膊肘往外拐,更是火上浇油,上去就给了于永华一个巴掌。这时苗永顺从于永华手中接过菜刀凶神恶煞地对于平涛说:“你不要这样逼我!”于平涛见苗永顺拿着菜刀,便冲上前去夺刀,两人厮打在一起并一同倒在床边。经过一番较量,苗永顺把于平涛压在了身下,但菜刀却被于平涛死死地压在了身下,两人随后展开了一场生死悠关的夺刀大战。这时,于永华过来用力把菜刀从于平涛的身下夺下来,并把菜刀递给了苗永顺。苗永顺挥刀就朝于平涛的脖子砍了一刀。于平涛见苗永顺竟然真的对他下了毒手,便喊着苗永顺的乳名求饶说:“顺啊,你松松手,你走吧。”就在苗永顺犹豫不决之时,于永华却唆使苗永顺:“事情已经这样了,如果放了他,他也不会让咱俩好,你现在怎么做我都认了。”于平涛见于永华这般绝情,又绝望地向苗永顺求饶说:“顺,你不能听她的,快放了我吧。”而于永华则怒目圆睁恶狠狠地对苗永顺说:“你不能放他,你要放了他,咱俩都完了。”苗永顺原本不想杀人,但经于永华这么一“点拨”,转念一想,这话说的也是,如果我放了他,于平涛肯定不能饶了我。想到此,苗永顺举起菜刀就朝于平涛的脖子狠命地砍了一刀,可怜的于平涛呼呼地抽着气,托着苗永顺脖子的手也缓缓地松弛下来。苗永顺怕他不死,又朝其头部接连砍了几刀,当场就把于平涛杀死了。

  机关算尽

  罪恶男女同赴黄泉路

  看着已经归天的于平涛,苗永顺不觉害怕起来,他对于永华说:“完了,这下咱俩死定了,这可怎么办?”眼看着与自己共同生活了10余年的丈夫被情夫残忍地杀死在面前,于永华不但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怜悯之情,反而安慰苗永顺:“不用怕,把尸体扔到大湾里,咱俩谁也不说还能有什么事。”说完就出屋从院子里找来两条白色的玻璃丝袋子,但尸体太大装不进去,两人又用菜刀进行了分尸,并分别将尸体装在两个袋子里。之后,于永华把杀死于平涛用的菜刀用水冲洗干净后,又放在厨房里继续使用。第二天上午,苗永顺骑摩托车将装有于平涛双下肢的一个袋子扔到某印刷厂的厕所里后,又将装有于平涛头颅和上身驱干的另一个袋子扔到一个大湾里。

  为掩盖犯罪事实,于永华可谓煞费苦心,她先将杀人分尸的现场进行了细细清理,又将溅有于平涛血迹的门帘及炕上的褥单等洗了个遍,并频撒大谎,企图逃避罪责,苟且性命。就在杀死于平涛后的9月25日,当于平涛的姐姐于萍及姐夫王庆东来找于平涛时,发现厨房的地面上是湿的,于萍就问这地面怎么了,于永华说是接水时不小心溅上的。这时于永华养的一条小白狗跑了过来,于萍发现小狗的脖子上沾有醒目的血迹,又问于永华这小狗的脖子怎么回事,于永华说“叫耗子咬的。”王庆东感到眼前发生的这些事真是有点“邪乎”,便一语双关地说:“一条活狗竟被耗子咬了,这世道是有点怪了。”

  于永华见于平涛的工友及家人找于平涛那么着急的样子,颇有心计的于永华便告诉她尚不懂事的儿子于详,如果有人问你爸爸到哪去了,就说到长海干活去了,并让他说这是他爸爸临走时告诉他的。接着,在她国庆节回娘家时,当娘家人问她于平涛怎么没有一起回来时,于永华又撒谎说:“于平涛‘十一’只放一天假,就不回来了。”于永华精心编织的谎言也确实起到了作用。10月1日,当于平涛的小妹妹于红到市场去找正在卖葡萄的于永华再次询问哥哥的下落时,看到侄子于详也在旁边,于红就领着他到附近去吃烧烤,于红借机问于详:“知道你爸爸到哪里去了吗?”于详便把于永华教给他的话重复了一遍,使于红一时难辨真假。而当于红等家人到于永华的娘家打听于平涛的下落时,他们也都以为于平涛“十一”只放一天假是真的。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公安机关还是从蛛丝马迹中掌握了于永华、苗永顺杀人犯罪的证据,并分别将其捉拿归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于永华、苗永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二被告人分别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省高院依法驳回了二人的上诉,维持了原判。

  2005年4月11日上午,法院在依法履行了有关执行死刑的法定程序后,将苗永顺、于永华押上囚车。当于永华发现先行被押上囚车的苗永顺与另一待执行死刑犯坐在同一排座位时,于永华遂向法院人员提出交换座位与苗永顺坐在一起的请求,法院人员同意了她的请求。这时,囚车起动,人们发现于永华、苗永顺泪水盈眶,继而两人附耳细说……9点40分,随着两声清脆的枪响,两条龌龊而又罪恶的生命就此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留给世人的却是无尽的深思……

社会新闻推荐阅读

image
水均益兰州孝敬母亲

性骚扰多发于公交车办公室 领导性骚扰危害最大 
男子因妻儿被杀产生报复心理 连续枪击4名村民
学生性爱调查显示重点中学学生隐秘职高生开放 
女士下身露出5厘米线头 疑为剖腹产手术时残留  
小伙鼻子喝牛奶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image
名模与美女作家
谁在靠脸蛋吃饭

我与老总仓促的"一夜情"
17岁吸毒少女的悲情告白
日本前世界首富成囚徒20年买日本1/6土地[组图] 
100项世界上鲜为人知的事
中国十大富豪--学历一览表[组图] 
千奇百怪的动物生育方式[组图] 


选稿:彭蠡    来源:东北新闻网   
 
  • 出轨妻子带着情人的小孩回家
  •   2005年6月27日 11:51
  • 第三者服200片安眠药闯家门威胁情人妻子离婚
  •   2005年6月27日 10:08
  • 恶妇刀刃情人后逃亡10年 期间又逼良为娼被枪决
  •   2005年6月24日 11:31
  • 声称妻子情人都要 英议员"理直气壮"闹 婚外情
  •   2005年6月19日 03:35
  • 打工女曾以情人身份插足 现地位遭遇新情人威胁
  •   2005年6月13日 15:40
     

     
    芙蓉姐姐特别专题
    父亲节特别策划:爸爸我爱你
    北交大教授涉嫌性交易泄题
    病态社会的"援助交际"
    动物奇趣荟萃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不服芙蓉姐姐流氓燕 木子美脱衣挑战极限[图]
    社科院哲学所教授被刑拘 滞留美国先后有6妻子
    北大医学部一名男生刀杀同班情敌[组图]
    流氓燕vs木子美
    恐怖人体实验:罗斯维尔事件中的外星人残骸[图]
    大四男生跳楼自杀 被宿舍管理员飞身接住
    中国十大富豪--学历一览表[组图]
    沈阳神秘男子半夜吹飞针模仿暗器高手扎晕妇女
    暴露身体与隐私:网络上的野性之花[组图]
    支教明星殷永纯被证实确有猥亵男学生行为[图]
    ……>>更多
    口述实录  
    我与老总仓促的"一夜情"
    出轨妻子带着情人的小孩回家
    不能忘记妻子那最后的短信
    我把他送上了自己网友的床
    就是要找个性无能做老公
    嫁进城我变成家里摇钱树
    男人是玩具,我一定要占有
    爱到疯狂是伤害
    花心父亲的放荡私生活
    我遭遇世上最龌龊的师生恋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