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洒落在键盘上的泪依然酸涩

2005年4月21日 17:27

   ●采访时间:四月八日

  ●倾诉人:小寒二十五岁

  ●采访人:记者林辉

  [人的一生当中可以忘掉很多人和很多事情,可是有些人是你不能忘记的,因为他在你心中已经扎下根,就像是用烙铁烙下一样,使你无法抹去!]

  4年来,我第一次去了那里。一切似乎还是往日的模样,街道两边依然是林立的百货商店。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想起四年前和翌
凡手拉着手漫步在这里的情景,泪水不禁涌上了我的眼。

  4年前的一个初夏的夜晚,上大三的我和他相识了,那时我刚刚结束了3年的恋情。在认识他之前我一共加过6个网友,可是每次都是话不投机,碰到他的时候,他还在我的陌生人里面。

  那个夜晚心情很不好,打开QQ想找个人聊聊,但却找不到一个闪亮的图标,此时,我心情很失落,正打算下的时候,他出现了,我跟他说了一会儿,自己就哭起来了,我有种找到了救世主的感觉,可是因为心情沉重,所以只是对他说,我好烦,我想哭,想家,想妈妈,我还说,我和男朋友分手了,可是我不想回家,我怕面对我的父母。

  释放完心里积存的那些沉重的垃圾,心情突然好多了,因为是陌生人,我也不想再说了,因此还没有等他有机会问话,我就说我要下了。之后,我离开网吧,可是到后来,我怎么也想不起让我放肆自己的那个人是谁。

  等我再打开QQ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我一打开就见有图标在动,原来是他给我留的言,说了好多好多。让我感动不已,因为那颗沉重的心,还是没有完全放松开来,此刻我才把他加为我的好友,也许是从此刻我就将注定要为他付出一切吧。

  随着上网时间的增多,我们的交往也由陌生人而变成了好友,一次次的畅谈、心灵的共鸣,使彼此每次上网都迫不及待地去寻找对方,有时还相约一起上网。

  一次畅谈后,我要下线了,在和他告别时,他沉默了好久,然后说了一句话:“愿意让我做你的护花使者吗?”我也无言,随后他又向我要了我宿舍的电话号码,说是让我了解网下真实的他。当天夜里,他打来电话,那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娓娓地向我诉说着衷肠,我却没有动心,因为当时的我并不相信网络爱情,更别说是一个没有见过面,不知对方底细的“陌生人”了。

  没多久,因家中有事,我回老家住了些日子,等我回来时,发现我的邮箱爆满,全都是他发的信,几乎都是一个内容:让我速与他联系。随后,我立刻在网上找到他,从头到尾,我没有说几句话,都是他在说,说他担心我,打电话宿舍没有人接,发E—MAIL我也不回,生怕我有什么不测。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渐渐觉得自己不可理喻地迷上网络,迷上他的文字,还有他的一切,这些东西,只有我自己才能感受得到,但是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去爱,也没有资格去让他感受到伤害。可是我特别特别想融入他的生活,走进他的心里,后来我还是说了,我对他说我爱他,是因为我也能感觉到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就这样子,我们开始了异地间恋情。

  [那段日子让我刻骨铭心。有生以来,没有任何人这么强烈地打动过我的心。我也能深切地感受到他也同样地深爱着我。]

  好多事情就是这么不可预见,2001年7月,学校一放假我就踏上了南去的列车,我梦想的广州,还有那个见面不知是喜或悲的他。一个青春女孩的冒险经历和浪漫际遇就这样伴着辗转的车轮开始了。

  躺在狭窄的卧铺上,我把张信哲那首“不做你的爱人,不流一滴眼泪,不做你的爱人,不喝你倒的咖啡”的曲子听了又听,想了又想,事实上,我好怀疑自己哪儿来的那么多疯狂,从哪儿突然生出这么多发昏的思想。

  在车上,我收到了他发过来的传呼,他告诉我,到广州后,他在火车站接我,并且预订了一家对我而言有点奢侈的酒店。

  终于,我们相隔万水千山的两个人在广州见面了。虽然从没见过,但在火车站我们却一眼认出了对方。说不清楚当时是怎样的兴奋与激动,现实中的他比网上更让我心动,我想今生今世注定要把眼前这个男人深刻在心间了。

  我们住的宾馆就在那条街上。宾馆的名字连同房间的号码我仍然清清楚楚地记得。当同事告诉我她住在这里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自从和他在这里度过了难忘的三天三夜之后,我一直都不敢独自面对这里的一切,可是今天我又必须再次回到这个让我曾经甜蜜如今心碎的地方。

  [站在宾馆门前,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经过了4年,它已经陈旧了许多,可是宾馆的名字却依然如此清晰。]

  走进宾馆,我无法让自己不去想过去发生在这里的一切。他的影子恍恍惚惚出现在我的眼前。当初我们谁会料到那段热烈的感情也会消失呢?海枯石烂、地老天荒只是一个美丽的童话。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他走到这里来,会不会想起我呢?

  一切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巧,当我呆呆地站在我们曾住过的那间房门口时,门打开了,一个男人站在了我的面前。一刹那,我真的感觉那就是他。我满脸泪水地望着眼前这个人。好一会儿当我回过神来,才发现那人被我弄得不知所措。我慌忙转身离开了。

  曾经,我们一起在这里度过了72个小时,每一分每一秒都渗透着无尽的快乐。离别的情景此时我也依然清晰地记得。

  那天,他一手提着行李,一手拉着我走进了火车站,每一个脚步都让我感到非常沉重。我们站在站台上,默默地凝视着对方,他的眼里也写满了伤感。我扑在他的怀里,紧紧搂着他的腰,泪水无声地浸满了我的脸。他在我耳边一遍遍安慰我,告诉我虽然我们相隔遥远,但是交通却很方便,见面的机会会很多的。

  当火车最后一次鸣笛的时候,他在我额头上和我做了吻别。我们约定一年后再见,为了学习属于未来的东西,面对生活的无奈,我们只能这样。

  我对他的思念在这以后的每一天、每一夜。我们依然每晚相聚在网络上,诉说着彼此的思念和爱。我们海誓山盟,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都要一辈子爱着对方,甚至来世。

  可是当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我们之间也一点一点发生了变化。我们从最初的减少在网上见面的次数,到现在的茫茫“网海”中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我甚至连他的E-mail也不知道了。不过,我们还是保持着联系,只是改为通电话了。起初在电话里,他还会告诉我他有多想我;后来就是我问他想我吗,他会说想;再后来就是我问他想我吗,他就会反问我,说不想怎么打电话给我;再后来就是我问他,他会笑着转换话题;再后来就是我问他,他就沉默着不回答……再后来就是我不敢问了。我好害怕,我怕他会慢慢地连电话都不打给我了。我什么也没说,我已学会控制自己的感情了。

  但是这样会让我更加痛苦,以前相思虽然苦,却是甜蜜的,现在总觉得自己陷在一个无底的深渊,只想让他拉着我的手,看见的却是他冷漠的眼。因为想他,我学会了抽烟,经常一个人看着烟雾随手指弥漫在空中。

  后来,我害怕的事终于来了,他已经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从和他最后一次通话到现在已整整一年半了,上网也找不到他的身影,信箱中也没有关于他的只言片语,他似乎变成了一个肥皂泡忽然消失了。

  其实,在内心深处,我早已放弃,放弃无望的追寻,放弃了这段没有结果的感情。现在,我们天各一方,我知道,他早已不属于我。其实,他从来就没有属于过我,在他的心里,我大概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偶尔擦肩而过,擦出了一点点爱的火花,然后不等火花熄灭,他又继续寻找下一个网络故事情节。

  有时候我会去一些聊天室转转,人多的时候就看大屏幕,多看少说,人少的时候,听听说说,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我封闭了那扇曾经为他开启的门。我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在大屏幕上和一些不相干的人瞎扯,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瞎话。有时候,也会有偶尔的心动,但很快就烟消云散,不知其踪。我觉得,我好像没有可以付出的感情了。有时候,也会遇到对我动心的男人,只是,我把我的那扇心门关得很紧,让那些对我好的人,永远也打不开。

  [一个人在家索然无味时,我会照着镜子问自己:我是谁?我还没把丢失的自己找回来吗?在大屏幕上和我瞎扯的那些朋友,他们或许也和我一样,过着这种闲淡而无聊的日子,或许没有人喜欢这样,但却不能不这样,因为,大家都离不了网络。]

  如今,我还是过着四处游荡、波澜不惊、没有目标的网络生活。我还是戴着一副假面具,让人看不到我的内心,还是让人觉得面热心冷。这样的清静生活,竟然在最近让自己感觉到了一丝恐惧,心里竟然也有了一些冲动:我真的不再需要感情了吗?真要让自己的网络生活一直这样走下去吗?

  每每想起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我的心犹如刀绞。难道他真的这样一点一点地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吗?4年来,记不清楚有多少次独自在网络上默默地、毫无指望地等着和他的重逢;也记不清楚有多少回在寂寞的夜晚因为想他泪水浸湿了枕巾;更记不清多少个日子苦苦等着他的电话……

  我无数次地嘲笑自己,过去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游戏,我们都应该遵守游戏的规则。既然游戏已经结束,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可是,却不能忘记他,难道网络真有那么大的魅力,一个少女会爱上一个没有再见过面的人?我感觉非常可笑,但是却难以打开心头的感情之锁。

  4年了,我依然爱他,犹如当初,犹如莫文蔚的那首《盛夏的果实》——你曾说过/会永远爱我/也许承诺不过因为没把握/别用沉默再去掩饰什么/当结果是那么赤裸裸/……我以为不露痕迹/思念却满溢/或许这代表我的心/如果你会梦见我/请你再抱紧我。

  我和他相识在2001年的初夏,如今,时间又跨进了2005年,回忆和他的点点滴滴,泪水依然盈满我的双眼。

  也许,我和他今生今世都不会再见面。他会想我吗?


选稿:彭蠡    来源:河南报业网-大河报  作者:林辉  
 
  • 女子网上交友遭桃色陷阱 现身说法呼吁杜绝网恋
  •   2005年4月20日 10:56
  • 大学生挡不住网恋诱惑
  •   2005年3月1日 12:22
  • 网恋中我沦陷为地下情人
  •   2005年2月7日 10:22
  • 关于已婚人士的网恋之旧题新说
  •   2005年1月8日 14:14
     

     
    佘祥林"杀妻"蒙冤11载
    杨振宁翁帆忘年之恋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重庆铜梁一茶馆爆炸
    赵忠祥惹上“情债”官司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男子多次轮奸女学生致昏迷 逃匿七年终自首
    年逾4旬性变态女子痴恋50岁干姐 提出同居要求
    男子占厕所太久被打瞎左眼 副县长喊口号让打?
    全球十大离奇车祸[组图]
    少女上学路上看见母亲偷情 偷偷跟踪遭痛打
    刑释犯盖700万豪宅 私藏千发子弹加工毒品
    老民警勇斗群贼遍体鳞伤 数十名看客无一相助
    朋友结婚小伙舞狮祝贺 婚礼现场抢新郎风头[图]
    教师带两女子闯公园不买票 脱裤耍流氓打民警
    保健品店公开叫卖"催情粉" 无色无味不易发现
    ……>>更多
    口述实录  
    爸爸,来世让我做你的母亲
    洒落在键盘上的泪依然酸涩
    丈夫有了外遇 婆婆很得意
    美丽女强人的三段情殇
    爸,这三个字,儿子受不起
    我的结婚请柬发不出
    我成了人见人怕的"结婚狂"
    父母不喜欢我的矮个男友
    幸福的内涵与金钱无关
    性骚扰受害者:尊严无价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