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带孩子娘家婆家起争执

2005年4月23日 13:33

  ●当孩子呱呱坠地,他和她的长辈轮流负责照看。但两家老人互相看不惯对方带孩子的方式。

  ●孩子又一次在婆家摔得满头包,两家终于发生口角。之后的"骨灰盒"事件又使矛盾加深。

  ●她和丈夫商量设法缓和矛盾,但成效不大,甚至夫妻间也发生争执。眼看事态扩大,她很难过……

  又是个忙碌的工作日,我打开“晨报倾诉”的工作信箱,一封标题为“如何化解家人的矛盾
?”的电子邮件映入我的眼帘。我仿佛感受到对方的焦虑,连忙仔细阅读暖玉写来的长信:“我是一个4岁儿子的母亲,不知家庭纠纷算不算在你们的倾诉范围,但这件事闷在心里实在是太难受了。我不想(事件中的)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希望快点解决。但我也实在想不出好的办法来解决此事,只能请求你们的帮助……”

  读完信,我对暖玉当前面临的两难处境稍微有所了解,很想和她作一次沟通。于是我们很快就见了面,尽管那天阳光不错,江风还送来了仲春的气息,暖玉依然心事重重,眉宇间聚着抹不去的忧愁。

  带小孩,两家起争执

  几年前,经邻居介绍,我认识了蓝田,双方印象都不错,因此很顺利地成为一家人。2002年春,儿子呱呱坠地,家里平添了无数欢声笑语。然而等我的产假一休完,由谁来带孩子立刻成为迫在眉睫的问题。当时我的母亲刚刚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而婆婆还要上班,母亲为了不让我们为难,顾不得自己的老毛病———关节炎,二话没说把外孙接到她身边,全身心地照顾他的饮食起居。(我家的情况稍微有点特殊,父亲于10年前因交通意外不幸去世,没能享受到含饴弄孙之乐,而母亲也只能单独承担这个重担。)

  儿子渐渐长大,聪明活泼惹人喜爱,邻居们都夸我母亲带孩子带得有水平,母亲自然很开心。等儿子长到半岁,我婆婆也退休了。做老人的哪个不喜欢和小孩子朝夕相处?我理解公婆对孙子的这份爱,于是同蓝田商量,定下一个方案,即周一到周五由我母亲带孩子,周末则交给婆婆带。想必这种轮流带孩子的方案在现代都市里应该很“流行”吧。两家老人对此都没有提出异议,于是我们的儿子就开始被送来送去。

  没想到问题接踵而至。以前我母亲独自带孩子时,婆婆有时周末来探望,不知为何,总喜欢“挑刺儿”,指着孙子身上被蚊子咬的小红包,话里话外嫌我母亲没照顾好。我母亲那时表现得还比较大度,并不和婆婆面对面理论,一般都在事后跟我念叨。这种情况发生了好几次,我就跟蓝田沟通,希望有时间他跟婆婆解释。过日子哪能不磕碰,对此我并没往心里去。现在每个周末轮到由婆婆带孩子,我起初也没什么不放心的,然而一连几周,儿子从婆婆那里接回来,额头上总是被摔出好几个大包。我和母亲一方面是心疼孩子,一方面怕这么磕磕碰碰会影响孩子的智力发育,就有点不太开心,从此就减少了婆婆带孩子的时间。

  “这不过是个伏笔,小事情,如果2004年下半年没发生那么多意外的话,日子也就平静地过了。”对于这件事,暖玉说自己原本很想得开,但是接下来一波一波的家庭矛盾,真让她有应接不暇的感觉。

  我和蓝田的婚房是公公给买的,当时他家考虑得很周到,觉得我母亲一个人太孤单,特地说在这套新房子里给母亲留出一个房间,婚后母亲时不时地跟我们同住,也的确消除了一些郁闷。可是2002年底,公婆事先没跟我打招呼,就搬过来和我们同住,母亲也就基本上不到家里来住了。到此为止,我还觉得没什么,反正房子是他们买的,公婆想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也很正常。但事情并没有就此打住。到了2004年5月,公公又没经我同意,就把他在外地生活的老父亲接到了我家。我觉得这样做不太妥当,因为老人家已是古稀之年,又中过风,无法赶远路;再说我家住在7楼,老人家一进家门就不得

  不开始“关禁闭”,根本下不了楼。果然住了不到一个月,老人家就再次中风住院,在医院里昏迷了足足三个月,因上海的医院拒绝继续收治,最后不得不又把他送回故里。这三个月,因为公婆和蓝田都要轮流去陪夜,根本无暇顾及我儿子,儿子吃住都在外婆家,我下班后有时间就过去探望。三岁的男孩子真是精力充沛,我眼看着母亲日夜操劳,非常劳累,也心疼得不得了。

  见公婆把老人家送回故里,我为了让母亲好好休息几天,就把儿子接回家请婆婆照料。可是没几天,儿子就又摔得鼻青脸肿。我心疼得要流眼泪,问婆婆他是怎么摔的跤,婆婆却回答“不晓得”。我忍住气把儿子送到母亲那里,邻居见小孩子的“惨状”,也很心疼,认为带孩子的人缺乏责任心。蓝田过了两天来看望我母亲,母亲认真地跟他讲,希望婆婆今后带孩子时要用心一些,否则老是摔到脑袋,将来思维能力要受影响的。蓝田听得不顺耳,和母亲发生了争执,竟摔门而走。接下来的二十多天,一个电话也不打。我觉得母亲的话是出于好意,蓝田毕竟是做晚辈的,理应多一些承受能力,可私下里劝了他好几次,他就是不肯主动认错。直到第25天,蓝田才在公婆的陪同下登门道歉,可是他们晚来了好长时间,带的礼品看上去也很粗糙低廉,而蓝田的态度一点都不诚恳,正因如此,母亲很不开心,言语间再次发生争执,母亲负气把礼品扔出了门,公公也拖着蓝田扬长而去。事情就这样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我母亲与蓝田一家的矛盾也越来越大了。

  一个骨灰盒让矛盾升级

  又过了几个月,矛盾渐渐淡化,我正暗自庆幸,忽然传来老人家在外地去世的消息,蓝田一家都去奔丧,儿子又交给母亲来带。过了两天我下班回家,发现公婆他们都回来了。我问候了几句,到书房拿东西,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骨灰盒。我吓了一跳,心情马上变得糟糕起来。不管产权是谁的,这里毕竟是我和蓝田的婚房,这么大的事,他们怎能半个招呼都不打呢?再退一步讲,我儿子4岁还不到,不懂得什么忌讳,如果不小心碰翻了怎么办?如果公公真为大家考虑,就该把这件事两头摆平啊。我很生气,第二天趁公婆都不在家,就把骨灰盒从书房里搬了出去。公婆发现后,就到我的哥哥家“理论”,说要让蓝田和我离婚。蓝田也生气了,不到母亲家去看儿子,只跟我短信交流,怪我做错了事情。

  母亲听说了这件事,她很着急,一周后她再也忍不住,就给公公打了个电话,问他们何时才把骨灰盒“请”出家门,重申如果留在家中,总归对我儿子不大好。公公听得不入耳,在电话里把我母亲大骂了一通。母亲觉得很委屈,过了几天,她也事先不跟我讲,就在我们小区里贴出责怪公婆的纸条!

  “纸条一贴出来,就惹得外人对我家指指点点。这件事,我觉得母亲做得太过火了。”暖玉无奈地摇摇头,说事后蓝田不相信她不知情,对她有很大的怨气,连着一个月没去探望儿子。

  考虑到我和蓝田长期分居,对夫妻感情肯定难免有影响,我也不想让儿子总是生活在外婆、母亲这样的女性世界里,想借助对孩子的爱缓和一下矛盾,因此到了2005年1月初,我决定带孩子回去住。因为心里还有一点点怨气,我事先没和蓝田打电话,我母亲见我又要拿东西,又要抱孩子,实在分身乏术,就把我们娘俩送到小区门口。事情也凑巧,婆婆当时正站在那里跟邻里们数落我和母亲的不是,被我听了个满耳。我生气地上前质问,婆婆不做声,抱起儿子就跑。我母亲急了,拦住她,让她把话说清楚。两人言语不和,竟然扭打了起来。我又要安慰儿子,又要劝架,正忙得不可开交,蓝田和公公闻讯下楼。公公见此场面,不由分说就拨打了“110”;蓝田抱住母亲,还说要把她扔出去……围观的人越聚越多,简直成了一桩闹剧,我当时真的想钻到地底下去。

  我很担心母亲的心态

  母亲生性要强,自从父亲去世后家里的大事小情都靠她操心,哪里受过这种羞辱?因此她与蓝田一家的怨气越结越深。而蓝田本身的个性也挺倔的,不肯听我的话去道歉。我夹在当中,真的左右为难,也可以说两头都不讨好。

  近来事态越发严重。半个月前,母亲又瞒着我给蓝田单位的领导写信,语气非常生硬。可毕竟是家务事,单位如何插手呢?我事后知道这件事,真担心给蓝田造成不必要的负面影响,赶快跟他的领导通电话。这位领导倒是很同情我的处境,并好心提醒我,从信上看我母亲对蓝田一家的成见很深,心态不是很平衡,希望我能劝劝母亲,不要把事态搞大。其实我哪里想让局面越来越糟啊,只是母亲现在听不进任何一个人的劝,有点我行我素,我真的束手无策啊。没过两天,她又给蓝田一家写信,说既然她带孩子没人领这个情,那她索性就让我的公婆支付一笔费用,并把付钱的时间也定下来了。幸好她让我转交这封信,我和蓝田商量一下,没有拿给公婆看,免得激化矛盾。按理我母亲的退休金蛮高的,我明白她并不是真的盯着那笔钱,而是要跟我公婆赌一口气。我原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干脆由我偷偷把钱给母亲,又担心母亲拿到钱后,得理不让人,再和公婆去理论,那不就“穿帮”了么?

  现在我东说说,西说说,可蓝田不肯认错,还同我吵架;母亲也不体会我的难处,还觉得我向着蓝田一家。慢慢地,亲戚们都知道了这件事,我的祖父上门劝说,也没起到什么作用。眼看着母亲要钱的期限已到,我真不知道还会闹出什么事来。

  暖玉的焦虑溢于言表,她说她尤其担心母亲的心态。因为母亲现在不喜欢外出,没有兴趣逛街,晚上经常失眠,还总怀疑别人说她的坏话,身体不舒服也不肯看医生,她觉得母亲的精神太抑郁,长此以往肯定会生出大毛病。作为女儿,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因此迫不及待地想问问读者朋友们,如何把眼前这个棘手的家庭矛盾化解开?

 


选稿:彭蠡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叶梓  
 
 

 
佘祥林"杀妻"蒙冤11载
动物奇趣荟萃
杨振宁翁帆忘年之恋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重庆铜梁一茶馆爆炸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男女大学生集体天体表演当事人透露细节[图]
妻不满夫妻生活咬坏丈夫"命根" 法院判离婚
大四女生婚后一年欲离婚 丈夫求学校帮忙调解
西安发廊一条街不理发 发廊女半裸迎客[组图]
老汉家养罕见双头蛇 专家断定为畸形胎[图]
购房者扎帐篷排队苦等放号 20天没有洗漱 [图]
媒体揭秘:天安门城楼35年前秘密拆除重建[图]
老外眼中的中国:这里城市青年婚姻观念太开放
“食色,性也” 女人好色本是天经地义
遭歹徒强奸被劫持出门 佛山女子当街不敢呼救
……>>更多
口述实录  
丈夫迷上赌博我该怎么办
一已婚女人和她的蓝颜知己
我不做你的寂寞虞姬
一个保安的两次爱情
爸爸,来世让我做你的母亲
洒落在键盘上的泪依然酸涩
丈夫有了外遇 婆婆很得意
美丽女强人的三段情殇
爸,这三个字,儿子受不起
我的结婚请柬发不出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