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已婚的他遇见未婚纯情的她

2005年4月25日 19:24

  阅读提示

  一个偶然的机会,已婚的他遇见了未婚纯情的她。相互间的感情在交往中慢慢升温,终于,他背着老婆孩子与她开始了一段长达4年的婚外情。

  他说自己怜香惜玉,对她爱得很深。可说到未来与家庭,他终究还是舍不得走出原先的围城。

  不道德的“爱”,到最后免不了分手的结局,还让良心负债累累———这种痛苦,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讲述:
舒珂(化名)

  ■性别:男

  ■年龄:35岁

  ■现状:已婚  

  ■职业:公司职员

    ■学历:大学本科     

  黑色公文包,笔挺的深色西装,还周周正正地打着领带,很中规中矩的发型。现在已经很少有男人这样正统地穿衣了,除非是正式得不得了的场合。舒珂(化名)往大厅走的时候,引得我的同事往他这边看。大概他也觉得自己的形象太“正式”了一点,一落座就解释说,自己在外企工作,工作要求穿西装打领带,今天是从公司直接来的。 

  琼瑶小说里的女孩  

  2001年5月,我去一家广告公司办事,奇怪的是,当时办公室似乎空无一人,我正不知所措,突然一个女孩从里间走出来,微笑着问:“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我一下愣住了,都忘了回话,两人都很尴尬。  

  惊艳吗?我跟他开玩笑。但舒珂是个很严肃的人,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漂亮当然是很漂亮,但我不是因为惊艳而发呆,而是因为她长得太像我一个表妹了。”  

  后来,我知道了她有个好听的名字,素婉(化名),像琼瑶小说里的名字。素婉长得也像琼瑶小说里的女主人公,一头飘逸的长发,白色的连衣裙。   

  那天是因为我记错了时间,我本来约的是第二天去那家广告公司,因为提前了一天,竟阴错阳差地有了一段到现在也说不清的情缘。  

  素婉说,公司里的人都外出搞一个户外广告活动去了,她是内勤,留守在公司。  

  素婉是那种很内向的女孩子,话不多,我便主动跟她聊了几句。她是宜昌人,当时21岁。通过聊天,我对素婉印象不错,觉得她单纯、可爱,是那种很需要人来疼的柔弱型女孩。离开广告公司时,我给她留张名片,客气地说,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  

  没想到一个月之后,素婉真的有困难找我了。  

  她说在公司里干得很不如意,心情也很糟,想换份工作,问我能不能帮他介绍一份工作。她的语气吞吞吐吐的,听得出来她很不好意思。  

  因为交往不深,也因为我的已婚身份,我对她还是保留了几分矜持,我答应尽量帮她,但也像个长者一样劝她:好好努力,有付出才会有收获。后来我们又有过几次电话交流,渐渐地我们开始交往了,她心情不好时就约我出来陪她聊聊。  

  她经常抱怨目前的工作,看着她那样无助,我有些怜香惜玉,便把她介绍到我朋友的化妆品专卖店上班。可是过了段时间,她又说她不合适做那种工作,她又去了一家广告公司干回老本行。   

  说到素婉的笑容,舒珂显得很兴奋,“她的笑容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讲到这里,他的眼睛仿佛有些湿润。  

  她是那么的好   

  说实话,刚开始跟素婉交往时,我确实没想太多,我只把她当个需要帮助的楚楚可怜的小女孩。  

  一个偶尔的机会,我路过她的住处,给她打了个电话,她邀我去她的租住屋坐坐。一踏进门,我就被眼前的环境惊呆了:一张小小的单人床,破旧的写字桌上凌乱地堆放着一些稿纸,除此之外,屋子里空空的。我觉得她太可怜了,一个漂亮女孩竟住在这种环境里,连最起码的打发寂寞的电视机也没有。不久,我帮她换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公寓房,还给她买了电视、冰箱、空调等电器,其他日常用品也都配齐了。  

  舒珂似乎怕我误解他,一脸认真地解释说:“当时我真的没有任何企图,完全出于一种男人的惜香怜玉,再说,为她做这点事,我经济上也负担得起。我们住在一起,那是七八个月之后的事。”  

  跟素婉发展成情人关系后,我们之间的感情不断升华,交往了4年多,我一直是很认真地对她,从来没把她当成是我生活的调味品。前年春节,正月初八,她要从老家回武汉上班,但初七下午她很着急地打电话告诉我买不到车票,赶不上第二天上班。我二话不说,开车去接她,回来时,已经是次日凌晨6点了。她终于按时赶去上班了,我才如释重负地回家休息。如果我像有些男人那样只是在外玩玩,我不可能这么做,宁可让她打个长途的士,我来报销的士费。  

  我问他:“你们来往这么久,你妻子从来没觉察过吗?”舒珂感叹地说:“这正是我最感激素婉的一个方面。”   

  我每周总有两三次是在素婉那里过夜,妻子从没察觉,我想主要是有这样几个原因,一是我以前一向为人本分,妻子对我绝对信任;二是我的工作性质经常要加班或出差,我不回家妻子也没在意;其实,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素婉,她是那么善解人意,从来不给我添任何麻烦。她是个极有自制力的女孩,只要到了下班时间,她就不打我的手机,哪怕是再想我,她也能控制自己。但只要我告诉她我在外出差,无论多晚,她都会给我打电话,关心我,想我。  

  素婉不是那种俗气的女孩,和我在一起,在金钱上她从来不开口。她只要能跟我在一起就觉得很幸福。

  我要离开她   

  素婉是这么好的一个女孩,正因为这样,我现在想离开她。  

  舒珂长叹一口气说:“她今年都25岁了,不可能一直跟着我呀,我给不了她婚姻保障,她应该有自己的人生。但我最近提出分手,她很痛苦,一时无法接受。我正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来找你谈谈的。”  

  我问他:“你不想失去你现在的家庭是不是?”他很坦然地说:“是。素婉从没跟我提离婚的事,我也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没有任何离婚的理由。我妻子没有任何错,孩子也6岁了,马上就要上小学。一个好好的家我有什么理由要离婚呢?再说,两家的父母都是很传统的人,一旦闹离婚,那简直是一场毁灭性的地震。我真的是深深爱着素婉,但我也不想失去家庭。”  

  自今年春节以后,我就开始考虑跟素婉分手的事。但一跟她提,她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哭,我总是狠不下心来,每次都下决心再不去跟她会面了,但她电话一来,说病了,我马上跑过去陪她上医院。   

  原则上,我们现在是分手了,但素婉还是放不下这段感情。前些日子,素婉跟我说,人家给她介绍了一个律师,我让她试着去交往,但她说她拒绝了,她说心里只有我。这让我更着急,她不可能一辈子这样不明不白地跟着我呀,人生的变数很大,我无法一辈子做她的依靠。  

  现在素婉有些不理解我,她说我是在推卸责任。说句心里话,爱情是自私的,我也不希望她跟别的男人交往啊,但我不能太自私,她应该有个归宿,当然,这个归宿不可能是我。  

  这些天,素婉伤心,我也很伤心,但我还是极力控制自己不去见她。我反复地问自己,我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舒珂突然很认真地问我:“你觉得我是不是个很不道德的男人?”未待我回答,他又解释说:“我是真心爱她的,我从来没有像有的男人那样抱着一种玩弄的心态。”  

  该讲的都讲完了,舒珂似乎意犹未尽,喃喃自语:“现在她又一个人了,不知道她怎么在过……”,说的时候都有点哽咽了,他反复地说这句话,一点没有了他外表的那种理性。  

  他就要走了,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虽然很隐私,但我还是问了:“这是你第一次婚外情吗?”舒珂眼睛都瞪圆了,样子很可爱,像小孩发誓一样:“是第一次,也是最后的一次。爱到最后还是要分手,我是个认真的人,再也经受不起这种痛苦了。”   

  是啊,婚外的爱情是一种代价很高的游戏,没有人能够玩得起。

  三声叹息  

   那天毕云在大厅采访时,我就在不远的桌子上,采访另一个讲述者。当时,我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因为他的西装非常合身,衬衣洁净笔挺,领带搭配得很有品位,是一个外形气质很浓郁的男人。   

  上楼后,在办公室我问了一下毕云他的故事内容,在聆听的过程中,我一共叹了三声气。   

  第一声:他帮她租房子、买电视、冰箱。不该出现的苗头,往往就是在这种时候发生的。柔弱温顺的女孩,很容易激发已婚男人的怜爱。一旦思想出了轨,接下来的事情,想刹都刹不住。   

  第二声:她买不到票,他开车到宜昌把她接回来。婚外恋有很多种,他对她的感情还是挺深的,如果不是动了真感情,有几个男人愿意做这样的事。大多数的人了不起找找关系,帮她弄一张票,或是给她钱,让她包车回来。唉,可惜这番深情用错了人。   

  第三声:他说“她现在一个人了”时的哽咽。这种难舍难分虽然令人动容,却只能让听者“唉”的叹一声气。好歹是分了,还另一个女人公平,也还一个家庭安宁。如果等到所有一切都见光后再分开,怕就不是现在这种场面了。


选稿:杨晓明    来源: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作者:毕云 杨育龙 张庆  
 
  • 一男子与妻妹大搞婚外情 醋意大发枪击妻妹男友
  •   2005年4月24日 16:19
  • 调查显示:1/3的中国城市年轻人能够容忍婚外情
  •   2005年4月20日 15:29
     

     
    佘祥林"杀妻"蒙冤11载
    动物奇趣荟萃
    杨振宁翁帆忘年之恋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重庆铜梁一茶馆爆炸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愤怒村民欲打死女贼 与防暴警察对峙4小时[图]
    半裸女郎广告横跨地铁口 行人被迫从其胯下过
    切子宫涉案人可能已被刑拘 少女术后跟职工同住
    小学女生生下男婴 初三生是父亲着校服来投案
    妻子背着丈夫两次人流 丈夫维"权"陷两难境地
    怀孕植物人连创奇迹 开颅术后母婴均存活[图]
    成都美院41名男女生集体天体表演惹争议[组图]
    高中生遭雷击死亡 随身携带手机引来杀身之祸
    目击死刑犯的最后一夜 生死只有一步之遥[图]
    女体彩绘 挑战视觉神经[组图]
    ……>>更多
    口述实录  
    已婚的他遇见未婚纯情的她
    我怀孕了 男友却说我太随便
    我的离婚让他陷入绯闻
    再见面已是30年后
    带孩子娘家婆家起争执
    丈夫迷上赌博我该怎么办
    一已婚女人和她的蓝颜知己
    我不做你的寂寞虞姬
    一个保安的两次爱情
    爸爸,来世让我做你的母亲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