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后悔不听父母话嫁给浪子

2005年3月18日 10:37

  当我猜到谜底,才发现,筵席已散,一切都已过去。

  当我猜到谜底,才发现,一切都已过去,岁月早已换了谜题。

  阿莱手记———独舞

  这个春天,听到太多纠缠反复的故事,看过太多悬而未决的离合。

  春的干燥与多风,总是让人平白地鼓起勇气,然后又平白地败下阵来。

  白天,俨然与万物神奇相遇;夜深,又觉与万物失之交臂。

  欢爱得失,不过是蜘蛛用心结下的挂在墙角的网,逐渐蒙尘,直至破裂。

  原来人生,是如此孤单又寂寞的旅程。

  独自出生。独自上路———独自起舞。独自谢幕。

  成功与快乐,有人过来分享;而成长的戒痕,却只可独自深藏。

  杯子里的水,爸妈说烫,我们不信,烫与不烫,总要亲口去尝;眼前的墙,父母说不要去撞,你却不听,也只有撞过去,才发现那真的是墙。

  这是一个矛盾的世界。

  上一辈的经验,永远都无法原封不动地传给下一代。无论这忠告是用怎样的血泪教训换来的。

  孩子们更希望拥有属于他自己的成长之路和心灵轨迹。尽管其过程在家长看来,是多么的不值和令人心痛。

  父母给的再有营养,也是咀嚼过的,让人无法下咽。

  谁不想亲口品尝食物的鲜美呢?当然鲜美是有代价的,这既是一种必然,也是一种无奈。

  我相信在许多年后,你亦会苦口婆心地恳求孩子咽下你精心咀嚼过的食物,这也是一种必然。

  想躲的躲不过,该来的逃不了。

  人生是一场独舞,而非群舞。

  本来就是。

  受访人:小晴,女,26岁,离异后暂时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

  如今,回首从前走过的每一段路,唯有那些在成长路上跌爬滚打而留下的痛陪伴着她。深深浅浅,每一步都是爱的代价。

  我不知道,如果我当初听了父母的话,不和袁胜结婚,一切是不是就不会演变成今天这个局面了?

  26岁,是一个怎样的年纪?

  我们单位里那些26岁的小姑娘,有的还没交过朋友,有的正处在热恋中,她们看起来总是一脸幸福,而我呢?虽然年纪上和她们差不了多少,可心态上,却差得太多了。我甚至觉得,我们之间都已经有代沟了,真的,就是代沟。

  所以说,年龄并不决定一切,只有经历才能决定一切。她们的现在,就是我的以前。我以前不也像她们一样,“无知”者无畏呢?因为对生活一无所知,所以天不怕地不怕,仿佛前面等着自己的都是蓝天白云,即使偶有阴霾,也能咬咬牙扛过去,其实哪有那么简单啊。

  我生在一个传统保守的家庭,爸爸妈妈都是工人,退休后拿着不到1000元的退休金,过着安静的日子。袁胜是我中专时的同班同学,他的爸爸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袁胜一直跟着妈妈。他爸爸有时也会回来看他们,基本上都会住上几天然后再走。我问过他,是不是你爸爸妈妈已经复婚了?他说没有,他们才不会复婚呢。听袁胜说,他爸爸很早在外面就有人了,他们两个离婚以后,袁胜才发现,原来妈妈在外面也有情人,看意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说真的,袁胜家里的事,多少对我来说有些像天方夜谭。袁胜总抱怨说活着没劲,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挺可怜的,成天在外面晃来晃去,似乎是回家多晚都没有人管似的。

  有一回,袁胜病了。那时我们还没好呢。我只是对他很有好感,一方面可怜他,另一方面,袁胜长得挺帅的,这可能是出于女孩的虚荣心吧,所以,我是有一点喜欢他。

  袁胜病的事,还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告诉我的,她和袁胜住楼上楼下,知道我对袁胜很有好感,曾经好几次撺掇我直接和袁胜提出来。我不敢,说真的,虽然班里有好多同学都在暗地里处朋友,可我还是不敢,而且我觉得,只要能够关心他,看着他,和他说说话,不也挺好的吗?再说了,这事如果让爸爸妈妈知道的话,还不得把我的腿给打飞了。她对我说,你去看看袁胜吧,袁胜病了,可他妈妈却和别人到海南旅游去了。

  那一年,我18岁,恰好是中专毕业的前夕。放学之后,我去看他。轻轻敲门,里面没有声音,再试着去推,门竟开了。屋子里陈设杂乱,我看到袁胜面向里躺着,整个人蜷成一团,身上的被单搅在一起,似乎是非常冷的样子。我走过去,发现袁胜睡得昏昏沉沉的,而且身上特别烫。我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手忙脚乱地从冰箱里翻冰块,只可惜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以往我发烧,妈妈都是用冰块给我降温的,这可怎么办呢?这时袁胜醒了,看到我来,十分惊讶,我连忙说你别动,我帮你倒了一杯水,就在桌子上。随后,我找到了搁在水池子边上的小半瓶白酒,再找了干净毛巾,倒了一点白酒在上面开始帮他擦手臂和额头。

  虽然在此之前,我连他的手都没碰过。可是此时此刻,却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就好像护士对病人那样,一心一意照顾着袁胜。

  袁胜似乎非常意外,又非常感动。

  迷糊之中,他死死抓住了我的手。袁胜口中呼出的热气以及其身上灼热的温度,还有那弥漫在整个房间里的酒香,就像是一剂奇异的迷药,让人不能自拔。当时我很害怕,他看上去挺吓人的,似乎是烧得很厉害,可手劲儿还特别大。

  再后来,他终于是睡着了,我不放心,直等到他额头上出了汗,才放心回家。

  那一夜,我睡得很沉,也睡得很累。梦中都是袁胜发烧时的样子,我梦到自己在旁边照顾他,再后来他妈妈回来了,花枝招展的,别的就记不清了……早晨一醒来,我看到自己的眼睛肿肿的。上学的时候妈妈还问我,昨天你是到哪儿去了?回来得这么晚?你不会也学他们在外面交什么男朋友吧?听妈妈这样说,我脸一红,更有些反感,心想,为什么总是把人往坏处想呢?推着车子刚出小区的门,一下子就在马路对面看见了袁胜。他似乎特意为了等我,容光焕发的样子,手上还托着一套大饼鸡蛋。

  “你一定还没吃早点吧?”他问我。

  “好了?”我怀疑地看着他。

  “是啊,昨天多亏你了,早晨一醒,就觉得浑身都不疼了。”……

  照毕业相那天,袁胜依然像往常那样到家里来接我,我问他今后打算怎么办?

  袁胜一边骑车一边歪着脖子对我说,想不明白你,上什么学啊,你觉得天天这么着有意思吗?我可是觉得没意思透了。也许我会去学美发,然后让我妈出钱给我开个发廊。

  他还说,就快毕业了,你是不是可以正式做我的女朋友呢?反正咱们也大了,你妈总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管你了吧。再后来,袁胜还真就去学了美发,我到一家房地产公司去上班,顺便报了高自考的大专,打算再多读点书。

  我和袁胜的关系,虽然没正式确定下来,但也差不多了。袁胜的妈妈依然经常外出,一有时间我就会到他家里去,帮他收拾屋子买菜做饭什么的。对于袁胜,除去吸引之外,我似乎对他天生就有一种责任。有时就连袁胜都说,奇怪,你怎么比我妈还像我妈呀。

  和袁胜的事,我一直没敢和家里讲。我知道就袁胜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爸爸妈妈一准儿会看不上。就这样,我们偷偷摸摸地差不多谈了一年半的恋爱,直到有一天,我挎着袁胜的胳膊遛菜市场的时候,正好被我爸爸给看到了。

  爸爸回去对我妈妈说了,妈妈当时就急了,她在询问了袁胜的职业和家庭情况之后,马上勒令我和袁胜分手。我反驳说妈你连人都没见过,凭什么不同意我和他交往呢?妈说,我不用见就已经够堵心的了,你爸不是已经见了吗?难道你爸还会冤枉他吗?再说了,我们两个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不指望你孝顺我们,只盼着你找个规矩人家过点安生日子,不要像外边那些女孩子一样不学好,难道我们错了吗?就你找的那个男朋友,什么样子?好人家的孩子有那样的吗?那一次,我平生第一次和妈妈大吵起来,我实在是适应不了她说话的方式,什么叫“不是好东西”?袁胜怎么了?他的爸爸妈妈虽然不负责任,可不代表他将来也不负责任啊。为什么他们一定要以貌取人呢?

  我所担心的一切终于发生了。袁胜的家,他在发廊的工作,以及他本人,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一辈子老实本分的父母无法接受。

  我一方面为袁胜叫屈,一方面为父母的顽固而心烦。父母同样心烦,因为我执意要和袁胜交往,他们甚至下了最后通牒,要么和家里断绝关系,要么与袁胜分手。

  为了袁胜,我从家里搬到公司,后来又从公司搬进了袁胜家。那阵子,袁胜的妈妈一个人去了深圳,这边只留下袁胜一个人,每天下班后,我做好菜,等着袁胜从发廊回来,袁胜每天下班,都要12点以后,我陪着他一起吃饭说话,然后才沉沉睡去。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半年,我忽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到医院去堕胎,也是袁胜陪我去的,到药房取药的时候,我在医院的走廊里远远看见我二姨就在人群里,于是急忙躲到柱子后面,躲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还撞翻了立在旁边的一个点滴瓶,别提有多狼狈了。那一刻,我心里真是觉得委屈极了。从手术室出来,我和袁胜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结婚吧,我心里不踏实。结婚的事,我也是事后才告诉家里的。当时我已经有日子不与爸妈联系了。其实就是回去了他们也不会理我,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不学好。没救了。哦对了,后来妈妈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她说,事已至此,我和你爸没别的可说,你们最好别要孩子,即使要了孩子,也是造孽。

  我一直以为,我们会有一份好日子过,通过我们的努力,我会让爸爸妈妈看到我选择袁胜是对的,袁胜并不像他们以为的那样游手好闲,那样毫无教养,不负责任,结果,一切就像预言,全部被父母一一说中。结婚以后,袁胜回来的时候越来越晚,喝酒打牌,像极了他爸爸年轻时的样子。一年以前,我逮到他和一个洗头妹在一起,就在我们的家里,结果恰巧那天他妈妈也回来了,我哭的时候,他妈妈说,行了行了,多大的事,闹得满街满巷的,你不嫌难看啊?没有多久,这一幕就有了第二次。

  和袁胜离婚,就像当初和他结婚一样简单。两个人一签字,手续就算是办完了。

  提着箱子离开他家,身心疲惫,有的只是一种吃完了然后又吐空了的恶心和失落。唯一庆幸的,就是我最后听了父母的一句话,没有和他要孩子,否则,真的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

  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啊。

  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

  永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只是我心中不再有火花,让往事都随风去吧……


选稿:陈洁    来源:每日新报   
 
 

 
田亮爱情得意事业失意
韩国当红影星李恩珠自杀
2005年央视春节晚会
杨振宁翁帆忘年之恋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田亮与郭晶晶师妹吴敏霞车厢内热吻遭偷拍[图]
女生深夜宿舍遭强暴 同室7人无一呼救
漂亮少妇倾诉感情历程:夜总会的男人是毒草[图]
六大女星比拼魔鬼身材 魔女力量不可低估[图]
精神病人摧残幼女下身 女孩只能在肚皮上大便
周迅常"欺负"大齐 两人亲密互称老公老婆[图]
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警员"护送"300卖淫女去港澳
干扰荷兰妓女生意 变态警察偷窥其"性交易"[图]
娇嫩似水泳装秀[组图]
眼色:不碰40岁男人的四大理由
……>>更多
口述实录  
男人如何看老婆的出轨冲动
结婚狂与四个男人的纠缠情史
后悔不听父母话嫁给浪子
我那么爱你到底为什么
外表坚强内心崩溃的知性女
如何找回亲手埋葬的幸福
一夜酒醉乱性
别借我的感情别碰我的钱
不能离婚对不起出局的情人
不小心爱上男友的爸爸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