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为救重病儿我逼前夫再同床

2005年7月8日 16:11

    

  我一直认为,婚姻犹如女人名贵的饰品,是彰显身份的,挑好了,保值且终身受用,而千挑万选嫁的陈子昂于我则是带有PT标志认证的铂金钻饰,是我无尚的骄傲。30岁的他拥有不凡的天资、良好的家境、
过硬的学历,经营着一家蒸蒸日上的有华尔街金融背景的IT企业。而我,和他也算门当户对。婚后我迅速辞去工作,因为我认为做家庭主妇有更宽裕的时
间收拾自己和心情。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两年。时光的流逝看不出丝毫印痕,我一直认为我和陈子昂的爱情也一如这样的日子,周而复始却未曾改变。直到那天我的生日,他突然给我带回一套名贵的内衣,这样的内衣因其性感而惹火,通常挂在女性内衣专卖店最醒目的位置上。我的心蓦地一惊,收下后轻描淡写地问子昂买礼物的初衷,他回答:“委托新来的女秘书办的,你们都是女人,想必她比我更了解你的口味。”

  不久后的一天,我去商场购买孕妇装和平底鞋,却意外碰见来此购物的陈子昂和一位女孩了。看见我的时候,他的手不知不觉滑离她的腰际,替我们做过介绍后,陈子昂说:“对了,杜蘅,上次你过生日的礼物就是韩欣帮你挑的。”我含笑不语,心中旋即明白此份礼物的含义,它是一份战书,由一个女人下达给另一个女人,前者想让后者知道一份隐秘的恋情。“韩欣工作很尽责。”陈子昂此地无银地补充。我指着他的领带问:“包括上班时间替你买领带?”陈子昂愕然地看着我。“你不记得早晨出门的时候,你打的是灰色的吗?”我笑着看他。

  从商场出来,独自走向繁华喧闹的大街,突觉如此寒冷,那时候的我,怀着陈子昂的孩子,因为想给他一个惊喜,所以还没来得及告诉他。

  在那晚和陈子昂的谈话中,他直言不讳地承认他的新恋情,他强调纯粹长久的爱情是不存在的,男人是狮子,不可能长久被豢养。“可我们有婚姻啊!”我反驳他,“它为爱情套上了责任和道义,让男人不能像雄师一样自由。”“如果这样,我宁愿放弃。”陈子昂打断我的话。

  无疾而终的谈判让我心灰意冷。末了,我使出杀手锏:“我怀上我们的孩子了。”之前,我曾多次鄙夷肥皂剧里,面对无望的爱情时女人们的如此作为,可当一段婚姻到了绝境,剩下惟一的筹码时,自己就会像赌徒一样不顾一切。陈子昂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惊喜,只是淡淡地问:“多大了?”“医生说不能再做手术了。”我急切地回答。他沉默良久:“杜蘅,放爱一条生路吧!”

  陈子昂下定决心要离婚,三番五次跟我交涉。那天,他把一份《离婚协议书》放到我面前时,我气得冲上去撕扯他,他推开我大声吼道:“疯够了没有?你那么害怕失去婚姻吗?其实你怕失去的只是如今的舒适和你的骄傲,还有你在别人面前炫耀的资本!你知道吗,一个女人一旦将自己的一生抵押在一个男人身上,她的结局是悲哀的!”陈子昂说完拂袖而去。

  我们陷入了冷战。陈子昂不再回家,孤寂的日子让我逐渐看清这段婚姻的结局,但我不甘心,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十月怀胎后,我在医院产下一个男孩。孩子出生那天,陈子昂在韩欣的陪同下带着硕大的花蓝和进口水果来看我。陈子昂说:“儿子是你的,你取名吧。”我想了想说:“就叫杜子蘅吧。”陈子昂脸上的不屑再次令我心灰意冷。

  之后,陈子昂按月付给我高昂的生活费,只是一直不来见我,我们渐成陌路。如此忘我投入的爱情,到最后也不过如此。所谓由爱生恨,对陈子昂和韩欣这两个伤害我的人,我决不会就此罢手,我要他们为此付出代价!

  一天,我找到陈子昂和韩欣的住所,抱着儿子四处参观,悄悄开启了放在手袋里的数码摄像机。在他们的居所,到处都有家的痕迹,墙上挂着大幅双人婚纱照,屋子里随处可见两人的亲密合影。他们一直很不安。其实我什么也没做,临走时对陈子昂说:“我只是想知道,我们是否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很快,我约陈子昂谈离婚。在我的刻意引导下,他开诚布公地谈起对韩欣的爱、对我的背叛、在我怀孕期间和韩欣一起同居——我准备好的录音机原封不动地记录了我们所有的谈话。两天后,我一纸诉状送至法院,将陈子昂和韩欣一起列为被告。接到法院应诉通知那天,陈子昂给我打电话:“为什么要将我们告上法院呢?就算协议离婚,在财产上我也不会亏待你。”挂断陈子昂的电话后,我开始跟一些报社记者联系,询问他们有没有兴趣知道一位女人因丈夫在她怀孕期间公然与别人同居,为维护尊严将丈夫和第三者告上法庭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故事。我还告诉他们到时那个男人极有可能陪他的情人共同出席。接到报料的记者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纷纷向我打听开庭时间。

  那天,按时出庭的韩欣和陪同她的陈子昂被守候在法庭外的记者吓了一大跳,左躲右闪地逃避着记者的追问。与他们的狼狈相比,我从容镇定地向记者们表示自己打赢这场官司的决心。

  庭审时,我拿出当初拍摄到的DV片和录音带,气定神闲地看被告席上韩欣的脸色一点点地变红,直至愤怒到失控后被法官三番五次地警告。最后,韩欣不知为何当场昏倒,法庭上一阵忙乱,陈子昂急忙拨打120将她送往医院,法官宣布择日开庭。

  第二天,报纸上刊登出了有关此次事件的报道。传媒以“妻子状告第三者,花心老公陪情人出庭”、“精神索赔,誓要第三者付出代价”等标题大肆渲染,还配有韩欣和陈子昂的照片,虽然脸部做了技术处理,人物也使用了化名,但让熟悉他们的人很轻易就能辨认出来。之后,我带着儿子接受电视台法制类栏目的采访,控诉韩欣这个“第三者”的无耻以及陈子昂的无情,那些被我偷拍到的关于他们私生活的内容也通过屏幕呈现于公众面前。确凿的事实加上韩欣和陈子昂的逃避,令舆论全部倒向我这一方,我成了家喻户晓的“婚外情”受害者,家里的电话几乎被打爆,很多人对我表示同情,纷纷支持我,要我“给第三者沉痛的教训”、“让包二奶的男人付出代价”!

  此后,陈子昂三番五次地找我,他希望我撤诉,因为韩欣天天闹自杀,朋友、家人的指责令他们几乎不敢出门。达到让陈子昂和韩欣身败名裂的目的后,为不惹出更大的麻烦,我思忖再三同意撤诉。

  之后不久,我和陈子昂便离了婚,除了分给我一半财产外,他还额外付给我10万块钱作为精神补偿。陈子昂特意提出一次性支付儿子的20万的抚养费。我明了他的意思,他希望我们从此两不相欠,老死不相往来。而我,带着在和他婚姻里受的伤,心痛至极,也希望从此和他成为陌路。

  二

  离婚后,我和儿子两个人的日子,富足却艰涩。

  从2003年3月开始,儿子的小脸总显得很苍白,有时还会喊头昏、没力气,躺在床上哭着不去上课。最初,我以为他是为逃避学习编出的借口,并未过多在意。一天,儿子半夜突然发高烧哭个不停,我匆忙将他送往医院。几天后,儿子从发烧门诊转至内科。很快,来自医院血液科的诊断彻底将我打入痛苦的深渊,儿子竟然患上了白血病!我顿感手脚冰凉、木然无措,医生安慰我说:“白血病不是不治之症,如果可以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后致病基因消失的话,会完全康复的。”医生的话多少给了我一些信心,但同时他也告诉我骨髓移植对供髓者的要求很高,供者和受者的组织相容性抗原要完全相同,即使同胞兄弟姐妹间的几率也只有1/4,在非血缘人群中仅为万分之一!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我很快在医院做了检查,但我的HLA和儿子的不吻合,就算采用现在已有成功可行案例的半匹配骨髓移植手术也是不可能的。我又发动所有的亲朋好友到医院做检查,结果还是不行。朋友提示我找陈子昂,他毕竟是子蘅的亲生父亲。我如梦初醒,打通陈子昂的电话后以最快的速度把儿子的情况说了。他听说后很快赶到医院,遗憾的是陈子昂的HLA跟儿子的也只有3个点吻合。但他表示一旦有了合适的骨髓,他将承担全部手术费用。

                                     下一页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妙龄女以死求嫁有妇之夫
  • 副总与酒吧女激情邂逅 同居后写下180万元欠条
  • 民警串通按摩院老板敲诈嫖客 罚款对象为外地人
  • 男子每日用望远镜偷窥自己女房客诉苦房东不管
  • 自来水管爆裂马路成河女青年摔倒走光路人争睹
  • 痴情汉千里寻妻六年[图] 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 意乱情迷的人妖一条街
  • 人妖让美女失色[组图] 男女共浴选新娘[图]
  • 性感无痕丁字裤[组图]不能再低的低腰裤[组图]
  • 我无法抗拒姑父的致命诱惑 我与漂亮继母私通
  • "石榴哥哥"杀出网络江湖[组图]7对情侣狂吻[图]
  • 广州动物胖得没性欲[图]天池怪兽再次现身[图]
  •  

    选稿:彭蠡    来源:网易生活   
     
     

     
    2005高考状元榜
    杨振宁翁帆谈及生子
    北交大教授涉嫌性交易泄题
    病态社会的"援助交际"
    芙蓉姐姐特别专题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与网络色情第一案女犯面对面:走到这一步好悲哀
    不能再低的低腰裤[组图]
    性感无痕丁字裤[组图]
    日本色情业疯狂膨胀[图]
    中介公司开万元薪招男生 专为女性提供色情服务?
    泰国泼水节的美妙春光[组图]
    "石榴哥哥"杀出网络江湖[组图]
    五旬老汉变性追踪:隆胸效果好生殖器手术遇阻力
    乡村枯井雨夜现人声五旬老妇裸居井中四天[图]
    海南临高县4名初一女生惨遭7个少年轮奸四小时
    ……>>更多
    口述实录  
    爱上比我小17岁的女大学生
    丈夫逼我在舞厅陪笑挣钱
    一场误会引来20年背叛
    我无法抗拒姑父的致命诱惑
    为救重病儿我逼前夫再同床
    与继母私通我无颜面对父亲
    在婚姻名义下我们各自偷欢
    我一再遭背叛成恐婚大龄女
    我的错误在于纵容
    我和"小姐"的一次经历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