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世间百态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学生妹堕胎现象透视 低龄者13岁频繁者半年3次

2005年6月12日 02:27

  “我陪怀孕5个多月的女儿去医院查体,却发现妇产科里坐着许多未成年的女孩子,后来我打听才知道她们不少还是中学生,是来做人流手术的,这么小怎么就做这种手术,太危险了,你们快来看看吧!”近日,记者接到读者的热线电话,连续走访了哈市的几家医院,发现“学生妹”来堕胎的现象屡见不鲜,其中大部分是在没有家长的陪护下就做了手术。 对此,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堕胎人群

  不乏稚嫩的脸

  2日10时,记者来到哈市南岗区附近的一家医院,其他门诊内冷冷清清,但当记者走上3楼的妇产科,情况却大不相同了:推开妇产科的大门,只见两边的长凳上坐满了人,其中不乏稚嫩面孔的女孩。

  “做人流的要先到这屋登记,然后进行身体检查。”随着护士的喊声,记者看到四五位十七八岁模样的女孩提起书包,放下手中的书和吃着的零食匆忙跑过去排队。几分钟后,她们拿着排号的单子又回到座位上。记者试探着问身边一位正在看书的女孩,做人流怎样办手续。她用有些嘲笑的口气说道:“你是第一次来吧,做之前要先进行体检,去那边取个这样的单子。”说完直接将她手中的单子递过来,记者看到单子上的名字是陈红,年龄27岁。随后,记者又反复地看了几眼女孩手中拿的那本《高中物理精编》,女孩注意到记者的举动,随口说道:“上面的名字和年龄都可以瞎编,没人去查。”说完把书放进书包,起身走了。

  11时,在黑龙江省海员医院的电梯口,记者跟随两名嬉笑着的女孩一同上了电梯。身穿牛仔服的女孩一边从口袋里拿钱,一边对另一名女孩说:“我说去学校补课才出来的,你一会到我家可别说错了。”到了妇产科,两名女孩下了电梯,而穿牛仔服的女孩径直坐在了人流手术室门外的凳子上,同伴则拿着钱去办手续了。随后记者坐在了她的旁边。还没等记者说话,她却先开口了:“你黄色的包挺好看的。”记者微笑着点了点头。她又问道:“你也做人流吗?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记者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却转过身贴着记者的耳边说起来:“你是第一次堕胎吧?一个人来不行,做完手术都走不了路,交款取药都干不了,你要是自己不能干的话,有事就叫我那个同学,反正她是来陪我的。”记者感谢了几句后问道:“你多大了?是哪个学校的。”她说:“我16岁,上初四,马上要考高中了。”

  在记者与女孩的攀谈中,走廊里传来嘈杂声:“阿姨你就给做了吧,出事我担着。”一名脸色苍白的女孩由男朋友陪着与医生一同从门诊室里走出来。男孩不断地哀求医生,能不能不要家长的签字,医生则呵斥道:“她都做两次人流了,这次是宫外孕,手术有危险,必须家长签字才能做。”见没有任何余地,男孩拉起女孩进了电梯。几名护士则在走廊里议论道:“都是高中学生,这事不能找父母,肯定去小医院做了,那可就危险了。”

  低龄:年仅十三频繁:半年三次

  3日,记者又走访了哈市动力区、道里区几家医院的妇产科,发现少女堕胎早已不是希罕事,只是越来越小的年龄和频繁的堕胎次数让医生们惊叹。

  记者从省计划生育部门了解到,做人流手术无需任何证件,只要本人签字就可以了,也不需要家属的陪同或者签字,即使未成年人也是如此。院方一般不会过问患者过多的隐私情况。但如果住院的话,未成年人则需要家长的签字。

  哈市南岗区一家私立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向记者出示了5月1日至7日大假期间做人工流产的登记簿,7天共做了八十多例:张曼玉、或阿惠、肖燕子、梅艳芳……登记簿上希奇古怪的名字让人很容易揣测出她们的真实目的,但婚否一栏中90%记录的都是“否”字。该医院妇产科主任对记者说:“近两年,医院做人流的未婚少女明显增多,虽然年龄都填写为二十七八岁,但经询问其中多半都是尚在花季的中学生。我上周日接诊的9例人流手术中,竟然有3个是18岁以下的女学生,有个女孩半年中就来了3次,这次她做完手术后还说8日要去参加运动会,她们的行为真让我感到震惊。”

  据了解,虽然一些女孩子到医院做人流时都竭力隐瞒真实身份,但掩饰不住的稚气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中学生,而且年龄都非常小。

  据省第五医院的妇产科齐主任介绍,不仅是“五一”长假、“十一”长假,春节长假人也不少,主要原因是长假期间,大家有空闲时间,做手术后,可以好好休息,因此一些年轻人怀孕后,以外出旅游的名义,偷偷摸摸地瞒着家人、学校到医院做人流。对于堕胎者的年龄,她则有些惋惜地告诉记者:“来做人流的以20岁左右的年轻人居多,但其中有的年龄还非常小。前几天来了个女孩子,一问才15岁,却是第二次堕胎了。虽然很多做人流的女孩子都隐瞒自己的身份,但一看她们的着装和长相,就可以判断出很多还是中学生。

  去年5月,哈医大一院建立了哈市首家少女门诊,为怀孕少女提供救治方便,其中也不乏前去堕胎的低龄少女。该门诊负责人邹恩昌对记者说:“虽然医院对这类人群没有做过统计,但从日常接诊情况看,中学生模样的女生偷偷到医院做人流的不在少数。年龄多在15至17岁之间,因为缺乏避孕知识,稀里糊涂就怀了孕,甚至出现13岁女生来堕胎的情况。”

  对话堕胎“学生妹”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哈市许多大医院的妇科门诊都有一串数字记载着未成年少女人工流产的手术记录。很多医生表示,堕胎人群越来越年轻化、次数愈发频繁,令医生们忧从中来。

  5日,在哈尔滨和平医院的妇产科内,一位登记为“刘梅”的女孩在男朋友的陪同下上了手术台,她是笑着走进手术室的,但不一会人们听到了她哭着不停地叫“妈妈”的声音,听着她的哭喊声,手术的医生们真是又气又心疼。

  该医院妇科主任何欣梅对记者说:“每次做完一例此类低龄少女的手术,我总要告诫女孩要好好保护自己。然而经常有女生做完人流还没几个月,就来告诉医生‘月经没来,是不是又怀孕了?’其实到手术台上,往往让女孩们疼痛的不是因为手术的方式,而是心理的恐惧,因为她们还是尚未成年的孩子,心理还没有这种承受力。”

  在观察室里,记者见到了手术室里叫妈妈的“刘梅”,在记者承诺不透露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她同意和记者聊聊。

  记:你愿意接受采访,我很高兴。

  刘:“我想和你聊聊,是我现在很空虚,男朋友不能进来陪我,我自己在这儿好像就要崩溃了,跟你说说我还痛快些,但你别记录,咱们就是说说话。

  记:手术很痛,你很害怕吗?

  刘:一上手术台,我就受不了了,身边没有父母,都是我不认识的人,而且我从小没做过手术,一看那场面,又消毒又打针的,我害怕极了。

  记:你是第一次做吗?谁陪你来的?

  刘:是第一次,我做完这一次手术后,再也不想生孩子了,真恐怖。男朋友陪我来的,他不能进来。我们之前也打听过做人流的情况,身边很多朋友都说没事,是小手术。我的一个初中同学,她做完后第二天就上学了。但我今天才知道,这滋味真不好受。

  记:你多大了,还是学生吧?

  刘:16岁了,我在一家私立学校上初三,平时住在学校。

  记:你和他怎么认识的?

  答:我没事的时候就在网上聊天,一聊就聊出“缘分”来了。他和我同岁,是我朋友的同班同学,聊天后就认识了,后来有感觉就成了对象。

  刘:那怎么就怀孕了呢?

  记:因为住在学校,家又是哈市的,平时编个理由说不舒服就从学校走了,然后和他到外面的旅馆住,起初我们只是搂搂抱抱,但后来不知不觉地就发生了关系,就怀上了。听说有避孕的方法,但我不知道,也没人教过我们。

  刘:怎么想到要做人流呢?

  答:我还读书呢,不可能把孩子生下来,就只有打掉。

  记:回家后会把这个事告诉父母吗?刘:我肯定不会说,他们要知道会很伤心的,我上私立学校光学费就花了好几万,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不好好学习出了这样的事,还不得把我打死,我打算一辈子都不让他们知道。

  少女怀孕救助热线的折射——

  哈市和平医院妇产科的主任何欣梅说:现在的少男少女生理成熟期普遍提前,心理发育却相对滞后,大多数的怀孕少女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怀孕的,她们与男友发生性关系后一般都存侥幸心理,即使知道自己怀孕了也不敢告诉父母,容易错过人流的最佳时机。中止妊娠,就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况且18岁以下的少女由于生殖系统中的子宫、阴道等发育尚不完全,做人工流产,极有可能出现各种并发症,如引起大出血、子宫穿孔、感染等,多次人流还可能引起生育困难、失去生育能力等。

  鉴于此,哈尔滨青少年心理援助中心与解放军211医院共同成立了哈市少女怀孕绿色通道,在少女发生性行为时,可拨打少女怀孕救助热线进行紧急避孕,同时提供相关咨询,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该救助中心却少有电话,一个月只有几个,多半是少男的电话。

  “我怀孕5个月了,到底能不能去做人流,有危险吗?”谈起最近接到的一例少女怀孕救助热线,哈市青少年心理救援中心医学博士张大生认为,设立“少女怀孕通道”,目的是避免孩子们面对面去咨询老师或家长时不好意思或有为难情绪,当然更多的是指向那些低龄的在校的少女,充分尊重少女的个人隐私,为少女保密,并提供部分免费项目,让受助少女在法律、生理和心理上得到援助,还能让她们受到更多心灵上的关爱。“如果少女发生无防护性交事件,一周内可到这里紧急避孕,救助中心将免费提供避孕药品和器具;如果少女出现意外怀孕,救助中心将为少女实施终止妊娠手术,但从目前的情况看,还没有得到这些低龄少女的关注。”

  省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董鸿扬表示,仅仅对少男少女开展性教育并不够,他们的成长受家庭、学校乃至整个社会的影响,如果社会道德观念和学校德育教育中还充斥着落后的性观念,仍然会对少男少女们造成伤害。实际上,许多怀孕的女孩子最害怕的是来自社会的歧视,害怕家庭、学校对她们不宽容。受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影响,许多怀孕少女处于人格冲突之中,心理压力很大。“我们不能把怀孕女孩当‘坏孩子’,她们毕竟只是一些心灵越轨的孩子,需要我们的引导和帮助。全社会也应该更理智地看待低龄堕胎少女这一社会问题,给她们更多的宽容和更实际的帮助。”董鸿扬说。

   


选稿:乔德建    来源:生活报 6月12日  作者:张清云  
 
  • 青少年流引产比例逐年升高 聊起堕胎史毫不羞涩
  •   2005年6月7日 04:11
  • 山东人大常委会审议有关草案 将禁止零售堕胎药
  •   2005年5月25日 09:31
  • 中国留英学生堕胎现象让人忧 我使馆提醒家长
  •   2005年5月12日 16:34
  • 美少女偷尝禁果怀孕荒唐法官禁止13岁女孩堕胎
  •   2005年5月2日 10:50
     

     
    杨振宁翁帆谈及生子
    佘祥林"杀妻"蒙冤11载
    芙蓉姐姐风靡校园
    动物奇趣荟萃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社会写真:当代男妓现象调查报告
    广州性爱女主播:言语火辣满身汗
    深圳千万富翁因经济纠纷被前妻毒死后抛尸珠江
    日本美女在榻榻米上都做些什么[组图]
    殡仪工作师的生活—不怕死人怕拍照[图]
    男研究生为凑钱补足学费顺利毕业当街叫卖自己
    笞臀凌迟剥人皮--史上惨绝人寰的酷刑大揭秘
    男性餐桌上的"伟哥"[图]
    世界上腰最细的女人[组图]
    酷刑叠罗汉--闹洞房怎可如此不文明
    ……>>更多
    口述实录  
    他亲眼目睹女友的两次偷情
    妹妹怀上丈夫的孩子
    我曾遭受过亲人的性侵犯
    他硫酸逼婚我苦撑13年逃脱
    我明白我做不回良家妇女
    当警察爱上卖淫女后……
    "激情网聊"毁了我的婚约
    我和老公约“一夜情”
    相爱,却熬不过残忍家规
    和我同居 却与前女友偷欢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