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世间百态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少年救人溺水身亡 为让儿当烈士寻被救者[组图]

2005年7月31日 12:49
  

image
父亲

image
母亲

image
韩磊

  

image
寻人启示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社会记录》7月29日播出节目“寻找被救者”,以下是节目内容:

  影像:韩磊的弟弟韩双身上挂着一个布告站在湖边,韩磊的父亲韩桂良苦闷地蹲在地上。

  主持人阿丘:这是7月初,我的同事在沈阳市于洪区丁香湖畔遇见的一幕——急切寻找被救人。寻--人!他们辛辛苦苦在寻找一个人——或者说在呼唤一个人——甚至说在请求一个人!一个被自己的亲人以死相救的人!

  主持人阿丘:奇怪啊,听说过不少被救者寻找救命恩人的事,但像这样在情份逻辑上的颠倒,还真是头回见,这是哪门子理啊?

  影像:韩磊照片

  主持人阿丘:这个17岁的少年叫韩磊,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30日,韩磊到这片丁香湖洗澡时遇到有人落水,韩磊救人之后,不幸溺水身亡,而被救者却在获救后离开现场,至今音信全无。这个中年人是韩磊的父亲韩桂良,他现在要找的--就是儿子为之搭上性命的那个人。

  影像:韩桂良在湖边,蹲在地上

  主持人阿丘:要说这位父亲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回报,而是为了给儿子争取一个名份--希望儿子能申请为烈士。但是在民政局申请烈士,必须有三个条件:一是目击证人的证明;二是当地公安部门的证明;三是——被救方的证言。现在,被救的青年早就不知去向。韩磊的父亲无奈之下只好出此寻人之举,能否寻到被救人关系到去世的儿子韩磊--能否有个名份。

  影像:韩磊的父亲站在告示边上,韩磊的照片,隐黑

  影像:湖

  主持人阿丘:这里就是韩磊遇难的现场,丁香湖!到目前为止共有6位目击证人,证明韩磊当天在此地救人遇难,我的同事找到了其中几位。

  采访:

  蓝衣小孩陈国权采访:一会儿又有两个人洗澡,那个洗澡的人,放一个大气球,一直飘到水里去,那个气球爆了。

  影像:气球的画面

  旁白:陈国权,韩磊的好朋友。6月30日下午两点半,韩磊就和陈国权等4个小伙伴一起来到丁香湖洗澡。

  韩海峰:就听见远处有人喊救命,韩磊就游过去救那个人。

  陈国权:韩磊当时就说,有人落水了我们去救吧。

  韩海峰:韩磊从水里面跑过去,我从岸上跑过去的。

  张东泉:韩磊游泳也行,那天没浪,他游个来回是没事的。

  韩海峰:救那个人,当时那个浪和风越来越大,有半米多高,有半米多高。

  张东泉:俺们一拖那个小孩,他就那样噗噜下去了,俺以为他起猛了,就那样下去了,就没在意.一会没上来,就知道他淹着了。

  韩海峰:当时一个浪接一个浪的,一个浪打过去,他就没上来。

  影像:湖边的牌子,禁止野浴。湖面摇到湖北侧的岸。

  主持人阿丘:韩磊把落水者推到了大约五、六十米外的湖的北侧岸边,韩磊的4个小伙伴在岸上一起把这个落水者拖上了岸,但片刻之后却发现韩磊不见了。据后来参与营救的沈阳警方透露,这个湖原先是砂场和养鱼塘,现在属于正在施工的丁香湖工程,不远处就有推土机在挖沙,常年的挖沙导致湖底的地形复杂,暗流和旋涡非常多,今年,仅在此地就已有好几个人丧生。而韩磊去世的6月30日当天,沈阳的最高气温是29度,西南风,风力2--4级,有雷阵雨。据《沈阳今报》报道,这一天里,在不同水域,沈阳至少有4人因为在湖边游泳而丧生。这也说明当天的气候的确不适于下水。而韩磊之所以来,倒不是因为贪玩,而是干完活后身上脏,来洗个澡。

  影像:湖面

  主持人阿邱:除了韩磊的小伙伴们愿意为韩磊作证外,还有3位陌生人也愿意为韩磊的义举作证,在离韩磊溺水地点百米外的工程点,我们见到了其中两位。

  采访:

  记者:你就看见那三个孩子是救他们的?

  目击者张云鹏:对。

  记者:那你当时怎么判断他们是去救他们的?

  目击者张云鹏:那个小孩已经往上拉的时候,这个小孩在后面,那个就掉里面,就没有影了已经。

  目击者张晓东:那个孩子就没有上来,其中三个有一个没上来。

  记者:当时你是亲眼看到这个孩子的?给浪打下去。

  目击者张晓东:对,对。露个小脑袋。

  记者:那当时你没有想着下去跟他们一起救。

  目击者张云鹏:那人已经没有了,那老大风,说实话,谁敢下去啊,对不对,潜水员都不敢下去,咱们哪敢下去!

  (隐黑)

  影像:湖面

  采访:

  记者:当时你们拖他(被救人)上来的时候,他自己有没有意识?

  韩海峰:有点,但不多,淹了快死了都。直往外吐水.

  张东泉:那个人架着他,上来都不会说话了。扒在地上。吐水。

  记者:你那天看见那个人长什么样了吗?

  韩海峰:看见了,个子挺大,挺白的,一个平头,个子挺大,挺白,留了一个平头,大概一米七一以上吧,留一个黄头发,长头发,上面是黄的,下面是黑的,挺瘦的,穿一个白裤子,光着膀子。

  韩海峰:我只顾找韩磊,忘了被救人的事了,被救人大约过了,听岸上人是说,大约过了不到一分钟吧,趴在地上吐了一口水,被他们同伴扶走了。

  主持人阿丘:按照韩磊小伙伴们的说法,现在韩磊家人苦苦寻找的被救者,当时上岸后很快就离去了。按常理想想,似乎也可以理解,是啊,刚刚溺水,神智不大清醒,也需要进一步的救治和休养,稀里糊涂间被同伴拖走,这样的离开也是情理之中。

  影像:潜水员

  说明性字幕:2005年6月30日救援现场

  警戒线外的人群,潜水员把韩磊的尸体托出水面

  隐黑

  影像:报纸

  主持人阿丘:7月1日,几乎所有沈阳的报纸都报道了这件事,沈阳电视台也播出了韩磊救人的节目。一时间,韩磊的义举传遍了整个沈阳。

  影像:报纸

  主持人阿丘:年仅17岁的儿子没了,这对漂泊在外、打工为生的一家人来说,打击可想而知。悲痛之余,韩磊亲属提出了一个不算昂贵的请求--那就是为儿子讨个说法。

  采访:

  父亲:当时也没顾着找被救的人,谁也没心思找被救的人,说救人,到了新闻采访问,就问救那个人呢,那时候才知道找那个人,才知道找人。

  记者:那时候你想找他干什么呢?

  父亲:那时候的想着找他,这就是一个证据,证明他是救人死的。

  记者:当时你有没有想就是说要给他申请这个?

  父亲:当时没有这个想法,咱们自己,咱们也没有那个,咱也没那个想法,就是想找到那个人,给孩子一个说法,救人死的,孩子死是救人死了,咱得孩子火化以后,回家以后,人家问孩子怎么死的,咱好有一个交代,因为咱也不是做什么坏事,被人家害死的,或者咱们不注意安全,啥的,咱就是给回家老乡一个交代,这个孩子是救人死的,一开始是这个想法。

  主持人阿丘:韩磊去世后的第2天,老实巴交的韩磊父亲来到沈阳市民政局,希望儿子能被批准为烈士。不料,此事还是碰到了麻烦,沈阳民政部门告知,他们是从山东打工来沈阳的,没有沈阳户口,所以此事应该向户口所在地申请。此外,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还提醒说,申请烈士有三个必要条件:就是我们开头说的,第一:目击证人的证明,这个有韩磊的四个小伙伴和3个目击者愿意作证。第二:当地公安部门的证明,这个也有。但是按照规定,这两者并不能取代第三条:被救方的证明。于是被救青年的下落、韩磊救人行为的这个最直接的受益者的现身,便成了韩磊亲属们最大的期盼。

  影像:各处的小广告,各种墙上的,寻找被救人。

  主持人阿丘:韩磊去世后的第3天,韩家附近的丁香园小区周围就出现了这样一张告示,告示题为“急切寻找被救人”韩磊的父亲说,韩磊的小伙伴们说,那个被救者是沈阳口音,被救起来后就走着离开了,所以应该离得不远。

  主持人阿邱:韩磊父亲寻找被救者的举动,再次受到沈阳媒体的关注。2005年7月4日,也就是韩磊去世之后的第4天,媒体也开始了对被救者的呼唤,寻找被救者的声音覆盖了整个沈阳。

  影像:报纸,电视片花。导视的音乐

  滚屏字幕

  主持人阿丘:据不完全统计媒体报道如下

  《辽沈晚报》

  7月4日报道民工救人事件的沈阳之痛

  后续报道9篇

  《沈阳晚报》

  7月3日报道少年救落水者牺牲续:获救者不露面难被认定烈士

  后续报道4篇

  《沈阳日报》

  7月3日开通热线征集线索和读者看法

  7月11日报道被救者,你不应沉默!

  《华商晨报》

  7月5日开通热线征集线索和读者看法

  7月5日报道获救者你应站出来作证

  后续报道1篇

  《中国青年报》

  7月18日报道被救者请站出来说声谢谢

  沈阳电视台《直播生活》栏目

  7月4日报道获救者我们在等你

  后续报道4天

  辽宁电视台《今晚直播》栏目

  7月7日报道“舍己救人”究竟换来的是什么

  报纸报道的题目被救小伙,你站出来吧

  被救青年你站出来吧

  获救者,你应该站出来

  你应该站出来

  韩磊全家坚信会等到被救者

  我们不要回报,只要证言

  主持人阿邱:看得出,媒体对此事报道的力度和密度已经足够大了,韩磊家也陆续收到了来自社会各方面的捐款,沈阳市民政局沈阳市慈善总会捐款10000元,匿名的热心人捐款2000元,沈阳市于洪区民政局捐款5000元等等等等。但是,在这轮媒体的真情呼唤之后,韩磊亲人最望眼欲穿的那个当事人,那个被救青年,依然杳无音信,不知其踪。我也说不好这被救的小伙子是真没看见,还是不愿意出来,按理说,自己被人救了,身体恢复了,也该去跟人家说句谢谢了。

  影像:报纸的大标题

  被救小伙,你站出来吧

  被救青年你站出来吧

  获救者,你应该站出来

  你应该站出来

  韩磊全家坚信会等到被救者

  隐黑

  影像:废铁收购站全景,废铁站里工作的人们,韩磊家的小屋。

  旁白:韩磊的家就在这个废铁收购站里,一家人都在这个废铁收购站里干活。在山东老家他们家算是收入不错的,去年刚盖了3间砖房,韩磊的父母说房子本来打算给韩磊娶媳妇用。一年前,韩磊主动跟父母一起来这里干活,在这里他主要干的活是切割废铁,一般每天早上3点钟开始干活,由于缺少防护,切割时火星乱溅,韩磊的胳膊上经常有很多伤痕。韩磊的朋友韩海峰说,韩磊脏,所以那天去湖里洗澡的时候,别人都洗完上岸了,他还在湖里没洗完。这间12平方米的小屋,就是韩磊一家4口的家,韩磊每天晚上和父母睡在大床上,15岁的弟弟韩双睡在小床上,事发天的前夜,韩磊刚刚从老家收麦子回来。

  影像:韩磊照片,房间内景,韩磊写的字:爱拼才会赢

  采访:

  记者:那个证批不批,也不重要了,大家现在心里面都觉得他已经是烈士了,还要那个证干吗呀,只不过是个形式而已。

  父亲:我们拿个证,这是一个确切的证据,将来到什么时候,韩磊是为什么死的,就是身为咱们老百姓来,没有一个证,是没有正式的,没有这个……我也相信社会,既然这个事实是确实的,也能考虑这一方面,也能给予明确的回答。因为这个事实是确凿的。

  影像:韩磊父母在家,电扇,闷闷地样子。湖面。

  主持人阿丘:由于媒体的持续报道和社会关注,7月8日,韩磊去世之后的第8天。山东省嘉祥县民政局特地派出了工作人员千里迢迢来到沈阳了解情况,这让韩磊一家又看到了希望。

  影像:韩磊家的房间内

  山东省嘉祥县民政局王光库:这些复印完了,原件给我,这些真是不知道需要不需要,反正尽量提供的资料详细一点比较好。这样你给我这个派出所的原件,

  韩磊父亲按手印,拿报纸

  主持人阿丘:这位山东省嘉祥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他们到韩磊家主要是收集材料,再带回山东研究。

  王光库:先把材料整理一下,如果是按烈士的话,就得有个文件,配套的文件是吧?按这个文件来搞好,就是把这个材料进行一个汇报,先看一看,有多大的可能性。才能看往上报,不行,不行再拿回来。

  影像:王光库离开

  王光库:我们回去跟政府。

  老乡:尽量地办

  王光库:那当然了,我们既然来了

  影像:父亲转身回去

  影像:报纸标题:山东省民政部门急寻获救者。条件符合当日可批烈士

  主持人阿丘:对山东省嘉祥县民政局的到来,沈阳的媒体再次进行了报道。报道称:条件符合当日可批烈士。(影像资料:报纸)韩磊的父亲也再次表示:我们不要回报,只要证言(影像资料:报纸),并承诺如果被救者肯站出来提供证言,韩家将替被救者保密,等等。

  主持人阿丘:但是,山东嘉祥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在沈阳的这3天里,在韩家人最需要他的这3天里,被救人仍然没有出现。

  采访:

  记者:都这么多天了。

  母亲:我觉得他得知道,电视和报纸全都那什么了,觉得他得知道。他不出来也没有办法,没有一个目击,没地方找,到哪找呢?

  父亲:心里是挺,头一天盼着有新闻,第二天,到了第三天咱们心里就凉了。第一天没出来,第二天没有,等到第三天又过去了还没有,咱们心里就凉了,就希望,就这个方面希望……

  记者:那现在希望更小了。

  父亲:现在希望也不太大。因为在10天,还没出来新闻,等到以后也没什么希望了,就死等着吧。

  记者:你们就这么一直等着呀?

  母亲:不等着怎么办,我也没有办法,像我们这有什么办法呢?我们也想早日把这个事完解也完了,到现在没有一个结果,我们怎么办呢?

  记者:总这么等也不是办法。

  母亲:看政府给说个公道话吧。

  主持人阿丘:7月22日,韩磊去世后的第22天,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返回后的第12天,我的同事拨通了山东省嘉祥县民政局的电话。

  电话采访:

  记者:这件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民政局:现在我来了之后,我在沈阳搞得这个材料,已经向上级主管部门进行了汇报,汇报目前从搞的这个材料上,还没有进一步核实完。为了经得起考验、经得起推敲,下一步得等核实完。

  记者:您说还要怎么核实呢?

  民政局:可能还要进一步到沈阳出差。

  记者:再去一趟沈阳呀?

  民政局:对

  记者:那要是再去一趟沈阳也没有找到这个被救者,那韩磊这个事怎么处理呢?

  民政局:我只能说我是在现有的材料上进一步核实,就是把这个材料搞得扎实它。搞得扎实之后,再进行进一步的汇报。

  主持人阿丘: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还告诉我的同事,目前的材料不够扎实,6名证人,有4名是韩磊的朋友,而且未满18岁,2名成年目击者当时也只是站在较远的距离外,所能提供的证言缺乏救人的细节。英雄称号的授予非常慎重,所以需要进一步再去核实材料。

  影像:湖面,韩磊照片

  主持人阿邱:在韩磊去世的十八天后,辽沈晚报登出了“万元急征被救者”线索,您看,这被救人都被悬赏了,再看看十多天前的报道“被救小伙,请站出来”“活救人,我们在等你”这样的标题,“万元急征”让我不由得有些感慨。对被救人的心理,人们只能猜测,往好处猜,可能是真的全然不知,既不知救人者遇难,更不知后来的寻人。往别处猜,可能是担心公众的指摘,可能是担心经济补偿,可能是担心承担责任,也可能干脆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我也不知道这被救的小伙到底是什么心思,可能第一时间错过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开始面临道德上的质疑,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质疑变成了指责,越来越让他无法站出来。但是,我想提醒的是,被救的小伙子,你现在站出来,将证明你拥有更大的道德勇气,对韩家来说,你迟来的证明将远胜于悄无声息的沉默。

  影像:湖水,韩磊

  主持人阿丘:直到今天,韩磊的事还仍然没有一个定论。那么申请烈士必须找到被救人,这条规定在具体操作上是不是有些困难呢?为此我们也咨询了国家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民政部的回答是:目前实施的烈士审批制度,主要是依据1980年颁布的“革命烈士褒扬条例”,条例中,对于是否必须找到被救人,并没有明确的规定;这条规定,应该是地方上的规定的。此外他们还强调,任何规定都要遵循这项工作的根本目的,那就是要尊重烈士的行为,弘扬烈士的精神。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社会记录》周一至周五22:05首播,次日4:40,16:30重播

  Email至:shehuijilu@vip.sina.com或shehuijilu@vip.sohu.net提供新闻线索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20万车竟花50万"美容"
  • 笨小偷怀揣百把钥匙去行窃每次行窃前喝酒壮胆
  • 情妇在家举办吸毒聚会五旬老汉摸鳝鱼提供毒资
  • 司机车祸受伤要钱不要命大喊"先救钱再救我"
  • "切割活人"失灵 杭州一魔术师屁股被电锯切伤
  • 为亡儿寻凶愿赏两头大肥猪 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 鳄鱼肉"化痰止咳"?
  • 澡堂探秘:北方高校女生洗澡全过程
  • 人体彩绘挑战感官极限[组图]
  • 都市街头时尚女人[组图]
  • 古代男人的性观念有多开放
  • “放荡”泳装演变史
  •  

    选稿:孙玮烨    来源:央视《社会记录》   
     
  • 警民共救溺水少年
  •   2005年7月19日 15:20
  • 河塘里游泳误入深水区 少年溺水遇救脱险
  •   2005年7月19日 14:04
  • 河南少年不幸溺水 现场警察不会游泳看其淹死
  •   2005年7月18日 11:13
     

     
    变性人的第三类生存
    理科状元被取消报一本资格
    北交大教授涉嫌性交易泄题
    病态社会的"援助交际"
    杨振宁翁帆谈及生子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美女作家为书全裸?[组图]
    现代女性"刑具"[组图]
    流动厕所"站立小便处"女性也可站立小便[图]
    科研人员首次拍到天池怪兽 有翅膀状的"鳍"[图]
    民国初年的北京名妓[组图]
    澡堂探秘:北方高校女生洗澡全过程
    网上公开裸体写真 自称不是网络开放女[图]
    大胆激情的同性恋海报[组图]
    12岁小学生沉迷视频裸聊网友一丝不挂动作下流
    妙龄女家门口被施暴 邻居隔窗观察10分钟没援手
    ……>>更多
    口述实录  
    女儿在海外做应招女郎
    平凡不是他想要的幸福
    我有个爱哭的老公
    为夺回女友 我差点下跪
    宝贵7年满足男人处女情结
    在脱与不脱之间挣扎与抉择
    我的孩子啊 谁是你的父亲
    寂寞让我比妓女还疯狂
    一不小心给老公带了顶绿帽
    一个单身女人的秘密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