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热评 >> 正文
周稀银:"悲剧神童"告诉我们什么?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稀银      2005年7月13日 9:19

  曾被誉为“神童”的沈阳少年王思涵,14岁便以超出分数线60分的高考成绩,考进沈阳工业大学自动化专业。然而,在最近的毕业考试中,除英语外,因其它学科学得较差,他选择了弃考。最终,面对仅有一科英语及格的毕业成绩,王思涵被学校“责令退学”。(7月12日《北京青年报》)

  又一个“神童”陨落!我们除了惋惜、迷茫之外,似乎更应该为王思涵的今天而感到负罪和不安!我相信,当年王思涵的“高中”,一定为当地所“热炒”。媒体自不必说,4年前“笑纳”他的沈阳工业大学决不回像今天“责令退学”这般冷静。王思涵的入学不知为该校赚了多少“眼球”和“铜板”。这里我无意于指责沈阳工业大学今天所做的决定,只想说王思涵今天的“落谷”,离不开当年的“火热”铸就!

  据王所在的电器工程学院宋院长介绍,出现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是其“对大学的不适应、父亲去世、自己主观学习性不强”。我不赞同王院长的观点,如果没有与其他同学四五岁的年龄落差,王思涵又怎会如此不适应?如果当年沈工大(或其它大学)多一些“冷漠的保护”而将王拒之门外,也许王思涵不会有今天的悲剧!

  十几年前,我的家乡同样出现过一个”神童”,13岁便考中了中科大。那是怎样的一个场景,整个小城几乎都沸腾了,人们为“神童”的现身而奔走相告,更为其父母能培育出“神童”而羡慕不已。可是谁也没有料到,几年后“神童”返归故里,人们看到的却是一个需要父亲贴身陪护且目光呆滞、反应迟缓的混沌少年。知情者说,“神童”学呆了!不知怎的,尽管许多人知道了“神童”的陨落,却不再像当年那样“炸锅”,大家几乎是在轻描淡写中传说此事,而且很快淡忘了“神童”的存在,却又在热衷追逐新的“神童”的降生。这种“神童轮回论”不仅在我的家乡,在其它任何一个地方都有泛滥的空间。与其说是“神童”推动了人们的思潮,不如说是大众思潮将“神童”推向了风口浪尖,成功了,侥幸;陨落了,活该!

  国家义务教育法中对学生的年龄有明文规定,我相信这是有很强依据的。那么,对于大中专院校,是不是也该对入学者有个最低年龄限制?即使不作明确规定,也不该对高烧不退的“神童热”置之不理,或任其泛滥。可以说,“神童”既是“应试教育”园地里冒出的奇花异草,也是社会狂躁骚动、急功近利思潮中窜出的野花酸果。面对“悲剧神童”,我们不仅不该鄙视他们,而且更应该为自己的狂躁而感到羞愧!看来,对“神童”来个最低入学年龄限制并不难,而要搬去人们心头的“神童论”却需时日,社会的齐心协力、共排神论方是“神童”幸运之日的到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