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法制经纬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人贩子涉嫌贩卖31名婴儿 辩称贩卖儿童是做好事

2005年12月2日 00:50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沪上银行陆续出台明年房贷新政策
  • 浙江来沪揽才 大部分岗位年薪10万以上
  • 中国工作首选城市调查:上海为白领首选
  • 上海白领高薪失婚比例四大城市最低
  • 首家艾滋病主题餐厅在沪迎客[图]
  • 独霸航班半小时 "犬中之王"现身虹桥机场
  •   今年5月,其貌不扬的新乡农民郭士县“一夜扬名”。今年2月,郭士县和妻子、妹妹等人结成的贩卖婴儿团伙,被新乡警方打掉。到5月30日,警方共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70人,解救出涉案的31名婴儿,并移送到新乡福利院。从5月31日开始,本报最先报道此事,并一度联合腾讯网等国内数十家媒体,发起为其中29名婴儿找妈妈的行动,连续数十天大规模地报道此事,全国为之动情。

      昨天上午
    ,因涉嫌拐卖儿童罪,郭士县等7名被告在郑州市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受审。庭审现场,现年50岁的郭士县仍百般抵赖说:“我当时认为(拐卖婴儿)是合法的,是给人办好事。”然而狡辩遮掩不住罪恶,该案将择日宣判。

      新闻回放 列车上的可疑夫妻

      据新乡铁路刑警大队办案人员透露,早在去年8月到今年1月,该刑警队多次在新乡火车站抓获贩卖婴儿的犯罪嫌疑人,解救被拐婴儿十余人。这一系列的贩婴案,引起新乡铁路刑警的警觉——大多数犯罪嫌疑人都来自广东、广西、云南和四川等地,乘坐火车到新乡下车,“难道本地有固定的下线?”

      刚好在今年的2月21日,新乡铁路刑警接到线索称,从广东开过来的K158次列车上有一男一女,带着一个不满月的女婴,有贩婴嫌疑。当时,乘警在例行检查时,发现女的给婴儿喂的是劣质奶粉,而且喂奶动作也很别扭。乘警将两人分开询问,发现他们的回答对不上。女子说是自己的孩子,男的却说是帮女朋友的姐姐带孩子回老家。

      车票显示,他们的目的地是新乡。于是,乘警在询问过后,不动声色地向新乡铁路刑警方面报告了此事。

      很快,十几名刑警提前上车,对二人实施布控。

      2月21日晚上11时左右,这对可疑的男女,抱着女婴在新乡下车,乘出租车离开,刑警们紧紧跟随。

      半小时后,二人到达新乡至辉县公路中段的一家酒店旁,女子下车打了一个电话。几分钟后,一辆摩托车开过来停在出租车旁,车上有两名男子。

      此时,一名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下了出租车,还四处瞅了瞅。而他刚拉开车门,刑警就迅速合围,将其中三人摁倒在地。经询问,从火车上下来的男女分别是吴启顺(在逃)和刘永会。而开摩托车前来接应的男子,就是臭名远扬的人贩子郭士县,以及他的儿子。因后者尚未成年,警方将其教育后释放。

      随后,警方从郭士县家搜出大量奶粉、奶瓶和小衣服等婴儿用品。

      经多次审讯,警方认定,郭士县是新乡地区众多人贩子的主要上线,同时,他也是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和四川等地众多人贩子在新乡的重要下线。

      郭士县,50岁,初中文化,家住新乡市郊小块村。上世纪90年代左右,他常到广东湛江一带贩卖古董,在当地结识了许多人。1994年,他因贩卖假币被判入狱3年,1996年4月减刑出狱。

      据办案人员调查,在拐卖儿童团伙中,郭士县有十余个上线,分布在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和四川等地。上线把拐骗来的婴幼儿送往新乡,交给郭士县。郭士县再转卖给下线,层层加价,直到最后的买家。在1997年左右,郭士县正式加入贩婴团伙,他的妻子、妹妹等人很快成为第一批同伙,甚至未成年的儿子也成了陪他一起接货的司机。

      警方在抓捕过程中,仅在郭士县的妹妹郭士英(在逃)家一间废弃的小房子里,就发现20多张汇款单。汇款人是郭士县、郭士英等人,收款人是他们的上线。这些汇款单,在去年9月12日到10月12日这一月内汇出,几乎每天寄出1张,总计7万元。

      从今年6月开始,本报连续报道了29名被拐婴儿在新乡福利院寄养一事,同时与国内数十家媒体合作,在全国掀起为被拐婴儿找妈妈的活动,影响甚远。

      庭审现场7名被告卖了5个婴儿

      诉状中,河南省人民检察院郑州铁路运输分院指控说,郭士县、徐启霞、范明强、庞明霞、刘永会、郝振梅、魏贤兰7人自2005年5月至2005年2月期间,分别涉嫌拐卖婴儿5名、3名、3名、2名、1名、1名、1名,已构成拐卖儿童罪,应依法惩处。

      涉案7名被告人中,“上线”郭士县发展了5名下线寻找买主,大多数人都是小学文化。今年2月,郭士县与吴启顺(在逃)预谋后,由吴启顺指使刘永会伙同李广志(另案处理)将一名女婴从广东河唇接送至河南新乡交郭士县贩卖,三人接头时被抓;今年1月,吴启顺与官天培(另案处理)将3岁男童从广东东莞偷出,并指示后者送到新乡交给郭士县,由郭士县伙同郝振梅、魏贤兰、郭士英等人将男童以19000元价格卖出。

      “不老实”的郭士县

      郭士县中等身材,偏瘦,他是检察官的重点指控对象。今年2月,他和从广东带婴儿前来的刘永会接头时,当场被捉。但郭士县坚决不承认,他说当时自己在开封办了个工厂,吴启顺打电话说有两个人要来找他,他就去接人了,“我以为那两个人是来给我打工的,我当时根本没有贩卖婴儿的想法”。

      在检察官追问之下,郭士县终于承认,就在被抓前的几天,一直和他有“业务”往来的吴启顺从广东打来电话,让他给一个婴儿找一个下家,但郭士县坚持称“我当时没答应”。

      虽然郭士县在法庭上颇不老实,但他在警方侦查的口供上却说:吴启顺给我打电话:“我手头上现在有一个女婴,你给找个家吧?”我问:“安全不安全?”吴启顺回答说:“没事,我让刘永会送去,永会是个老手。”

      此后,检察官问郭士县以前是否帮吴启顺卖过小孩,郭士县见抵赖没用,才老实回答说“是”。

      “我是帮人办好事!”

      检察院还指控,2004年五六月份,吴启顺将一个4岁男童送到新乡,郭士县与妻子张计霞、郭士斌(均另案处理)等人将其卖给徐启霞、范明强夫妇,由后者以15000元价格转卖给获嘉县李某。2003年农历9月一天,仍由吴启顺派人送来一女婴,郭士县伙同庞明霞、徐启霞、范明强等人将女婴以4500元价格出卖。2003年5月一天,吴启顺派人送来一女婴,郭士县与徐启霞夫妇、庞明霞等热又已4500元价格卖出。

      郭士县一共被指控参与5起拐卖儿童案,全部都由在逃的吴启顺派人送到新乡,由郭寻找买家或者交由下线寻找。郭士县说,当时很多人找他要小孩,一般都是先有了买主,然后再联系吴启顺送“货”过来。

      令人吃惊的是,郭士县在法庭上一个劲为自己辩解说,他只是参与介绍,想坐点好事为这些孩子找个出路,他一分钱也没得过,属于“非法介绍”,并且他当时认为是合法的,“是给别人办好事”,现在才认为是犯罪。

      残疾妻子被丈夫抱上法庭受审

      36岁的徐启霞和43岁的范明强是夫妇,也是继郭士县、张计霞夫妇之外的第二对人贩子夫妻。昨天开庭时,徐启霞是被丈夫范明强抱上法庭的,她也是唯一可以永远坐着受审的被告人。因为徐启霞严重残疾,无法站立。

      今年6月5日,徐启霞被警方拘留,范明强很快主动投案自首,并协助警方解救出2个被拐卖的婴儿。6月7日,二人双双取保候审,用本案主诉检察官崔正华的话:“范明强需要回去照顾他严重残疾行动不便的妻子”。

      根据检察院指控,范、徐二人共涉嫌3起拐卖儿童犯罪。徐启霞也承认,她家安装了一部电话,与郭士县经常联系,她一共“介绍”了3个小孩,郭士英分两次给了她200元钱,总共得了400元钱。

      而范明强则低着头辩解说,他一直反对妻子掺合这事,总觉得不太好,但妻子走不成路,“我不去她不依(指不愿意的意思)”,后来就陪她去了,包括这三次交接孩子的现场。

      农村妇女徐启霞的法庭陈述

      记者注意到,昨天在法庭上,农村妇女徐启霞的一番陈述令人深思。徐启霞说,她腰上长了个瘤子,走不成路,全身都是病,范明强挣钱太少,顾不住家,“我的病也没有钱治”,所以就想着“介绍”个小孩挣些钱。

      “我都是跟人家介绍一下,在中间拿些钱;当时我也不知道这些孩子从哪儿来的,我曾经问过郭大哥(郭士县),郭大哥说在他家附近有一个大工厂,里头可多男孩和女孩,这些孩儿都是私生子。”

      “我没有文化,也不懂法,光想着帮人办好事。你想想,有些人孩儿多,有些人没孩儿。”“我现在知道错了,不该管闲事了,希望政府给我个改邪归正的机会吧!”据了解,徐启霞小学毕业,因为身体严重残疾,一年四季基本上都不离家,很少接触外界。

      “一袋大米和100元钱”的代价

      57岁的魏贤兰是7名被告中年龄最大的一位,她和49岁的郝振梅一样值得同情,就因为“买家送来的一袋大米和上线的100元辛苦费”,俩人双双被抓。

      事情是这样的,今年1月,吴启顺指使官天培将偷来的一个3岁男童送到新乡,郭士县接手后,立即跟妹妹郭士英商量找人,于是想到了郝振梅。而“热心”的郝振梅问对方“有政府开的证明没有”,一听郭士英回答有合法手续,郝振梅马上联系魏贤兰,由魏贤兰联系新乡辉县市的朱某某。

      1月23日,朱某某带着19000来收货。“我一看没证明,就跟朱某某说要不退货算了,但后来没有退,我们把钱数了一遍交给了郭士英”,据郝振梅陈述说,郭士英送给郝振梅500元辛苦费,她又给了魏贤兰100元钱。这二人同时得到的好处,还有朱某某送来两袋大米(每袋50斤),郝、魏一人一袋。

      7名被告中年龄最小的庞明霞在法庭上面对两起犯罪指控,26岁的她承认共“办了两次好事”。庞明霞说,两次都是范明强打电话让她联系买主,她每次都很热心地张罗联系买主,并且每次交接孩子时都在现场,两次交易她共收到范明强送来的好处费200元钱。

      幕后新闻:看守所里,郭士县图谋“串供”

      郭士县的“精明”不仅体现在拐卖婴儿中,而且还试图在看守所里互相串供,逃避法律制裁。

      主诉检察官崔正华当庭指控说,今年2月21日,郭士县被抓以后,在看守所里偷偷写了一张纸条,想传递给刘永会,妄图串供,但被看守民警发现。纸条大意为:“你在新乡怎么说的,在这里还怎么说,不要乱说。”

      而刘永会则供述说,在她从广东来新乡之前,曾经见过“郭大哥”,这次是吴老板(指吴启顺)让她把一个女婴带到新乡的,她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但是“郭大哥”在电话里严重警告过她,如果被人发现了,就说女婴是捡来的,不准乱说,“否则就打死你”。

      为何仅指控贩婴5名?

      一个明显的问题是,郭士县是否真的仅仅拐卖了这5名婴儿?今年上半年,铁路警方的数字显示,经郭士县之手卖出的婴儿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为何现在仅指控贩婴5名?就此问题,昨天专程从新乡赶来旁听的新乡铁路刑警大队某民警告诉记者,郭士县转卖的婴儿确实不少,但是,很多证据都无法获取,也无法证实。

      对此,主诉检察官崔正华也同样解释说,第一,在解救的30多名婴儿中,许多婴儿如今仍然来源不明,找不到父母;第二,由于查不到证据,拐卖过程也不明确,找不到当事人,最关键的问题还是证据不足,没办法指控;第三,郭士县的妹妹郭士英、上线吴启顺等人至今在逃,很多拐卖儿童的细节无法知晓,再加上另外有些人按抓获时间已经另案处理,所以仅指控这5起犯罪。

      崔正华还特意指出,我国刑法对拐卖儿童者处罚很严,最高可判死刑,而出钱购买儿童者,不仅人财两空,还将承担法律责任。

      12月1日,曾拐卖多名儿童的首脑人物郭士县,因涉嫌贩卖儿童罪公开受审,此时距郭士县被警方逮捕已有9个月。昨天,记者再次探访新乡市社会福利院,了解了29名被拐卖婴儿的生存状况,回顾了福利院精心照料婴儿的生活点滴,并解答读者最为关注的孩子的收养问题。

      29名被拐婴儿现状 宝宝们长大了

      

      12月1日10时30分,新乡市社会福利院(以下简称新乡福利院),太阳把整个院落照得亮堂堂的,这里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近百公里外人贩子郭士县正在受审的消息,生活一切如旧。

      “郭士县受审了?”护理员得知这一消息时,脸上略显惊讶,“这家伙真是罪有应得。”说完这句话,护理员又忙着给婴儿喂奶了。

      对人贩子的憎恨,只在短短一瞬间,护理员每天所要面对的,是把满腔爱意融入到照顾婴儿日常的吃喝拉撒中。“你看看,小家伙真能吃,原先一次喝不完一瓶奶,现在两瓶喝得精光。”秦玉菲一到喂奶时间就抱着奶瓶不撒手,“小家伙现在胃口很大。”

      女婴秦海兰,因为总爱眯着眼睛看人,被护理员起了个外号:“媚眼儿万人迷”,记者对她印象最深刻。昨天,秦海兰趴在婴儿床上,左耳贴着床底,“她在‘反思’呢。”新乡福利院院长李保学笑着说。“孩子们现在长得很快,一天一个样,明年再来,说不定你一个都认不出了。”李保学说。

      “爱心奶”断了

      今报《为29名被拐婴儿找妈妈》的报道,引来全国爱心如潮,来自全国的捐款捐物不断涌向新乡福利院,这些捐赠物品中,有几十箱奶粉。可是现在,这些捐赠的奶粉已经吃完了,从9月末,奶粉又成了喂养这些孩子的最大份儿开支。

      曾有一家奶粉企业,当初答应无偿为孩子提供两年奶粉,可现在承诺没有兑现,成了空头支票。

      宝宝的脸皴了

      昨天11时许,新乡福利院三楼育婴室走廊上,4张小床一字排开,孩子们或坐或立,享受阳光的沐浴。“天气好,让孩子们出来多晒晒太阳,对身体有好处。”婴儿护理组组长雷雳说。温暖的阳光,照得孩子们脸蛋儿亮亮的、红红的,可细看之下,发现孩子们脸红,并不是被太阳晒得,不少婴儿的脸上没有了光滑,眼角也起了小红泡。

      “上个月屋里开暖气了,再加上冬天天气干燥,屋子里没有加湿器,婴儿细嫩的皮肤就容易皴裂。”雷雳说,每天给宝宝洗脸后,都会给孩子抹宝宝霜“擦香香”,可有的孩子流鼻涕流眼泪,给他们擦脸时,就把宝宝霜擦掉了。“加上这29名婴儿,婴儿组要照顾的孩子共有50多个,可护理员一共才有9名,护理人员太少了。”

      郭士县罪有应得

      昨天11时许,记者采访新乡福利院院长黄莹时,正在郭士县受审现场的同事发来短信:“今天郭士县被指控贩卖5个婴儿,其中3个在新乡福利院。郭只承认贩卖了4个婴儿。”听到这个消息,黄莹说:“这个可恶的人贩子,枪毙他都是罪有应得。贩卖婴儿,天理不容啊,挣这种昧心钱,不得好报。他贩卖婴儿赚黑心钱,给国家造成多么恶劣影响?给民警带来多少麻烦?给福利院带来多少负担?造成了多少家庭感情的断裂?他还曾厚颜无耻的说,是在为别人办好事,这样的人,国法不容,天理不容。”

      黄莹仍清楚地记得,在今年夏天的打拐行动中,从新乡的几个村庄中又解救出来的几名被拐孩子,“收养孩子的家庭,已经和孩子建立了很深的感情,这种感情一旦断裂,会给家庭造成怎样的伤害?”黄莹忘不了那几名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都哭晕过去了,一连十几天,天天在福利院门口徘徊,就为见孩子一眼。”可黄莹更忘不了那些跑遍全国寻找孩子的父母:“那种骨肉亲情被割裂的痛苦,更让人痛心。所有这一切都是人贩子造成的恶果。”

      宝宝们仍不能被依法收养

      从报道29名被拐婴儿以来,不断有读者通过各种方式,联系今报或新乡福利院,要求收养被拐婴儿,给她们一个温暖的家,并询问这些孩子何时能被收养。昨天,黄莹回答了大多数读者的疑问。

      “目前,这些孩子仍不能依法被收养。”黄莹解释说,这些被拐婴儿被解救送到福利院时,只有公安部门开具的“被拐婴儿收容交接手续”,目前29名被拐婴儿都没有公安部门开具的证明其无监护人的手续。“也就是说,这些婴儿只是公安部门暂时寄养在福利院的,并不是福利院合法院民。”黄莹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社会福利机构是合法的送养人,可问题是,这些婴儿并不是福利院的合法院民,福利院无权将婴儿送养他人。“只有公安部门开具相关手续后,福利院才能为被拐婴儿入户。从手续开出到入户,大约需要半个月时间,之后民政部门或收养人须在市级以上媒体,发布统一格式的收养公告,公告有效期为60天。60天内如果被拐婴儿仍无人认领,方可被收养。所以这些婴儿的收养事宜,尚待时日。”

      昨天,将要结束福利院的采访时,记者问黄莹:“伸向被拐婴儿的黑手,即将得到惩罚,这对被拐婴儿来说是一件好事,这么多孩子也不可能在福利院呆一辈子,您希望她们能有什么样的归宿呢?”“找到一个好人家,接受良好的教育,做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祝愿每个孩子都健健康康。”黄莹说。

      爱心与责任·今报

      “6个月大的孩子,面对母乳的喂养时,却出现了排斥反应。这是东方今报6月2日的一篇报道……”10月10日,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栏目播出了“孩子别哭”专题节目。这期节目源于东方今报的系列报道。

      2005年6·1儿童节前两天,“我要妈妈”,29个婴儿渴盼的眼神揪紧了河南人民的眼球,东方今报以5个整版的篇幅讲述了一个关于29名被拐婴儿寻找妈妈的真情故事。

      当我们发出倡议的第一天,就引来近千个热线电话;当我们发出倡议的第二天,全国就有25家媒体响应;6月2日,有人非要在募捐箱上掏光自己的钱包;6月3日,中央电视台记者把镜头庄重地对准郑州紫荆山广场那几近简陋的募捐义演舞台……

      大爱无界,为了给29个孩子找妈妈,在东方今报的倡议下,越来越多的媒体加入爱心阵营,传播着人间真爱。

      爱心与责任·媒体

      ●5月30日,东方今报《为29名被拐婴儿找妈妈》的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报道被国内近百家媒体转载,50多家媒体积极加入“为被拐婴儿找妈妈”的行列。

      ●5月31日下午,云南《生活新报》记者阳含语表示,他们已开通数部热线电话,收集到100多位丢失小孩家庭的相关资料,“一旦有消息确认这29名婴儿中有从云南被拐的孩子,我们将尽快和《东方今报》联系,让云南的孩子都能回家。”

      ●5月31日的《海南特区报》开设了与东方今报互动专版,详细介绍了29名被拐婴儿的生活,并附上了发起号召关注此事的东方今报的联系方式。该报记者凌利生说,除不少人拨打该报社热线电话外,有数名丢失小孩的家庭直接与他联系,希望能与他一同到河南探看。

      ●《贵州都市报》记者张欢说,报社从5月31日与东方今报联动刊发29名被拐婴儿的报道后,陆续有人打来电话询问,并且有人把自己丢失小孩的照片送到了报社。他们将随后与东方今报联系,确定丢失小孩是否在29名被拐婴儿之中。“我们将一直追踪报道,让孩子们都有个圆满的结局。”

      ●6月2日来自北京、上海、湖南的五家电视台来到了新乡,用镜头记录了29名婴儿和新乡铁路刑警的生活点滴。

      ●6月2日中午,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栏目、《法制中国》栏目、湖南卫视、上海电视台综合新闻频道等媒体工作人员,在采访完新乡铁路刑警后,匆匆赶往新乡市儿童福利院。他们表示愿意和东方今报携手,坚守媒体责任,帮助这些无辜的孩子找到父母。

      ●6月2日上午8时许,上海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新闻追击》专题部两位记者抵达郑州,为29名被拐婴儿寻亲做专题报道。编导陈月新携摄像王暖冬,刚到东方今报社,就投入到紧张的录制工作中。陈月新说:“我看到了今报第一天的报纸,每一双忧伤的眼睛背后,肯定会有一个悲伤的家庭。”陈月新被眼前的图片震撼了。她忙着采访报社相关领导、采编人员。重点采访了寻亲热线接线员:“她们站在新闻的最前沿,最能捕捉到感人的瞬间。”

      ●6月2日15时30分,《南京周末》记者周益打来电话,要求加盟为婴儿寻亲报道联盟。

      ●6月3号下午5时,中央电视台、河南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湖南卫视、上海电视台到东方今报主办的募捐义演现场录制节目。

      爱心与责任·你我她

      ●5月30日夜,一篇网友的评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我们能把孩子接到家里来吗?作为一名哺乳期的年轻母亲,忍不住想把她们抱进怀里,让孩子品尝到母乳的甘甜。请问可以吗,请回复啊!”东方今报与腾讯网立刻联合寻找这位妈妈。

      ●6月1日,来自郑州的竹丽娟女士来到新乡市福利院,准备为尚在哺乳期的婴儿们送上一份特殊的节日礼物,却悲哀的发现,由于出生后就离开母亲怀抱,婴儿们已经丧失了“觅乳反射”,他们已经不会吃奶了!

      ●6月2日上午10时,编辑、记者纷纷慷慨解囊,奉献自己的一份爱心。当日下午,东方今报员工共捐款10439.2元。

      与此同时,本报千余名发行员,顶着炎炎烈日,走在绿城的大街小巷,为29个孩子义卖筹集“奶粉钱”。1元、5元、10元……一张张纸币,传递着一份份情谊。当天下午,卖了一天报纸的《东方今报》发行员,将自己的卖报所得投进了募捐箱。

      ●郑州20个发行站的千余名发行员共卖出23475份报纸,从每份报款中捐出一角钱,合计2347.5元。这笔沉甸甸的捐款将带着读者的祝福,送往新乡市福利院,为29名被拐婴儿再添几包奶粉……

      ●6月3日17时,在郑州市紫荆山公园广场,由东方今报发起,东方今报、河南省慈善总会、河南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河南省心连心少儿艺术团共同主办的一场名为“心与心相约共同托起明天的太阳——为29名被拐婴儿找妈妈”的大型广场募捐义演隆重举行。有人掏光了钱包,有人从外地赶来捐款,当天,收到捐款4万多元。

      ●6月19日上午,郑州,38摄氏度高温。150名企业家、140余名社会义工、100名郑大学子组成的义卖服务队,会聚郑州大学新校区。由东方今报、郑州人民广播电台城市广播、郑州大学、河南省慈善总会联合主办的“让爱继续燃烧”百名企业家主题义卖仪式正式进行。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88岁新郎亲吻84岁新娘
  • 26岁小伙酒后强奸84岁老太 致其窒息死亡判死刑
  • 3年400耳光打出钢琴才女 中国式家教都是泪?[图]
  • 目击数百赛马被执行安乐死:临死前流出大颗眼泪
  • 佘祥林狱后重生不习惯 深圳女青年写信示爱[图]
  • 家政服务广告藏色情暗语 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 漂亮MM性感自拍
  • 惊叹:MM超低腰裤PP外露走光大集合[组图]
  • 被同事强暴 遭遇噩梦的我倍受煎熬
  • 为什么舒马赫当不了公交司机?
  • 22具真人尸体在纽约展出[组图]
  • 东京街头遭遇绝色艺伎[组图]
  •  

    选稿:乔德建    来源:东方今报  作者:张少春 季子华  
     
  • 福建跨国贩卖儿童案揭秘:先接订单再供货[组图]
  •   2005年9月8日 11:06
  • 河北警方摧毁一特大贩卖儿童犯罪团伙
  •   2005年6月11日 09:28
  • 内蒙古破获一起特大贩卖儿童案 已逮捕95名嫌犯
  •   2004年7月13日 10:12
     

    千万富翁整版广告征婚
    网络游戏错了吗?
    广州背包党揭秘
    少女额头和乳房被刺字
    情迷迪士尼乐园
    ……>>更多
    排行  
    3年400耳光打出钢琴才女
    26岁小伙强奸84岁老太 致其死亡判死刑
    东京街头遭遇绝色艺伎[组图]
    数百赛马被安乐死:临死前流出大颗眼泪
    武大郎卖的炊饼到底是什么?
    佘祥林狱后重生不习惯 女青年写信示爱
    被同事强暴 我倍受煎熬
    女强人爱上英俊小"弟弟"
    男女相亲的九大尴尬
    东京街头遭遇绝色艺伎[组图]
    ……>>更多
    口述实录  
    艾滋病同性恋者的自白
    我是再婚丈夫砧板上的肉
    情同姐妹两女人喜欢一男人
    我在泰国做"人妖"的心酸事
    女强人爱上英俊小"弟弟"
    丈夫下岗又出轨
    被同事强暴 我倍受煎熬
    月光族:宁养车不要孩子
    那一夜他发现我不是处女
    嫁给第一个回我短信的人!
    尴尬婚姻路:我娶了我嫂子
    为什么每次婚姻都失败
    父亲偷情被我捉奸在床
    好女人也会出轨
    男女博士的尴尬婚姻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