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法制经纬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出轨少妇被恋人勒杀藏尸冰箱 博客解密致命网恋

2006年3月23日 09:05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56岁上海师奶自称"沉香姐姐[组图]
  • 沪女留学生在美洪水中遇难 父母已赴美
  • 上海甲级办公楼受捧 豪宅依旧被看淡
  • 申城拟推出阶梯式水价 初步方案拟定中
  • 上海特奥会预计规模最大人数最多
  • 强冷空气"殆尽" 申城渐入多雾季节
  •   中心提示:这是一个在网络世界里上演过无数次的网恋情景剧,故事的开头是常见的套路:独居少妇遭遇网络男子,随即接着坠入情网,见面成为情人,免不了有许多情感纠葛。所不同的是这次的故事结局悲惨异常:女主角被男主角杀害且藏尸冰箱;两代单传的男主角被抓。

      发生在去年9月7日的都江堰市冰箱藏尸案,经过慎密侦查和审查,目前已经进入检察院的审查起诉程序。嫌疑人曹鹏因涉嫌杀害同居女友黄艳并
    藏尸冰箱,即将被检察机关依法起诉。

      由于案发时情况尚不明晰,有的媒体在报道中对于案件的起因估计为凶手入室劫财杀人。现在得知原因是网恋婚外情后,疑问却并没有消除:已婚的美丽女人黄艳为何会迷恋无业且相貌平平的曹鹏?曹鹏为何会能够对情人下得了这样的狠手?一个偶然的机会,记者从一个博客处,获得了黄艳生前写的网络博客片段。在博客里,黄艳记下了她和曹鹏交往的心路历程。不难看出她对情人和丈夫的心理矛盾和冲突,让这位女子在内疚和与反复间作苦苦的挣扎。其心理矛盾的痛感与纠缠,不亚于生死抉择。

      网络博客始于5月2日,终于8月30日。博客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在这半年(里)弄乱了三个人的生活,如果这是天意,那么接下来的路又在哪里呢?”8天后,黄艳死于曹鹏之手。

      博客之一:

      “在网上,我真的是快乐的”

      5月2日星期一

      “他进入我的网络世界,击中了我心中的平衡点。我一直在想,网络世界是不是上天为我安排的另一扇窗呢?”一个月后,她在博客日记中回忆了“华”的到来给她带来的心理冲击。

      “也许自己潜在有一种感觉,是想或许可以在网络世界里释放自己的感情?我无法表达出来。”

      “是我的忧郁吸引了他?我不十分清楚,也许是吧。但我十分清楚他让我感觉很放松,很快乐。在网上的时候,我真的是快乐的。”

      随着聊天时间和内容的增多,两个人在网上超越了普通网友之间的情感。黄艳这样描写:“我不愿停下来,就象是吸食大麻的瘾君子。我告诉自己——你中毒了!中网络的毒了!我太孤独了,是内心世界太孤独了。他很敏锐,也是个喜欢在内心世界游走的人,所以他能够走进我的内心世界。他是快乐的充实的,他把阳光、美丽的一面带进我的世界。”“我被牢牢地吸引了。”

      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网络竟然能够让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产生强烈的依恋,这让平时与外界接触不多的黄艳吓了一跳。“我很害怕,害怕这种感觉,怕这只是一个肥皂泡沫,美丽却短暂。我怕自己会受到伤害,因为我要为之付出的代价太大。我在矛盾中挣扎着。”

      “短短的时间里,我就已经有了被掏空的感觉,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想不明白,也找不到出路。我只知道,我想得再多,当他的电话一来,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接通,我没法不接,没办法拒绝他,我到底是需要他?还是就这样爱上他?”

      “我是个快30的已婚女人,还在为这样的感情困绕,是可悲?是庆幸?”

      黄艳在现实与网络之中渐渐陷于迷乱,对于那个似近似远的“华”,她已欲罢不能。同时,在潜意识里面,由于无法生育后代,她对丈夫抱有一种愧疚,也想通过在网上结识其他男人由此将丈夫“推出家门”,认识其他的女性,生育自己的后代。

      曹鹏是一个有心计的人。接触黄艳之处,他就有意识地撒谎(黄艳的父母向办案机关说,女儿的朋友告诉两位老人,刚开始曹鹏自称是在保密单位工作,姓名和身份必须保密)。在这之后,他又说已从单位辞职,并将一辆帕萨特轿车卖了和朋友开农家乐。

      随着双方感情加深,不可避免会想到今后的路能走多长?就在黄艳心理上“没有办法拒绝他”时,曹鹏提出突破网络聊天并进一步发展的要求。凭着最后一点理智,黄艳在犹豫也在抵抗,她拒绝了。她写道:“当我想迈出第一步时,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我用值还是不值去衡量这份感情,是我本身就很俗?还是这份感情不足以让我抛开一切呢?”

      黄艳的拒绝让曹鹏感到非常不爽,没有打任何招呼,曹鹏就此从网上消失了,时间“长达”几天。是不是自己的拒绝,让曹鹏生气了?黄艳开始胡思乱想。

      博客之二

      “难道我真的爱上他了?”

      5月8日星期日

      “昨晚突然看到一条短信,以为是他发来的,结果是自己的老公发来的,说是很想我。感动,几分钟后,心思又回到他身上。我是怎么了?难道我真的爱上他了?”

      “一次次拨打着电话,明明知道是关机,我还是无助的拨着,希望奇迹会出现。我的心好痛,不知道他能感受到吗?”

      黄艳的重重矛盾,来自于现实和虚拟两种不同环境的轮番冲击。现实中的苦恼让黄艳上网解闷,而虚拟的网络社会又让她不敢踏出“试水”的第一步。“后天是我们认识的第二个月,他会出现吗?我没有一丝把握。如果出现了,我又能怎样?的确是,要想快速拉近感情,肉与灵必须相结合,而我又做不到。”“我很难再回到从前,我一想到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就很烦。但对未知的生活又感到害怕,不过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感受那种害怕。”

      黄艳犹如小姑娘一般患得患失着她的网上恋情。此时,曹鹏已完全占据她的全部思想,左右着她的一举一动。黄艳说自己中了邪。

      博客之三

      “他正是我一直寻觅的坚韧男人!”

      5月11日星期三

      “其实他的外形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首先高度不够,但他最吸引我的是他的性格与个性。他在我面前一直没有卑微过,他很自信,用他的乐观来影响我,这正是我一直寻觅的。我喜欢坚韧的男人!”

      “我已经感觉我正朝他一步一步的靠近,越走得近我心里压力就越大,我怕自己会受伤。”

      “自从他又重新出现后,他变了许多?是工作压力?还是因为我太累了?这种改变是我能轻易感觉到的。”两人认识2个月,曹鹏依然没有透露自己无业的真实生活状态。而黄艳同样没有怀疑“华”保密单位工作人员的身份。

      “丈夫的日子一定不好过,是我对不起他,是我不想回到从前争吵的生活中了,虽然我知道这并不全是他的错。即使没有‘华’的出现,我也很难找到从前的感觉了。我想我应该找机会对丈夫谈谈了。”

      黄艳多次提到,她在以前的生活中,经常与丈夫发生争吵,她实在不愿意继续过这样的生活。但是在博客里,黄艳却记录了大量的和曹鹏发生争吵的事情。黄艳对曹鹏的忍受,显然超过了丈夫。

      “他的大男子主义在我面前愈演愈烈,我真的接受不了,也许我从来就没受过这些。他的包容不见了,他所谓的全身心的付出也没了,只是因为他的压力太大吗?原本以为我们是最不容易吵架的,因为我们是先从内心开始接触的,外表都是其次了。”

      “现在变成他主宰着我的喜怒哀乐,我知道这不好,也不是我希望的生活,但我就象中了邪一样,放不下放不开,宁可为之改变。我是为了什么?也许我坚持着就是想看到路的尽头在哪儿?会是怎样的收尾?我已经做好了受伤的准备,我也想知道我受伤的同时,他也会象我一样受伤吗?”

      “现实和网络的差别使我不得不承认了。我对这份网络恋情能在现实生活中得以发展,持不乐观态度……”

      也就是在这天,丈夫再次在黄艳回忆完曹鹏后出现在博客的最后。“更讽刺的是,丈夫又来电话让我到他那里去,我一口回绝了,并且很快就挂断了电话。我的冷漠让我自己都心寒,他能不难过吗?这一切我是为了什么?我到底在追求什么呀!最终我能快乐幸福吗?我不知道!”

      5月17日,曹鹏再次撒谎。他在电话中告诉黄艳,自己辞职了。这让黄艳担心不已,而且不敢在曹鹏的面前表现出来。辞职后的曹鹏告诉黄艳,她对他“很重要”。心上人的这句话,让黄艳非常开心,“我对他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啊,我真的被他这样一直吸引着。”

      然而,无法排遣的一个“阴影”在黄艳无论怎样高兴的时候都会出现,这就是深爱她的丈夫。丈夫,始终在黄艳心中起到参照物作用,她经常不由自主地拿丈夫和网络恋人做比较。黄艳在这两个男人之间游离着,她在平衡、比较谁对自己最有利。但黄艳也有着极大的自信——在丈夫身上她有后路,“我十分清楚我随时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但我真的厌倦那种生活。”

      “我也不想管那么多了,这也不是我理智能控制的,自私就自私吧,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不想压抑自己的情感。”这种前后不定、患得患失的心态,成了黄艳为自己埋下的祸根。

      

      博客之4:7月23日

      “我充当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其实,曹鹏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被警方抓获后,他曾经供述,认识黄艳之后,就有了将其杀害的欲望。曹鹏认为,只有将黄艳杀了,两人的情感才能得以“圆满”。他觉得不管两人的感情如何好,但这些全部是表面现象,只有死去,两人才能永远在一起。

      为了达到这样一个目的,7月21日,曹鹏给黄艳写了一封逻辑混乱、语句不通、全文分3段的“绝笔信”。信中,曹鹏表达了厌世的想法。7月23日,黄艳的博客只有短短几行:“一直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我的心紧张到了极点。我觉得他不应该有事的,我一下子反而茫然了。”不过,黄艳并没有失去还有的一点理智,她在矛盾中挣扎。7月24日,黄艳记录下了这样的文字:“我心中的焦虑,已经变成了一种想法:‘这根本就是一场骗局’,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其实我还是不相信他会骗我。”“不是别人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而是我自己充当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四个多月断断续续的相处中,我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年龄以外,其他一无所知。”

      博客之5:8月2日

      “想到丈夫,心里满是内疚”

      8月2日,黄艳平静地思考了自己,“我都分辨不清楚了,我只知道我正在一步步偏离我目前的生活轨迹。想到丈夫,我心里满是内疚,但我却是自私的,并没因为内疚而放弃自己的感受。”

      这种矛盾在曹鹏8月18日再次给她写了一封信以及两天后丈夫回家看她时达到高峰。曹鹏信中的文字让黄艳激动不已——“我爱你胜过我自己,我爱你!!爱你在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永生永世!”8月20日,在外工作的丈夫回来看黄艳。黄艳说:“见到丈夫本应该是件高兴的事,但我出奇地烦躁不安。无论他做什么说什么,我都很烦很反感,态度极为不好。”

      毕竟夫妻一场,黄艳也有点不安,“虽然我真的很心痛丈夫,但我无法帮他。我现在的花销几乎都是丈夫的,我还那样对他,的确是自己过分了。我想他此时一定很迷茫很无助,可我无能为力,我因此而烦躁不安。”接着,她又写道,“想到丈夫,我又开始担心华了。怕他冷,怕他感冒,怕他吃不好睡不好,更怕他胡思乱想,他在做什么呢?如果他知道我在想他,他的心情一定会好些的,他能感受到我的担心吗?应该能吧?一定能!”

      黄艳首次想到了要和曹鹏分手。过了几天,在一次吃晚饭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曹鹏,两人为此大吵一架。

      博客之6:8月30日

      “接下来的路在哪里?”

      8月30日,这是黄艳最后一次写下博客的日子。她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在这半年(里)弄乱了三个人的生活,如果这是天意,那么接下来的路又在哪里呢?”9月5日,黄艳为曹鹏过了29岁生日。

      9月6日,对网恋已彻底失望的黄艳对曹鹏说:“我们分手吧,现在我们的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呢?我今后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曹鹏听了这话后,默默无语,他感到他俩的关系到了一个了结的时候了。

      在向警方的供述中,曹鹏这样回忆了行凶的过程:9月7日上午9时许,曹鹏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的黄艳,然后将手伸到枕头下面,摸出一根窗帘绳子来,然后做出开玩笑的样子,将绳子套在黄艳的脖子上。他边和黄艳开着玩笑,边将绳子越勒越紧……可怜黄艳至死都不明白与她交往几个月的网络恋人曹鹏在和她认识之初就有了杀死她“与她永远在一起”的想法。黄艳死后,曹鹏用电话线将她的手、脚捆起来,然后用毛巾将头部包起来。

      他向警方供述,这样做的目的是,“我听说人死后,如果尸体很快就冷了,那这个人就会进入天堂,我不想让她进天堂。”这些事做完之后,曹鹏抽了两支烟,然后将冰箱从客厅拖到卧室,把冰箱冷冻室腾空,将尚未僵硬的黄艳塞了进去。不愿意黄艳尸体冷得太快而上天堂,却又将尸体放在冰箱里,曹鹏对此始终无法解释清楚。

      随后,曹鹏有条不紊地安排自杀:他吃了安眠药,然后将厨房里的煤气罐搬到卧室。就在这个时候,黄艳的母亲因为接到女儿单位上同事的电话称黄艳已有几天没上班了,遂来黄艳的住处查看。听到开门的声音后,曹鹏跑到厨房里意图跳窗自杀,但他被黄母等人拉住……

      ·链接·

      曹鹏爷爷:孙子被惯坏了

      如此残忍的曹鹏,在家庭、邻居和朋友眼中是什么样的印象?记者前往曹鹏家进行采访。曹鹏的家在二环路北一段附近一栋旧居民楼。开门的是一位80多岁的大爷,他是曹鹏的爷爷。“你找曹鹏吗?他出事了,警察说他和一宗杀人案有关。”曹大爷说,前段时间曹鹏对父母说要去广东打工,后来就一直没见过他。

      记者说明来意后,曹大爷显得很着急:“曹鹏到底犯了什么事?我们家里并不缺钱,平时也没听说他和谁有仇。他好交朋友,肯定是帮朋友忙才出的事。我们家两代单传,真是作孽啊!”记者不忍将全部事实告诉眼前这位老人,只得说对此事尚不清楚,警方还在调查。

      曹大爷叹了口气,向记者介绍了曹鹏的成长经历。1976年曹鹏出生后不久就被送到外婆家,外婆家对他特别宠爱。“曹鹏几岁了都还让家里亲戚背着上街。”曹大爷认为,正是亲家的溺爱,让曹鹏养成了娇生惯养的性格。从初中开始,曹鹏贪玩、自制力不强的弱点便逐渐显露。初中毕业后,曹鹏到一所技校念书。1997年,技校毕业的曹鹏到宜宾武警部队服役,3年后复员回到成都。此后,曹鹏在市内找到一份保安工作,但并不稳定。

      “曹鹏回成都后有没有女朋友?”记者问。“前前后后谈了几个,但交往时间都不长,他说自己还不想结婚。”曹大爷说。记者问,曹鹏在家一般会干什么。曹大爷叹了口气说:“他和我们没什么话说,我们都老了。听他爸爸说,曹鹏一回家就躺下睡觉,起床后就出门,根本不愿意和父母交流。”

      曹父:不愿提起儿子

      记者电话联系上曹鹏的父亲,但曹父拒绝接受采访。

      “我现在已经不愿再想这件事,毕竟他(指曹鹏)给双方家庭带来的痛苦已经够大了,无论法律最后怎样惩罚都该由他自己承担。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两位老人,老人身体都不好,家里一直都瞒着他们,如果让他们知道真相,肯定会被气死。”曹父的声音很低沉,甚至不愿提起儿子的名字。

      网络: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

      这是一个令人倍感沉重,也发人深省的案件。随着电脑走进千家万户,越来越多的人拥有了自己的网络世界。但是在很多时候,对于这个虚拟世界,我们还缺乏足够理性的认识。当我们撕下面具,从现实走进网络,沉湎于QQ,或者在聊天室里倾诉,仿佛那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于是,我们的生活被割裂成两半,一半虚幻,一半现实。

      套用一句已经泛滥成灾的台词:如果你爱一个人,那么就请他去上网,因为那里有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那么也请他去上网,因为那里有地狱。当新闻中的主人公黄艳在百无聊赖之际闯进QQ,并遇到“善解人意”的知音“华”时,显然她认为自己找到了梦中的天堂。因此,她乐此不疲,神魂颠倒。但是,当这个爱她爱得“可歌可泣”的男人原形毕露,最终令她命赴黄泉,网络显然成了她不曾料想的地狱。

      那么,网络是天堂还是地狱?或者它有时是天堂,有时是地狱?其实,网络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它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它就是活生生的现实。

      通过新闻不难发现,悲剧虽然因网络而生,但罪魁祸首并非网络。实际上,整个案情的发展都是现实生活的继续。无论是受害者或者凶手的网上表现,都可以找到现实中的影子。比如,黄艳遇到生活和感情的低潮期:工作上,回家待业;家庭中,经常与丈夫发生争吵。于是她转而到网络寻找慰藉。而曹鹏呢?从小娇生惯养,无稳定工作,与家人关系冷淡,上网成了一种情感补给的方式。而且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令人怀疑他心理健康存在问题。这样两个逃避现实的人在网络上的相遇,酿造了最后的悲剧。毋庸讳言,几乎所有的网络案件都可以找到背后的社会现实根源。

      必须清醒地意识到,网络只是现代技术给我们搭建的一个相互交流和沟通的信息化平台。它不是天堂,所以你不要心存无谓幻想,自欺欺人地沉湎于虚拟世界;它也不是地狱,因此也不必视为洪水猛兽,惟恐避之不及。它就是现实生活的延伸,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和现实生活中许多故事情节一样,网络在带给我们便利和惊喜的同时,也存在诸多温柔陷阱。理性认识网络,清醒把握现实,回归生活常识,这也许就是本案带给我们的血的教训。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百岁老人视频相亲
  • 记者直击便衣民警擒获贩毒嫌犯全过程[组图]
  • 105岁老人两个梦追踪:读者质疑宫杜若传奇人生
  • 富翁瞒婚史"娶"两妻 弱女为女儿讨身份告其重婚
  • 小伙为结束处男身偷食禁果 遭逼婚将女孩杀死
  • 丈夫对性生活无兴趣 妻子为性福两度起诉离婚

  • 超强网名图文解析
  • 两少女帮朋友强奸同学 围观整个过程被判强奸罪
  • 小伙为结束处男身偷食禁果 遭逼婚将女孩杀死
  • 保险公司经理骗熟人保费28万 包情妇全挥霍[图]
  • 男子报复富人劫车撞人[图] 女孩街上菜刀砸男友
  • 姐姐艰难打工为妹治病[图] 大学生带重病母亲上学[图]
  •  

    选稿:吴晨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 女子因婚前出轨 将儿子扔下水井致其溺亡
  •   2006年3月22日 08:21
  • 男子恼恨妻子与人私奔 将7岁儿子抛入水井溺死
  •   2006年3月20日 04:56
  • 丈夫为30万设局诱我出轨
  •   2006年3月8日 10:30
  • 自杀少女日记拷问出轨父亲 天堂里祝福父母
  •   2006年3月7日 09:03
  • 妻子担心丈夫太帅出轨要其每次出门得登记[图]
  •   2006年3月5日 03:19
  • 两岁独子竟非亲生 出轨妻子分期赔付丈夫损失
  •   2006年2月28日 09:21
     

    神秘女子"虐猫"事件
    自拍:是裸?是露?是美丽?
    天仙妹妹将出演电视剧女主角
    情人节之集体症候
    千万富翁整版广告征婚
    ……>>更多
    排行  
    因5元嫖资冲突 卖淫女丈夫杀死嫖客
    世界最大红灯区风流一夜十二万[组图]
    世界最昂贵私人岛屿揭密[组图]
    为吸引顾客 女服务员胸部挂点菜牌
    现代时尚女孩居然穿这个上街[组图]
    少女遭虐5天6夜跳楼 被逼拍裸照[组图]
    女大学生不懂自我保护 3个月流产2次
    矿工25年目睹数十位同伴死亡[图]
    ……>>更多
    口述实录  
    激情散尽红颜老
    卑鄙求爱者 忏悔自首去
    你在我眼中是最美
    爱在心头口难开
    日子好了——他却变坏了
    谢谢你不肯为我离婚
    乔迁前我妈动手打了我老婆
    我成了教授的情人
    千里为爱来,相望心已远
    我为他抛夫弃子之后
    今天旧情人来敲我的门
    一对丰满乳房的回忆
    一个女人离婚前的心里话
    嫁穷人,嫁富人,谁更幸福
    女上司性骚扰同性的我[图]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