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世间百态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网络红人流氓燕又贴裸照 网上露点争新女权[图]

2005年12月8日 15:35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小狗自按汽车门锁 主人惊呆造成交通拥堵
  • 新上海人易发情绪障碍 心境障碍门诊成立
  • "不明飞行物"造访申城 划过浦东上空
  • 上海移动推三款迪士尼手机[图]
  • 上海公交今年更新空调车二千辆
  • 海外私人买家青睐上海楼市
  • image
    图:流氓燕新发的露点裸照

    image
    图:流氓燕新书《夏花·禁果》的封面

        昨日贴出《我的人体
    艺术》写真照

      流氓燕!又见流氓燕!

      今年5月,本报专题报道了网络红人流氓燕半裸写真风波。昨日下午2时39分,此女以《我的人体图片》为题在网上发布了露点裸照,尺度大大超出半年前的写真照。但是,流氓燕已不是半年前的为平息风波“以死相逼”的流氓燕了,且看文章副题———“我就脱,关你鸟事?”而就在这两天,流氓燕先后以两帖《爷,男人我肯定要,牌坊我也拿走了!》和《中国女权的最大阻力是女人》,在网络上举起了“新女权主义的大旗”,提出“真正的自由是女人有一天,可以独立骄傲审视男权世界的一切。”

      这半年内,她还完成了一件大事,出书。

      流氓燕新语录

      “男人们常爱骂女人,‘别做了婊子又要立牌坊!’我说,婊子我当,牌坊我也要!您的意思怎么样?您又能怎么样?最多骂我不要脸,那我告诉您,脸我也要!这就是女权。”

      中国女权最大的阻力就是两种女人,“一是传统哈巴狗,二是现代辣子鸡。”

      “你骂你的,我贴我的。骂到你口歪嘴斜舌抽筋也不妨碍我欣赏我自已。”流氓燕在昨日的人体图片帖里开门见山地说。但出人意料的是,比起半年前的风起云涌,看客们这回的反应要平静和“专业”得多。

      有网友立即赞扬她“勇气可嘉”,或认为纯属个人自由,无需过多评论;一些网友就构图、光线、像素等问题对照片效果作评价,基本结论是“效果一般”;但火药味还是从其中不时冒出来。一些网友针对流氓燕的身体和五官作出批评,比如“臀部太胖”、“乳房下垂”、“胳膊太粗”,而挑剔说“这身材还敢出来拽,太BT了……”则引来流氓燕针锋相对的回击:“拽跟身材有关吗?那丑人,胖人不用活了,全活埋算了。这什么屁话。讲不讲人权啊?”当有人嘲讽她为什么“只露上面不露下面”时,流氓燕说:“我想露哪点露哪点,我高兴也玩一点不露。……这是我的贴子。”还有人认为她这是“破罐子破摔,不骂了”。

      “这个相片是我赌气发上来的。”流氓燕在一个回帖当中说,并透露这些照片早在其他论坛上发表过了,是她妹妹在她换衣服的时候随手拍的,所以质量不高。

      高唱“新女权”舌战网友

      “越骂,我越贴。反正我自己贴着玩,贴不死你,有本事你骂死我。”这一次,流氓燕将其“流氓”风格发扬到了极致。这与其在半年前为让斑竹删图以平息风波而“以死相逼”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就在这两天,她多了一个头衔———从良的女权主义者。

      12月6日,天涯杂谈上,流氓燕以一帖《爷,男人我肯定要,牌坊我也拿走了!》正式扛起“新女权主义大旗”。开篇明义———“男人们常爱骂女人,‘别做了婊子又要立牌坊!’我说,婊子我当,牌坊我也要!您的意思怎么样?您又能怎么样?最多骂我不要脸,那我告诉您,脸我也要!这就是女权。”接着,她进一步解释她提出的女权“是面对女性内部的改造,是女性在做一种自我批评与反省。”具体包括:反对激进女权主义,主张协调地与男权和平共处;反对性交易;提倡女性自主、独立、发扬女性自我意识与女性社会责任意识;重塑东方女德;发挥女性的母爱力量,爱护、鼓励并监督男性社会力量。

      7日,就在她发了露点自拍照后,《中国女权的最大阻力是女人》立即火热出炉,语言尖利:“真正的自由是女人有一天,不必再以男人为核心生存,不必靠青春与性来交换爱,是女人可以独立骄傲审视男权世界的一切,是女性也拥有百分之百的话语权和二分之一的决定权。”她认为中国女权最大的阻力就是两种女人,“一是传统哈巴狗,二是现代辣子鸡。”———“传统哈巴狗”指“中国男权的贴身宠物。得了一个男人的爱慕便认为天下自己最美。为了讨好男人,把禁欲当成最大的美德送给男人。所有女性在她眼里都成了婊子,不正经,不要脸。”“现代辣子鸡”则是指那些经济条件不错,但把自信建立在青春与相貌上,把性变成一种资本的女人,是“女权世界精英层的沦陷”。她说女权的最大阻力和最大动力都是女人。

      女权,这一敏感且无定论的话题,由流氓燕这样充满争议的女人提出,自然是激起“哇”声一片。其中不乏火药味极浓的唇枪舌战。

      “潭牛镇的老榕树”认为流氓燕语气的狂妄,而“要提倡女权,首先就不要随意轻视侮辱其他的女性”,这种“叫嚣”不见得是获取权利与地位的途径,流氓燕则回复说她的文字是“谦虚,善意的”,“沉默从来都不是一种力量”。

      “轻声倾诉”则说流氓燕“浑然不觉自己的社会地位如何,可悲;浑然不知自己的孩子在她手里受到多大的伤害,可怜;依然不想自己是不是可以喊出女权这两个字,可叹。”明言流氓燕没有资格谈女权,而流氓燕则反击“最可悲的恰恰是‘轻声倾诉’这种女人,如果你是女人的话。”她说:“谁在分等级,谁有地位?就算你是国家主席,你在我眼里,跟我的地位是一样的。……什么叫对孩子的伤害,这是我的个人生活。……为什么我不能喊出女权两个字,请你学会尊重别人。”

      反对她的人中,一种是对其观点表示异议的,一种是对其本人非常不满的。但也有网友对流氓燕表示赞同,“路过春夏秋冬”说“感觉很多都有道理。一个人的确不能代表他人,但至少可以表达自己。”

      正式出书褒贬不一

      但对于流氓燕而言,“裸照风波”后这半年来最重要的是,她出书了!10月,她的随笔合集《夏花·禁果》由湖北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10月30日,这意味她从一个普通网络写手正式进入“正统”的写作、出版领域,浮出“网面”。新浪读书频道对这本书进行了登载,在后记中,流氓燕说她只是一棵草根,只是一个将写字的爱好发展成癖好的普通女人,书中记录的都是某些女人生活的影子,和一个离婚女人沉重的呼吸。在宣传文案中,有这样的文字:流氓燕的作品与“流氓燕事件”给了我们芸芸众生一个考题:对于一个真实的女人,我们是否只是热衷于用视觉去触摸她肉体的温度,还是应该用思考去回应她心灵的深度?

      网友们对这本书反应不一。捧者如“葵花下乘凉的草”,说这本书带给她的感觉是“很感性的文字,处处流溢着小女人的情思……清丽,简约,宛如一片淡淡的花香轻轻拂过。透过这样的文字很难让人把它同人们所谈论到的那个流氓燕联系在一起”。相对的,有人认为“文笔一般,只是极端的个人感受”,还有人尖锐地指出:“完全的商业运作,有‘知名度’,有‘卖点’,有钱赚!”

      但无论如何,2005年的网络大事件中,“流氓燕”一定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重庆美女摆上酒桌
  • 大学生携妹上学续:兄妹俩谢绝社会捐款[组图]
  • 男子鼻咽发炎却被当癌症医 被放疗18次生不如死
  • 女孩拒不卖淫被拘禁6天5夜暴打强奸 2000元赎身
  • 贪污老师工资贫困生学费 校长受贿包养情妇获刑
  • 夫妻"裸聊"也算违法? 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 研究生亲姐弟相见
  • 《大长今》歌曲:反映了武松报仇的场面
  • 探访中国古代著名红灯区 八大胡同文化
  • 外星人的间谍-星鼻鼴[组图]
  • 难得一见:子弹撞击的一瞬间[组图]
  • 美女还是骷髅? 世界上最瘦的模特[组图]
  •  

    选稿:刘侃侃    来源:新快报   
     
  • 从木子美到流氓燕:出位写作挑战性文明(3)
  •   2005年6月15日 01:02
  • 留住青春还是出卖青春 制"流氓燕"于死地[图]
  •   2005年6月14日 15:18
  • 流氓燕vs木子美
  •   2005年5月28日 13:17
  • 好友评价流氓燕:思想叛逆的孩子
  •   2005年5月28日 15:38
     

    男子火车站摆摊征婚
    形形色色的征婚
    网络游戏错了吗?
    广州背包党揭秘
    少女额头和乳房被刺字
    ……>>更多
    排行  
    老外看中国:北京坐公交车像一场噩梦
    父亲目睹女儿视频裸聊 盛怒将其掐死
    难得一见:子弹撞击的一瞬间[组图]
    25岁,尴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图]
    研究生忏悔寻亲姐续:今与姐湖南见面
    女大学生被劫财劫色 回学校服避孕药
    十年前夫妻各出轨 十年后丈夫有外遇
    一个风流男人的苦闷情事
    难得一见:子弹撞击的一瞬间[组图]
    女大学生被劫财劫色 回学校服避孕药
    ……>>更多
    口述实录  
    我对姑父伸出色诱之手
    出轨妻子对我说 孩子是我的
    艾滋病女孩 我该不该去爱?
    一个风流男人的苦闷情事
    "变脸"妻PK"变心"夫
    老婆 原谅我那天的兽行
    讲述:婚前"宝" 婚后"草"
    绝情前夫用艾滋毁我的一生
    我的初恋因为金钱而贬值
    本以为娶她可以少奋斗几年
    15年没有正常夫妻生活以后
    看他们亲密 我的心被掏空
    艾滋病同性恋者的自白
    我是再婚丈夫砧板上的肉
    情同姐妹两女人喜欢一男人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