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世间百态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温州富豪的"死亡协议":谁被暗杀公司补贴1000万

2005年12月20日 11:33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索尼松口"问题相机可退" 退货热线被打爆
  • 上海增添了"精度" 丁俊晖举家迁沪
  • 沪上白领圣诞热捧旅行交友
  • 上海外企离职率破5年高点
  • 淮海国际广场裙楼意外起火[图]
  • 上海一民宅爆炸 母子事发前已双亡[图]
  •   “我可以说明,这件事和我一根头发的关系都没有”

      2005年12月,一则颇为奇怪的流言,在温州政经界传播。

      该流言的核心内容是“温州一个投资公司的董事会,因为遭暗杀威胁,公司董事——那些身价至少上千万的富豪们,签订了死亡协议,谁被暗杀,公司补贴1000万元,重伤致残的则是300万元!”

      《瞭望东方周刊
    》了解到,这则消息基本属实,只是传言中所谓的“死亡协议”,规格比协议高,是经该公司董事会商讨通过、形成决议的正式文件。

      “死亡协议”的出台,缘起于万全投资公司副董事长黄育增遭未遂暗杀一案。

      “死亡协议”

      这个“死亡协议”的主角是平阳万全家具基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全投资公司或万全投资),它由61家园区企业组成,而这些企业曾是轰动中国家具界、一度成为国内热点财经新闻的温州家具集团法人联合体的加盟企业,该联合体解散后,撇开温州家具集团,加盟企业在今年9月份组建了这家新公司。

      11月11日晚,万全投资高管在温州诚信大厦召开董事会,商讨与平阳万全家具基地的前建设主体平阳家具园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叶瑞忠的对账问题,董事会的会议在晚上21时结束。

      21时18分,公司副董事长黄育增刚和其他几个董事走出门,正往停在大厦旁的私家车走去时,面前突然窜出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年轻人手放在背后,用温州话恶狠狠地问道,“你是黄育增哦?”

      黄一看不对,转身就逃,但还没跑出几步,又一个歹徒挡住了他的去路,黄的背部和腿部接连被砍两刀,顿时血流如注。黄忍着剧痛逃到火车站附近,歹徒才停止追赶。

      12月10日晚上,在温州一家咖啡馆里,黄育增心有余悸地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当时幸好反应比较快,如果开始时答了那歹徒的话,迟几秒钟,后果就不堪设想。”

      因为砍杀案件正发生在一系列对账会议的关键时期,而被砍杀当天,正好是对账会议业主一方的协调会刚结束,而黄育增又被认为是“对经费使用内幕最了解,又最敢说话”的公司高层,砍杀案发生后,在平阳家具基地的60多家企业中引起了普遍恐慌。

      “如果敢说话的人得不到利益补偿和人身保障,对账工作还怎么继续下去?”万全家具基地投资公司总经理吴咏翔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在他看来,对可能遇到的威胁加以相当的经济补偿,可以显示全体业主的决心。

      这份被外界称为“死亡协议”的文件,其实是平阳万全投资公司在案发后的11月14日下午召开的董事会,形成的董事会决议。

      该董事会决议认为,“黄育增同志为了园区的集体利益,坚持原则,不畏强暴,仗义执言,特别在对账过程中遭人报复,园区企业必须众志成城,团结一致,依法维护园区企业的合法权益。”

      这次董事会决议还决定建立安全保障制度。“今后公司董事会成员、监事会成员在执行董事会决议的过程中,包括事后经董事会认可,凡受到不法伤害,除了医疗费全额报销外,经法医鉴定构成轻伤的补偿30万元;构成重伤的补偿100万元;构成重伤致残的补偿300万元;致死的补偿1000万元。”

      而黄育增、吴咏翔和董事会决议一再强调的“对账会议”,其实是万全投资公司与前建设主体法人代表叶瑞忠的基础设施配套费的核对与交接。

      各执一词

      万全投资公司对账的前建设主体法人代表,就是温州家具集团董事长,曾连任两届温州家具商会会长、2004年度温州十大民营经济人物候选人、在温州政经界颇有影响的叶瑞忠。

      拥有61家家具企业加盟的温州家具集团法人联合体,曾经豪气干云:要在平阳家具园区投资20亿,建成后将有80亿-100亿工业产值,相当于再造一个浙江家具业,能解决三万多人的就业问题。而届时温州家具集团也将成为中国最大、世界上具有相当影响的家具企业联合体。该消息一发布,即被国内媒体捧为温州模式二次创新、温州新一轮民企革命等等。

      但就是这个法人联合体,成立才一年多,即在2005年7月基本解散。

      不但创建初百亿公司的目标已化为幻影,作为联合体牵头人的叶瑞忠,和原加盟企业的业主委员会在多达数千万的基础设施配套费上发生纠纷,业主委员会以叶瑞忠涉嫌合同欺诈,向平阳县警方报案,该案已立案侦查。

      紧接着,又发生了黄育增遭砍杀案。

      到底谁该为这一系列纠纷和法人联合体基本解散负责?业主委员会的成员和前建设主体法人代表叶瑞忠各执一词。

      业主委员会成员认定叶瑞忠“空手套白狼”,涉嫌合同欺诈,通过隐瞒事实的欺骗手段,将本该打到政府账户的基础设施配套费,存到了他公司的私人账户,并且将其中的近三千万挪用,从而导致业主和叶瑞忠关系决裂。

      而叶瑞忠认为是平阳县招商局某位领导,为了“本位利益”,自己想拿到建设工程,挑拨业主和他的关系,从而导致一系列的纠纷。

      谁是凶手

      尽管对账会议已接近尾声,但黄育增被砍杀案仍没有突破性进展。《瞭望东方周刊》向负责此案的温州市公安局鹿城分局治安大队了解时,他们的答复是此案仍在侦查中。

      黄育增本人对此案的分析是,砍杀案背后的指使者的范围非常小。从整个经过来看,砍人者并不认识黄育增,但对方至少知道他在哪里,什么时候开会,车牌号码是多少。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公司董事会内部的对账协调会,除了与会的几人之外,工程指挥部负责通知的人也有可能知道。除此之外,不可能有人知道。”

      黄的另外一层分析是,这场砍杀除了可能动用了两辆车,至少六人(包括接应),砍杀者还是本地人,这种规模的暗害,没有几十万是搞不定的,所以幕后指使人肯定对自己恨之入骨。

      叶瑞忠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我知道有人私下说可能是我干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来怀疑我,我和黄育增毫无瓜葛。他们内部讲,说他和我算账坚持原则,我不知道哪条算他坚持原则,算账会议他来过两次,一句话都没讲。何况,难道我叶瑞忠这点法律意识都没有?哪怕是我兄弟在当公安局长,我也不敢这么做呀。我可以说明,这件事和我一根头发的关系都没有。我叶瑞忠不说是大老板,但也身价上亿,我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和你黄育增拼呢?”

      温州平阳家具园区

      平阳家具园区成立于2003年5月,当时的建设主体为平阳家具园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园区建设公司”),是平阳家具集团的下属子公司;2005年9月,由家具园区61家企业加盟组建的平阳万全家具基地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万全投资公司”),作为新的建设主体,取代了园区建设公司。此时的家具工业园通称为“平阳万全家具基地”。

      平阳万全轻工基地管委会前身是平阳县招商局,无论是前身还是现在,都是政府的派出服务机构。而在平阳县招商局之前,为平阳家具园区提供服务的机构称为平阳县轻工园区建设办公室。

      温州家具集团法人联合体由温州家具集团和60多家加盟企业组成,这些加盟企业在平阳家具园区都有厂房。2004年底,这些加盟企业选举成立了业主委员会,2005年7月,这些企业登报退出法人联合体,2005年9月成立的万全投资公司,就是在业主委员会基础上成立的。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广东地产老总遭灭门
  • 29岁少妇嫁给77岁老翁 结婚仅五天就离婚
  • 求职竞争太激烈 漂亮美眉“挑战”殡葬工作
  • 色魔强奸清秀女生不成用锤子将其砸死[图]
  • 中国家庭暴力达3成 20%妇女经历强奸或强奸未遂
  • 妻子狠掐丈夫生殖器致其死亡 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 国内床模美女
  • 2005年度10大图片[组图]
  • 中国怪现状:买啥啥贵,卖啥啥便宜
  • 广岛长崎遭遇原子弹后绝对现场[组图]
  • 世界排名前100位的奢侈品
  • 路边偷拍:有一种作秀叫耻辱![组图]
  •  

    选稿:彭蠡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 千万富豪驾宝马校园征婚续:富豪弃车打的代步
  •   2005年11月28日 09:28
  • 安徽富豪慈善捐款几乎为零 工薪阶层是捐款主力
  •   2005年11月25日 09:37
     

    男子火车站摆摊征婚
    形形色色的征婚
    网络游戏错了吗?
    广州背包党揭秘
    少女额头和乳房被刺字
    ……>>更多
    排行  
    少女跳脱衣舞胸罩抛向看客[图]
    广东灭门案:警方称其捂死妻女自杀
    寒风中民工集体下跪讨薪[组图]
    教师强奸十多名幼女 骂自己禽兽
    "三点式"圣诞女郎惹争议[图]
    大学生辞掉工作收废品 年入十万
    女公务员愿嫁艾滋病人想为其生子[图]
    公务员考试题目"简单"考生睡着
    少女跳脱衣舞胸罩抛向看客[图]
    广东灭门案:警方称其捂死妻女自杀
    ……>>更多
    口述实录  
    同性恋:当亚当爱上亚当
    给放荡丈夫的一封信
    与陌生男人亲热的七个晚上
    26岁女人的情爱回忆录
    爱怨交织女友是个三陪女
    我与老总那仓促的一夜情
    一男和两女的自虐之爱
    老公的情人养活我们全家人
    他为我而死我走不出阴影
    从结婚起她就没再爱过我
    合法妻子成了"狐狸精"
    我对姑父伸出色诱之手
    出轨妻子对我说 孩子是我的
    艾滋病女孩 我该不该去爱?
    一个风流男人的苦闷情事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