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百态 >> 正文 [消息树]
少林方丈表示将建藏武洞 全面拯救民间少林功夫

2005年12月22日 11:11

image

  少林功夫。记者袁建龙/图

image

  自1990年代开始,少林寺开始对民间少林功夫搜集、整理和保护抢救,并于2002年成立少林武术工作室,目前已搜集整理700余套少林功法。记者袁建龙/图

image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表示,等拯救工作全部结束后,专门修建一个“藏武洞”,将少林功夫部分精华雕刻在洞壁或洞内的石碑上,爱好者都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功夫并修炼。记者袁建龙/图
  

  核心提示:

  民间少林的功夫的流失,牵动着所有关注民间少林功夫的人,1990年代初河南省登封体委即成立专门小组,开始搜集整理民间功夫。也是自1990年代开始,少林寺开始对民间少林功夫搜集、整理和保护抢救,并于2002年成立少林武术工作室,目前已搜集整理700余套少林功法。如今,一项规模更大的保护民间传统少林功夫工程已在登封启动。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表示,等拯救工作全部结束后,专门修建一个“藏武洞”,将少林功夫部分精华雕刻在洞壁或洞内的石碑上,爱好者都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功夫并修炼,并让“藏武洞”成为一个修练禅武文化的“最高学府”。

  功夫失传成永久遗憾

  少林武术依前人所传有360余门,但由于少林寺在历史上频遭战火,武术种类散佚严重,目前仅有100多种在少林寺保存流传,还有相当部分套路、功法因历代少林武僧到登封乡间避祸而传给俗家弟子,保存于登封民间。俗家弟子的习练和少林僧人的传授使少林功夫向外传播,这扩大了少林功夫的习练范围,使少林功夫如同星星之花在民间散落,使一些后来在少林寺内不再习练的少林绝技在民间得意传承。但遗憾的是,在经历数百年的传承后,部分少林功夫绝技已经失传、或正濒临失传的边缘。

  河南省登封境内因武术而颇有名气的唐庄乡磨沟村,如今能完整打下几套拳术的老拳师已没有几位,且多在60岁以上。

  已84岁高龄的范拴紧老人是村里会少林功夫最多的人,对《郑州晚报》独家责任记者谈起少林功夫在民间的现状,老人一脸遗憾:磨沟祖传的少林拳术和器械有近20种,包括拳、刀、枪、棍、拐等,但现在能习练的只有小洪拳、大洪拳、春秋刀、南阳刀、六合拳和云阳拳几种。

  “前几天少林寺还派人过来将我们打的录像、整理,但关西拳磨沟除我外只有两个人基本学会了套路,南阳刀和春秋刀也只有两三个人会打。而祖传的流星锤只有我还知道套路,但年纪大了,身体不允许,已经打不出来了。”范拴紧老人说。

  范拴紧迫切想把祖传的少林功夫全传给后人,但未能如愿,“教年轻人学流星锤时,给他们做了两个皮球顶替圆锤,就着还是没有学会,后来不了了之了,而关西拳则在磨沟彻底失传。”提起在传授功夫上用的心血和无奈,老人颇为遗憾。

  像磨沟一样具有习武传统的村落在登封还有很多,如东金店乡的骆驼崖村和券门村、大金店镇的大金店村、书堂沟村和雷村,但民间少林功夫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失传。

  “传播少林民间功夫都是祖传,而且套路和器械很多,但现在每个习练的村庄都存在少林功夫失传的情况,有很多只能记起拳名,但再无人会打,有很多只有在资料中才可以看到。”常松木说,比如石道乡阮村,目前基本已经失传的少林功夫就有黑虎铜锤、铁砂掌、乾坤八卦剑和气功,而仅仅有一两个人会或仅存套路的功夫则有开门枪、二十四板凳、点穴等少林绝技,“在失传的民间少林功夫中,器械和双人、多人合练的绝技失传最多。”

  一次意义巨大的抢救尝试

  看着自己祖先们世代传承下来的少林功夫渐渐失传,范爱建率先作出抢救尝试。

  范爱建是登封市唐庄乡信访办主任,兼任磨沟村村支部书记,1980年代初期,刚刚从部队复员回家的他担任共青团磨沟村团支部书记。

  “我那时年轻气盛,看着村里老拳师们渐渐老去,而年轻人又没有学会少林功夫,就想把村里人集中起来学习。”范爱建说。

  在范爱建的组织下,原本就有习武愿望的村里人积极相应,老拳师们也积极传授。1985年冬天,磨沟村掀起了学习少林功夫的热潮。据范爱建回忆,磨沟村的三个自然村每村都有五六十人参加,整个磨沟先后有200多人参与其中,整整学了两个多月,白天学晚上也学,“还有很多外村的跑过来想学,开始老拳师们不愿教,但后来都一起学了”。

  除组织习武外,范爱建还打破了功夫“传男不传女”的传统原则,村里男女都学,“只要想学就来”。

  这次自发的抢救尝试,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结果。正是在这次尝试中,范拴紧老人将关西拳传给了村里的凌健松和范国泰,“他们两个人基本学会了套路,现在正想帮他们重新温习一遍,基本可以打下来”,12月19日,已84岁高龄的范拴紧老人回忆那次集中学习带来的好处。

  “当时我们能认识到这个问题非常及时,如果那时不集中学习,现在四十岁左右的人就没有一点武功根基,基本都不会再学习了。”范爱建说。

  一年尝试后,集中学习并未坚持下去,“主要还是经济原因”。范爱建说,当时给拳房扯电线、买灯泡等等都是自己掏钱,而一些不懂事的孩子还讨乱把灯泡等等,“第二年就没有再组织”。

  尽管有一次积极的抢救尝试,但20年过后,磨沟的民间功夫传承再次出现危机,“形势严峻,如果现在再不组织及时的抢救,三五年后伴随着老拳师离世的是一些少林功夫的彻底失传。”范爱建语气沉重。

  “心有余而力不足”,谈起之后的几次尝试,84岁的老拳师语气沉重,一脸无奈。而因老拳师们年纪渐增带来的后继无人危机并非仅在磨沟出现。

  一位少林武僧的抢救努力

  除民间自发的抢救外,少林寺僧人一直在做着这项工作,为之已付出多年努力。

  少林寺武僧教头释永智,一位深得少林功夫真传,曾被称为少林寺武僧中的“十八罗汉”,多年来一直以弘扬少林武术精髓为己任,不停地研究、传授少林寺真功夫,尤其对一些濒临失传的武术绝学,他总是想法首先学会后传给徒弟,力求把最“原始”、真实的少林武术精华在少林寺延续。

  释永智说,有着1500年历史的少林寺,是中国武林中的名门正派,一直扮演着“泰山北斗”的角色,1984年影片《少林寺》上映以后,少林武术热迅速在海内外掀起一股强大的旋风,各类打着少林寺旗号的武术学校在世界范围内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国内外有一部分少林武校是少林弟子创办的,他们也对少林功夫的传承起到了一个很好的作用.然而还有许多'挂羊头卖狗肉'自称是少林寺创办的武校,他们所教授的东西完全与少林寺无关,不但起不到好的作用,反而让旁门左道影响少林寺真功夫发扬。”释永智说,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少林武术在一些地方也正在流失或遭到破坏与篡改,现在流传的少林功夫,硬气功还比较正宗,但有些拳路动作多被艺术化和表演化了,这是对少林功夫的破坏。

  为了挖掘和继承少林武术精华,近年来释永智一有机会就研究少林寺内一些无人练习的功夫,还经常到农村寻访流落民间的少林武师,和老拳师们一起研练,释永智说,很多少林绝技散落在民间,一些身怀独门绝技的高人已经去世,如果不抓紧时间去挖掘和继承,这些宝贵的少林功夫就会慢慢失传。

  全方位的抢救行动

  无论是登封市还是少林寺,都已注意到问题的严峻,并付诸实际行动。

  据介绍,1990年底初登封体委即开始抢救民间少林功夫,而于今年启动的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更将传统少林武术做为重中之重。作为推动登封武术文化建设的重要项目,这次民间传统少林武术抢救工作将以石道乡阮村、唐庄乡磨沟等6个老拳师最多、习武风气最浓厚的村落为重点进行。计划用三年时间,完成对散佚各村的传统少林武术套路、功法的整理,对历代著名民间拳师佚事的搜集等,抢救成果将汇编为《嵩山民间传统少林武术集成》一书。

  登封市文联主席刘白雪说,拯救少林功夫不仅仅是少林寺的事,少林功夫是人类的宝贵遗产,人们都应该为保护人类的财富而努力,让他们更好地服务于人们。

  而少林寺对民间少林功夫的抢救开始更早,一位在少林寺负责整理少林文化工作的人告诉记者,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自1990年就开始着手对登封境内的民间少林功夫进行收集、整理和抢救,并于2002年成立专门的机构--少林武术工作室,截至目前基本完成对登封境内的民间少林功夫搜集、整理工作,共整理出700余套少林功法。

  12月19日,《郑州晚报》独家责任记者来到磨沟村时,少林寺的来人刚刚离去,村里的老拳师们说,“寺院里的人全程拍摄了和我们的交谈,并拍下了我们的拳法”。在散布在登封各地的少林功夫之乡,将少林寺直接称作“寺院”已成当地人的习惯。

  让民间少林功夫在民间继续传承

  对民间少林功夫的搜集、整理,是少林寺抢救民间少林功夫的第一步,接下来少林寺将对搜集到的资料进行系列分类,再按照分类的情况召集少林寺各地弟子中有一定武术修为的人,分别成立研习小组,把搜集到的民间功夫对照寺内现有的少林功夫,进行辩真去伪或纠正传承过程中的一些偏差.然后再将正宗少林武术形成文字、画成图谱、拍成照片,选其精华编辑成书,让它完整地流传下去。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说,虽然少林寺功夫大多数还是在少林寺得以传承和发扬,但是流落在民间的也有许多少林功夫的精华,为了使流传在民间的少林功夫继续在民间传承,少林寺一直在努力。少林寺的初衷是,一方面要让少林功夫通过寺内的僧人得以传承,另一方面要让民间的功夫继续在民间传承。为此少林寺正准备实施一项计划,登封境内几大武术之乡的优秀孩子可以到少林寺习武,少林寺不仅可以免其费用,还可免费教授功夫,但条件是从哪里来的孩子必须学习哪里的功夫,而这正是为了使少林功夫在民间继续传承并发扬光大。

  释永信说,他还有一个计划,就是等民间少林功夫拯救工作全部结束以后,专门修建一个“藏武洞”,将寺内的少林功夫和民间整理的部分精华雕刻在洞壁或洞内的石碑上,将“藏武洞”建成汇集所有少林功夫的大武堂,让少林寺武僧和少林功夫爱好者都能够在洞内找到适合自己的功夫,从而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全身心投入到修炼全面、完整的少林功夫中去,要让“藏武洞”成为一个修练禅武文化的“最高学府”。

 
选稿:彭蠡    来源:郑州晚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