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网络参考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黄河大合唱》曾有"驴在叫"?

2005年12月25日 11:37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下周申城天气以持续晴好为主
  • "一票通"处于调试阶段 闸机进出不畅
  • 四六级考试签名进考场以防"枪手"
  • 《一座城池》赶早上市 韩寒:手头紧[图]
  • 沪上白领平安夜决战"杀人"[组图]
  • 圣诞之夜申城街头现场直击[组图]
  •   读今日(2005年12月14日)《文汇报》,见笔会副刊上有篇题为《“马在叫”与“驴在叫”》的文章,甚是醒目。此文转引了陈为人《唐达成文坛风雨五十年》的一段文字:“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唐达成,曾听张光年回忆过这句歌词修改的情节,依稀记得是著名诗人贺敬之看了他写的初稿之后,认为‘驴的形象稍逊雅观’,建议将‘驴在叫’改为
    ‘马在叫’。”作者在议论了一番将“驴在叫”改为“马在叫”如何“很好听很美感”、“确实是再恰当不过”之后,还着意问了一句:“不知张光年当年是否感谢过这位‘一字师’?”

      

      贺敬之果真是张光年写《黄河大合唱》时的“一字师”吗?稍了解一点这两位大诗人历史的人,恐怕都不敢信以为真。经历了五十年文坛风雨的唐达成,无论对张光年还是贺敬之,应该是了解都很深的,决不可能“依稀记得”这样无中生有的“情节”。

      光年同志在世时,为编辑出版他的《光未然诗存》,我曾多次拜访他,每次谈诗论词,也都要说到《黄河大合唱》。当时,他夫人黄叶绿正在编选《<黄河大合唱>纵横谈》一书,也曾征询过我的意见。因此,我对《黄河大合唱》诞生的全过程至今仍“依稀记得”。恰好我手头亦有《唐达成文坛风雨五十年》一书,便翻出黄叶绿赠我的《<黄河大合唱>纵横谈》(新华出版社1995年5月第一版)对照着看,事实究竟如何,就一清二楚了。

      先让我们来看光未然写成《黄河大合唱》初稿的时间。光未然在《<黄河大合唱>的诞生》一文中记述:“1938年秋冬,我和抗敌演剧队第三队同志们一起,经常在大西北的黄河两岸行军。在敌后游击根据地活动。中国雄奇的山川,游击健儿们英勇的身姿,时刻强烈地感动着我,我在心头酝酿着一个篇幅较大的朗诵诗《黄河吟》。稍后在延安治病写诗的时候,接受星海和演剧三队同志们的建议,改为《黄河大合唱》的歌词。……1939年2月的一个晚上,延安交际处一个宽大窑洞里,抗战演剧第三队30位同志共度愉快的农历除夕,我应邀从二十里铺的医院赶来参加这个晚会。星海同志也应邀参加了。在明亮的煤油灯下,我站起来作了几句说明,然后很带感情地一气朗诵了全部四百多行的《黄河》歌词。同志们以期待的眼光聚精会神地谛听着。掌声刚落,星海同志霍地站起来,把歌词抓在手里,说:‘我有把握写好它!’”冼星海在《我怎样写<黄河>》一文中则说:“《黄河》的歌词虽带文雅一点,但不会伤害它的作风。它有伟大的气魄,有技巧,有热情和真实,尤其是有光明的前途。而且它直接配合现阶段的环境,指出‘保卫黄河’的重要意义。它还充满美,充满写实、愤恨、悲壮的情绪,使一般没有渡过黄河的人和到过黄河的人都有一种同感。在歌词本身已尽量描写出数千年来的伟大黄河的历史了。”于是,他从3月26日开始谱曲,到31日就完成了,仅用了短短6天时间!

      再让我们来看《黄河大合唱》公演的时间。据《星海日记》,那是4月13日“下午七时在陕公(大礼堂)开延安第一次音乐大会”,压轴的节目就是《黄河大合唱》。其演出盛况,贾漫在《诗人贺敬之》(大众文艺出版社2000年1月第一版)一书里是这样描写的:《黄河大合唱》“在一个晚会上首次演出,星海自己担任指挥。当延安礼堂舞台上唱起《保卫黄河》的第一段合唱以后的轮唱时,台下所有的听众一同唱起来:‘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有意味的是,贾漫在形容这一“中国新音乐有史以来空前的壮观”时,接着写道:“当唱到‘风在吼,马在叫’,台下的人都激动得站了起来,确确实实是黄河在咆哮,珠江在咆哮,黑龙江在咆哮……因为台上台下哪里的人都有,别说是东北人,广东人,还有印尼的,马来西亚的,新加坡的等等许多国家的华侨。”请注意,文中是“马在叫”,而不是“驴在叫”;也请注意,尽管当时“台上台下哪里的人都有”,但并没有来自山东枣庄的贺敬之。

      陈为人在《唐达成文坛风雨五十年》中提及,他在对贺敬之的访谈中,贺敬之曾说:“《诗人贺敬之》这本书作者是我以前不熟悉的,叫贾漫,是内蒙的一个诗人。让我看过几次,事实的部分是经过我反复核对过的。”由此,我们可以确信《黄河大合唱》在延安首演时,其歌词就是“风在吼,马在叫”,而不是“风在吼,驴在叫”。那么在首演之前,即所谓光未然写的《黄河大合唱》“初稿”是否经贺敬之指点过呢?据《诗人贺敬之》记述,1924年11月出生的贺敬之,当时还是个不满15岁的流亡少年,正在四川国立六中的罗江分校读书,哪能看到《黄河大合唱》的初稿呢?贺敬之是1940年4月由梓潼出发,与几个同学结伴北上,去投考延安鲁艺的。长途跋涉40天,在抵达西安城七贤庄八路军办事处时,他见到了冼星海,“冼星海不仅指挥他们唱歌,还教他们唱歌”,但“是幸运又是遗憾,贺敬之此次幸遇冼星海,是初次,也是最后的一次。”至于贺敬之考入延安鲁艺文学系之时,我查阅了《张光年文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年5月第一版)第五卷中的《光未然生平与文学活动年表》,发现光未然早于1939年9月去了重庆,在周恩来同志领导下,与冯乃超、沙汀、叶以群共同开展文化界的统战工作;皖南事变后又经周恩来指示,转移到缅甸开辟工作……抗战期间再没回过延安,他与贺敬之的结识,恐怕是解放战争期间的事了。其时,定稿后的《黄河大合唱》已传遍全国,想必也不可能发生将“驴在叫”改为“马在叫”之类的“一字师”故事了吧?

      行文至此,为慎重起见,我给黄叶绿同志打了个电话,征询她的意见。她一听我念完《“马在叫”与“驴在叫”》的首段文字,就惊讶地说:“哪来的‘驴在叫’呀?没那回事儿!光年的初稿就是‘风在吼,马在叫’!”

      是呀,人们常说历史不是可随意打扮的小姑娘,怎么好些当事人还健在,像《黄河大合唱》这样中国现当代文艺史上不朽的经典作品,其诞生的真实情节就被莫名其妙传来的一声“驴叫”篡改了呢?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少林拳师守三不传原则
  • 伴娘婚礼上被众男宾扒光衣服 身上画老鳖遭猥亵
  • 贫困大学生获奖学金8000元 被老师"宰"一半?[图]
  • 民工被黑窑场囚禁四年半 夜冒险逃出泪双流[图]
  • 男子不满女友被三陪女带坏 抢劫64起强奸15人
  • 9岁女孩致信布什呼吁和平 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 古代新婚夫妻的性启蒙
  • 皇后娘娘的“婚前体检”秘史[组图]
  • 调侃:女人出轨的N种可能[图]
  • 形形色色扫黄现场实录[组图]
  • 世界各地奇趣的离婚风俗[组图]
  • “脏唐”乱伦风盛 隋唐九大著名“绿帽”[组图]
  •  

    选稿:吴颖    来源:文汇报   
     
     

    男子火车站摆摊征婚
    形形色色的征婚
    网络游戏错了吗?
    广州背包党揭秘
    少女额头和乳房被刺字
    ……>>更多
    排行  
    八句最流行性爱暗示语[组图]
    古代新婚夫妻的含蓄性启蒙[组图]
    探访当代"童养媳村"
    皇后娘娘的“婚前体检”秘史[组图]
    伴娘婚礼上被扒光衣服 画上老鳖遭猥亵
    中专生一次喝下近四斤白酒 坚称不后悔
    触目惊心吸毒卖淫之家[组图]
    情侣绑架14岁男孩 潜逃中女方红杏出墙
    小伙首次同房 过于兴奋折断命根海绵体
    调侃:女人出轨的N种可能[图]
    ……>>更多
    口述实录  
    妻子做了别人的二奶
    老公 可知我在网上如此放荡
    我们在玩弄彼此还是爱情?
    我一手策划的苦涩爱情
    我不为人知的"双性恋"生活
    两对夫妻的离奇"婚外恋"
    痴情男人与他的犯罪新娘
    当女友告诉我她失身后……
    用"美人计" 休了我老公
    同性恋:当亚当爱上亚当
    给放荡丈夫的一封信
    与陌生男人亲热的七个晚上
    26岁女人的情爱回忆录
    爱怨交织女友是个三陪女
    我与老总那仓促的一夜情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