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美女妻子像个三陪女

2006年1月23日 16:16

    李婷婷 女 29岁 公关经理

  张健 男 29岁 企业文案   

  这是一个现实版的《不要和陌生人讲话》。李婷婷人长得非常漂亮,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做公关部经理。张健是一个企业的文案策划。他们曾是中学同学,2年前的一次偶然相遇,使他们曾经朦胧的情感一下升华为爱情。恋爱半年后他们闪电结婚。婚后不久,婷婷才发现张健非常多疑。
由于自己工作的关系,社会交往比较多,张健只要看到她与其他男性说笑或者聊天,就非常嫉妒,不能接受。一有机会,张健便翻看婷婷的手机来电,为此他们之间发生过无数争吵,结婚3个月后,一个婷婷迟归的夜晚,张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记老拳打得婷婷觉得自己的鼻子搬了家。至此,婷婷的噩梦开始。   

  李婷婷 他病态的爱几乎要了我的命   

  (李婷婷来报社找我时,提着一个女性白领常用的黑色中型皮包。她说我的全部行李都在里面,说时声音哽咽:我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已经一个星期了,明天我就打算离开这个城市,别无他法,我已经被他打怕了。)   

  他说我是上天赐给他的宝   

  我和老公张健是中学同学,我们都曾是一个国营大型企业的职工子弟,我们在一起长大。不同的是,我父亲是厂长,他父亲是普通工人。中学时我们都是班干部,因为班级的工作,我们常常比别的同学放学的迟,因此我们有很多晚归的时候,每当那时,张健总是要看着我进家门才离去。我们都清楚,在各自的心里,都有对方的位置,但那时我们不敢早恋,学校家里都管得紧。中学快毕业时,因为父亲工作调离,我们搬离了那个地方,高考后,我们又分别被不同的两个城市的大学录取,渐渐失去联系。   

  2年前,一次中学同学聚会,我和张健相遇,那时我刚和大学时的男友分手。   

  张健变得成熟深沉了,这在我看来极有男人味。在我们俩的关系上,其实我更主动些。张健虽然喜欢我,但还不如另一个男同学来得热烈,这使他看起来更有一种魅力。后来我才知道,那只不过是他的自卑。他在一家不大的公司当一般文员,家里除了早已退休的老父老母外,哥哥还下了岗,更何况因为家境的不同,从小就形成的等级差别,使他不敢对我展开攻势,这是在我们热恋中,我逼问他,他才说出来的。   

  谈过几次恋爱、已年近30岁的我,只想找个踏实的人结婚过日子,我觉得张健合适。在我的努力下,我们恋爱三个月,张健就娶了我。那些日子,我们非常甜蜜,他很疼我,说得到我是上天赐给他的宝。   

  他人高马大把我提起来扔下去  

  自从公司几件棘手的事情被我搞定后,公司老总便开始倚重我,因此,应酬也比较多;而张健在企业里,只是一个普通的文员,还时常会被苛求的老板责难,因此,他常常表现出不得志的样子,说他更愿意呆在家里。我们俩一个闲一个忙,似乎有些不谐调。因此,我尽量将晚上的时间腾出来,回家和他一起共进晚餐。但还是会有很多推辞不掉的应酬,每当这时,他都会仔细的问我和哪些人在一起、干什么?刚开始,我把这当作他的关心,也愿意当作为他排遣无聊的闲话,说给他听。但渐渐地多了,我感觉“关心”变成了“追问”,于是我有了不快的感觉,不再想一一汇报了。他明显的焦躁起来。

  去年夏天,一天,我陪公司老总参加完一个宴会后回家,张健不再像往常那样逼问在外的情况,只是脸色阴沉着,一声不吭斜靠在床边。当我洗浴出来,突然发现他正在翻看我的手机。我正要发火,没想到他竟一脸怒气地问:这个叫某某的一天竟和你通了4次电话。

  那是一个很明显的男性的名字。其实那只不过是往来单位的一个部门负责人,因为近一阶段正在和我们公司谈一个合作项目,作为双方单位的具体办事的人,所以洽谈的回合多些。可我的解释一点也不能让张健释怀。那天我们吵得很凶,他第一次用很难听的话骂我,我很生气!第二天,公司虽然没有应酬,但一想到昨晚的事,我就不想回家了,于是和朋友一起喝酒到很晚。以为他睡了,没想到,我拧开灯的瞬间,张健竟“腾”的一下从床上弹起,一把抓住我的衣领,那凶狠的样子,我从来没见过。他满脸通红,满嘴酒气大声吼着:你又和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说时,他举起拳头,重重地向我脸上打来,我感到鼻子一热,手一抹,全是血。“你说不说?”又是一拳,我一下摊倒在地。他人高马大,把我提起来扔下去,我一点反抗力气都没有,我疼得要命也吓得要死,大哭着求饶,并答应他写“悔过书”,张健才收起了拳头。   

  他让我做全职太太 自己却辞了职   

  那一夜,我浑身疼痛,心里更痛,一夜未眠。我想不通,曾温柔体贴把我视为宝贝的丈夫,一夜之间竟变得如此狰狞。第二天一早,看着满脸青紫的我,张健好像突然清醒起来,连说对不起,昨天我喝多了。我不理他,只说了两个字“离婚”。他一下就跪在我面前,握着我的手,声泪俱下地说:婷,原谅我,都是因为太爱你才做出这样的傻事,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对不对?   

  虽然我嘴上还是很坚决地说要离,但积蓄了一夜的仇恨却在倾刻间稀释。我突然想到他对我的种种好,和他的不易;想着他一个人常常独自等待我回家的寂寞,心里不禁同情起他来。   

  因为脸上的伤,我不敢上班。在家休息的那些天,张健对我又如新婚之初,连床都不让我下,吃的喝的全端到床边,连洗漱他也坚持要帮我,我像个孩子享受着他的一切。一个星期后,我要上班了。那天早上正准备出门,张健又表现出了往常的焦躁,他说再休息几天吧?见我没同意,他一脚将近旁的小木凳踢飞,吓得我夺门而逃。   

  后来,张健很明确地提出让我不要再上班,他说,他能养得起我。全职太太的无聊,我是能想象得到的,还有读了那些书并不是为了留在家当家庭主妇呀!   

  正在我们就辞职的问题争执不休时,也许是他的心情影响到工作,他的一个毫无创新的方案让他的老总大为不满,并让人传话,如此不得力的人,公司是不会久留的。一气之下,他辞职回家了。鉴于现实的经济问题,我回家的事暂时搁浅了,但他的性情却变得越来越烦躁。他不出去找工作,而开始沉迷于打麻将。   

  他打我,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没想到的是,几个月以后一天,我的又一次晚归,再次被他无端暴打,同样的声泪俱下认错,同样的心软,同样的原谅。从去年夏天到现在,挨打成了我的家常便饭。   

  今年,大年初三,我陪他到朋友家串门,他打麻将让我在一旁看,不喜欢打牌的我毫无兴趣,却又不好泼他的面子,只好忍着头皮捱时间,正在这时,公司老总打电话来,让我陪他去给一重要客户拜年。我轻轻告诉他我要去办点事,他脸紧绷着,一言不发。我也管不了许多,只当是他的默许。可待我走到门边,正低头换鞋时,他一下冲过来,一拳打中我的左侧脸,我身体一下失衡差点歪倒在门上,幸好被旁边人拉住。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他们不敢相信他如此对待我。   

  我哭着跑走,离开的那一刻,我下决心不再和他过了。我想回娘家,但怕父母伤心,就只好到姐姐家避难。我打电话告诉张健,我坚决要离婚,谁知他在电话里先是求我回家,见无效,又威胁我说会闹到我父母那去。于是,我只好就范。每次打过我后,他都发誓决不再动手,可却总是还有下一次。   

  上周,我刚和同事从香港出差回来,那天夜晚,他竟连打带骂整整盘问了我一宿,已经很累的我说,求求你让我休息一下吧,他竟连床也掀了,说,休想!   

  (说时,李婷婷松开她那紧束的长发,拨开头顶部,只见其中一块稀疏的能看见头皮,她说是那晚张健扯的。)   

  我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会被他打死的。第二天,趁他不在时,我将一些必要的证件清理出来塞在我上班的包里,然后告诉他我去看病,就再也没回去,这几天,我一直躲在一个朋友家里。想了几天,只有远离这个城市,才是摆脱他的唯一办法。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中国也有7岁的美女模特
  • 日本军妓军事训练[组图] 中国十富豪背后女性[图]
  • 什么样的妩媚最能打动男人 只爱花花男人[图]
  • 章子怡“装容巨变”全过程[图] 用什么拯救流浪猫
  • 女子遭强奸申请工伤索赔被驳回 考研抢生源酿血案
  • 求爱不成竟抠破女孩处女膜 女子报假警称砍死丈夫

  • 85岁矮人老汉征婚
  • 女大学生自拍裸照获奖 美女比舞招亲按超女模式
  • 韩留学生一年万元为乞讨者送早餐 辅导市场4大骗术
  • 77岁日本老妇祭扫湖北恋人墓 大胆小偷偷进警察家
  • 夫妻闹别扭竟互相扔炸弹 名律师长期包养多名童妓
  • 德国出现印有裸女图案假欧元 罕见双头乌龟[组图]
  •  

    选稿:刘侃侃    来源:QQ论坛   
     
     
     
    神秘女子"虐猫"事件
    自拍:是裸?是露?是美丽?
    天仙妹妹将出演电视剧女主角
    情人节之集体症候
    千万富翁整版广告征婚
    ……>>更多
    排行  
    女子表演脱衣舞掏10元即可欣赏
    女大学生自拍裸照获奖
    11岁小学生被绑遭撕票
    周迅开始玩性感突破裸露极限[组图]
    我在日本做“女体盛”[图]
    女大学生请遮住你的身体
    到底睡多少男人才算"值"
    大学生防艾滋"组团"买避孕套
    中国五大富商豪宅揭秘
    摄下丈夫暴行离婚获赔精神损失费
    ……>>更多
    口述实录  
    闪婚之后我遭遇爱情软暴力
    我的他死活不肯说甜言蜜语
    出轨女友以死要挟不愿分手
    我容忍他的性病他却要离婚
    丈夫逼我讲与别人做爱感受
    知心女友和我丈夫激情网恋
    深陷已婚男上司魅惑情网
    爱上一个大我26岁的男人
    品尝激情放纵结下的苦果
    失恋失贞我在性欲中沉沦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