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心还是美丽 让人大跌眼镜的艳俗画面[组图]

2005年11月18日 15:07
| 起始页 | 第2页 [共10页]
 

  文化时尚小姐孙平

  “艳俗”所指证的是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文化的基本特征。“艳俗文化”的发生,是有它的社会意识形态背景的。从现在大多数市面上流行的文化符号来看,所体现的基本上是一种农民式的暴发趣味。所谓爆发,一方面,街面上流行的大红大绿的装饰物以及招牌,本是做为喜庆的象征语言,是从农民文化原有的质朴语境中的一分子,现在将它们脱离原来的语境,单纯地来表现喜庆,就将质朴变为无根基的浮华。其二,暴发趣味把火红作象征,是一种没有审美价值转换的现功利性的直接流露。

   也就是说,它不是通过人民大众把现实生活的体会,感受转化为公众的审美标准这条途径,然后确定艺术表现形式。而是生硬地通过消费文化召唤出来的,是对大众消费生活善的表面模拟,是光线夸张而浓烈的布景舞台。所以它呈现出的是一种即时性、功利性和浮华的特征。其中现代设计作为现代社会审美文化的价值支点之一,是经历了由精英文化参与的整个社会审美观的价值转换。

  现代设计体现的是工业化精神;精英文化是体现了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两者皆有源之水。而转观霓虹灯日用品等审美趣味出现杂乱、花哨、艳俗的浮华特征,正是没有现代设计这个价值观支撑造成的。我们眼前自然就出现了众多如此花哨、艳丽、红火的景观,这些无本之木怎能不“艳俗”?

    艳俗艺术具有很强的批判性,是针对当下泛滥的“艳俗文化”展开批判的。做为艺术家,自然时刻铭记艺术是要警世来改变社会的,他们不想无能为力地陷在尴尬的境地。虽然可能无力改变整个社会,但自命对当下文化负有责任的艳俗艺术家们,还在试图努力提示一种生存环境来告谕人们,让他们能在低头前行时能够稍稍停下来看看四周。

  艳俗艺术的批判姿态可以说是始终以类似喜剧的批判姿态——反讽,来提示我们生活中人们习以为常的荒诞的一面。如同大家熟悉的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我爱我家》、以及去年春节联欢晚会的小品《实话实说》一般,以嬉笑怒骂的调侃方式,将本不合情理却又是大多数人熟视无睹的事儿“萃取”出来,讲给人们听,使人们麻木的触点又重新敏感起来,这也是艳俗艺术的特点。

  可面对如同汪洋一般的“艳俗”,艳俗艺术的力量却显得微乎其微,而且刚刚兴起的艳俗艺术语言有“近亲繁殖”的特点。萝卜、白菜、鲜花、美女等符号,几乎是每个艺术家作品的首选,夸张、平涂、光亮的广告手法也基本雷同。而且艺术语言不到位,停留在模仿艳俗的样式上,看上去与现实的艳俗区别不大,反讽的效果就比较弱。艺术语言的纯化、反讽力度的强化,都是今后艺术家需要努力的生长点。中国艳俗艺术还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

 
来源:国际在线    选稿:彭蠡
 
| 起始页 | 第2页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