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社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溺水获救者40年来坚持在湖边寻恩人

2009年4月7日 10:24

来源:山西新闻网 作者:刘斌 选稿:实习生 钱春园

  东方网4月7日消息:2009年3月的一个下午,太原钢铁公司的退休职工温明(化名)又来到省城黑龙潭湖。44年了,他不知来过多少次。土坡平成绿地、绿地成了工地……44年,黑龙潭湖景观早已大变,没变的,是湖边那个凉亭和他的期待。

  “希望他看到(寻人启事)后能联系我。不管他在什么地方,哪怕只有一点讯息,我都想见见他。如果找不到恩人,我觉得自己有愧……”温明在记者面前潸然泪下,双手掩面。他要寻找的,是44年前在黑龙潭里救回他性命的一位陌生人。

  寻恩之路,痴心难改

  又是春暖花开的阳春三月,60岁的温明(化名)天没亮就起身了。他悄悄穿好衣服,又一次拈香跪拜,心里默念:“恩公,祝你平安”。

  几十年来,温明每天早上都要念叨心里的“恩公”。但今天,他有点格外坐不住,母亲去世十周年的祭日就快到了,母亲在世时常说,人要知恩图报。此刻时间是清晨6点10分,天还没亮,心急的温明想起《山西晚报》,于是,拨通了热线电话。

  温明的执着、诚心感动了接线记者,但他说,和恩人只有44年前一面之缘,之后,就再无踪迹了。年轻记者呆住了:44年前的恩人,如何找啊。

  “如何找?”这个问题也已经困扰了温明几十年。其间,他拜托过媒体、拜托过同学、拜托过附近的居民……可是不但没结果,还招来不少烦心事。有一回,他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对方很亲切地问,是不是要寻找恩人。模样、事情、时间一对,好像都与自己的恩人相符。但接下来的对话让他始料不及——“我们是专业找人公司,我们有很多人脉,付1000元订金,我们保证1个月之内帮你找到”。后来,这样的找人公司电话他接到手软。而更令他不能理解的是,有人看到他的寻人启事后,居然打了勒索电话来,“你要找的人就是我叔叔,我叔叔救了你一命,现在老了,你先拿5万元来孝敬孝敬吧,不要装好人,要看行动!”

  ……

  最后,妹妹都不耐烦地跟他说,“你找了这么多年,除了找来一堆麻烦,还找到了什么”;同学也劝他,“不要太偏执,要能找到早就找到了,现在还找不到说明你跟人家没缘分”;他不服气,“找不到才需要找,我与你们看法不一样,我不会受你们的干扰,我不会做个忘恩负义的人。”

  44年,一次次寻找,一次次失望。时常也会有崩溃的感觉,一次一个熟人开玩笑地说,“你要寻找的这个恩人也许已经去世了!”一向和蔼的温明发怒了,他指着那个熟人的鼻子怒吼,“住嘴,你怎么能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在温明的心里,偶尔也会怀疑,是否能真的找到恩人,但可能心里惦记太久,温明觉得,那恩人已然像亲人一样。他又想起那个萦绕在他回忆和梦中无数次的画面:那个夏天,天很蓝,水很清……

  那个夏天,少年落水

  1965年6月初,温明在太原十中(现山西省实验中学)上初中,附近不远就是当时的太原动物园,里面有一个人工湖叫黑龙潭。那时,太原市除了青年路游泳馆外,没有正规的游泳场所,黑龙潭是众多游泳爱好者的天堂。下午放学后,日头还晒着。刚刚学会在水里憋气的温明就与几个小伙伴相约一起到黑龙潭去游泳。

  来到太原动物园黑龙潭南湖西岸,发现湖里已经“泡”了很多人。看着别人在水里如“浪里白条”,潇洒利落,几个少年也不甘心,相继跃入水中。

  温明当时还不怎么会游泳,只会基本的憋气。但少年生性顽皮,也不甘人后,不肯只在浅水区溜达,半个小时后,大家都累了。有的同学游回岸边歇息,有水性好的同学则往湖中间深水区游。温明不敢冒进,想站在水里歇一下。脚踩湖底鹅卵石时,一滑,身体失去重心,再挣扎着去踩,踩不到底了,他心里一慌,整个人往下沉去。

  温明慌了,挣扎着扑腾水露出头来喊“救我”,刚喊了一个救字,感觉水顺着声音往肚子里灌,第二个字没喊出来,眼前已经都是水泡了,他溺水了。

  在岸边的温明同学翟九林目睹了这个场景,“当时我们都是小孩,吓傻了。也不知道怎么办,看着他在水里扑腾,大点的学生先喊起来,赶紧叫人拿绳子,拿竹竿。同学们都想救他,但是怕啊,同学都胆小不敢抓他,那会儿那湖旁边也没有岸堤,都是土坡,大家都怕滑下去”。

  温明当时已经迷糊了,“心里恐惧极了,觉得这回肯定要死”,在这紧急关头,温明感觉一只有力的手臂稳稳托住了他,将他推向岸边。等他清醒过来,已经身在湖边的凉亭里,周围是又惊又喜的同学们,还有一位20岁左右的大哥哥。“我醒了,看到眼前的同学和救我的恩人,没别的感觉,只是害怕,哭,不停地哭”。

  随后,那位大哥哥又帮温明将喝进肚里的湖水压出,嘱咐他回家休息,才离开。吓傻的温明也忘记了问救命恩人的姓名,糊里糊涂地回了家。

  几番寻找,成了夙愿

  回家后,温明害怕父母责骂,把游泳、溺水、被救的事隐瞒下来。

  一直到放了寒假快过年时,他想怎么也该找到救命恩人,跟人家说声谢谢啊。温明请当时在场的同学帮忙,看有没有认识恩人的,但都没有结果。

  后来,温明毕业、工作、成家,有了孩子。当了父亲的温明寻找恩人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恩人和我的关系,就像我和孩子的关系。没有他就没有我”。于是,他再次萌发了寻找恩人的念头,访遍动物园周围的居民区、学校,但线索实在太少,这样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文化大革命期间,温明试图通过当时的《红太原报》寻找恩人,但因种种原因不了了之。文化大革命后,他向年迈的母亲讲述了当年的事情。尽管已经过去了十多年,母亲说,受人恩惠都要说声谢谢的,何况人家救了你的性命,我的儿子不应该这样子。母亲的话刻在温明的心里,寻找恩人成了他的心病。1999年,温明的母亲去世,去世前,还问温明,找到恩人没有,找到了一定要跟人家说声谢谢。

  2005年,,温明走进太原一家媒体办公室,在媒体上刊登了自己的寻人故事。

  一天,令人激动的消息传来,河西晋机厂一位老人无意中和亲朋讲起过自己年轻时在动物园救人的经历,消息辗转传到温明耳中。把各种信息一一核对——60多岁、动物园、救人。难道他竟是自己寻找多年的恩人?

  兴奋的温明立即召集当年游泳的同学,打车来到晋机厂,见到老人,温明一把握住老人的手,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但……

  这位老人虽然也是在1965年救的人,但获救的是个年龄更小的孩子。而且是在黑龙潭东岸。同学们都说,老人的个头比当年救他的那个恩人低,相貌也大不相同。温明不死心,进一步询问老人救人细节、当时的场景。最终发现,老人不是他的恩人。

  温明又一次失望而归。

  见到陌生人,温明就会讲述自己的故事,希望能找到一点点线索。

  前几天,他偶然碰到一位来自北京的旅客,讲完自己的故事后,那位旅客说,“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救过溺水者”。温明顿时兴奋起来,握住人家的手就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但仔细听来才知道,原来人家是在北京的昆明湖里救过人。

  采访中,温明告诉记者“不要说我的真名,没有找到恩人,我不想让自己名字展示在报纸上。”他表示,自己寻找了40多年,也不是要什么结果。“我是个普通老百姓,找到恩人也没有多少钱孝敬他,但我就想找到他,就是能给他当面磕几个头也好啊!”温明又一次落泪,这次没有声响,默默地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