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人数不足工作超负荷 两年内15名麻醉医生猝死手术台

2014-11-23 12:43:39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冯会玲 选稿:吴春伟

原标题: 人数不足工作超负荷 两年内15名麻醉医生猝死手术台

  东方网11月23日消息:10月24号下午,阜外医院40多岁的麻醉师昌克勤昏倒在手术室,脑干出血。他的一位同事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微信:“手术室哀鸿遍野!大家落泪,不仅仅是因为他,更多的是为自己!在这条流水线上,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这已经不是麻醉科医生第一次倒在手术室,近两年来,全国已有大约15名麻醉医生猝死,而且大部分还都是三四十岁的青壮年。这么高的猝死率,让人扼腕。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麻醉科医生还不到7万人,而如果按照欧美国家每万人2.4个麻醉医生的标准,中国应该配备30到35万名麻醉医生。数量的缺乏,导致麻醉医生连续加班,严重体力透支。如何才能确保麻醉科医生的健康,进而保护患者的安全?

  据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和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医师分会支持的调查表明,麻醉科医师工作压力排在前两位的分别是繁重的麻醉工作和超长的劳动时间。其中,大于三分之一的麻醉医生每天需完成5台以上的麻醉工作,一半以上的麻醉医生每天工作时间大于10小时,近80%在工作中感到过于疲劳,一半以上经常失眠,三分之一以上患有胃溃疡或高血压,对于职业总体状况基本满意和满意的麻醉科医师不到30%。对于劳累,每一位麻醉科医生都有很多话可说,有医生曾无奈地说:最累的时候,连一片药都掰不开。

  护士:您好,我来看那个麻醉科安大夫昨天给您麻醉的,昨天没有什么恶心啊这些吧?

  患者:没有。

  护士:没有啊。

  患者:嗯。

  护士:那昨天晚上睡的还好吗?

  患者:还好,出来之后就很清醒。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麻醉科医生安海燕工作17年了,对她和她的同事而言,加班工作,早都不是稀奇的事。

  安海燕:有时候能一个术间排到10台左右也有,医生有工作到夜里11、12点甚至更晚的,有些像特殊手术比如说像肝移植,那么我们至少是12个小时起步,工作过最长的一次是整整24个小时。

  就在一个月前,北京阜外医院40多岁的麻醉师昌克勤昏倒在手术室,脑干出血。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侯任会长、北京301医院麻醉科主任米卫东说,发生这样的事情,与麻醉科医生长期劳累、工作压力大有着密切关系。

  米卫东:如果病人本身像极高龄的,像非常高龄的病人100多的我们也都做过,或刚出生几个小时的小孩,或者这个病人本身平时心脏和肺的功能就很差,又需要借助手术的情况下,那你想想在这段时间内要想保证病人的生命安全非常有难度,这个时候麻醉医生的处理和调控就显的非常的重要。就神经会绷的很紧,是会比较累的。

  以为麻醉科医生只是扎一针麻药的人,不是少数,安海燕说,其实,麻醉科医生所做的,绝不只是那么简单。

  安海燕:我们谈只有小手术,但是没有小麻醉,因为只要这个病人被麻醉了以后,体内的状态就已经不是我们正常的一个生命状态了,那么这时候他随时都会发生各种事情,包括像妇科这些手术做一个探查它会引起心率慢,甚至有时候心跳会停。

  国家卫计委提供给中国之声的文字资料显示,目前,我国普遍存在麻醉科医师超负荷工作的情况,究其原因,主要是麻醉科医师现有数量与社会需求存在缺口造成的。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3年底,我国执业医师为279. 47万人,其中麻醉科医师约占2.42%,也就是不到7万人。

  医生:一二十年以前大家都沿用就是一个手术间要配备1.5-2个麻醉医生,要是教学医院的话可能配备的数量再多一点,2到3个,但是现在两方面的问题,当时制定过这种标准,但很少有医院能达到这种配比标准。再一个最最重要的就是现在麻醉医生工作的内容不单纯是手术室内麻醉这一块。

  医生倒在手术台边,我们在为医生的健康担忧的同时,也担心患者的生命安全。如何才能同时确保医患的健康?米卫东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米卫东:觉得一个医院的麻醉科人数应该按时间去算,去年一年他整个劳动时间加起来是多少,每天8小时这种量一除,除出来是多少人就是多少人。然后第二年以管理的预计跟麻醉医生相关的工作量会增加10%,今年我再加10%的人数,这样人数的配比相对就合理一点。

上一篇稿件

人数不足工作超负荷 两年内15名麻醉医生猝死手术台

2014年11月23日 12:43 来源:中国广播网

原标题: 人数不足工作超负荷 两年内15名麻醉医生猝死手术台

  东方网11月23日消息:10月24号下午,阜外医院40多岁的麻醉师昌克勤昏倒在手术室,脑干出血。他的一位同事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微信:“手术室哀鸿遍野!大家落泪,不仅仅是因为他,更多的是为自己!在这条流水线上,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这已经不是麻醉科医生第一次倒在手术室,近两年来,全国已有大约15名麻醉医生猝死,而且大部分还都是三四十岁的青壮年。这么高的猝死率,让人扼腕。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麻醉科医生还不到7万人,而如果按照欧美国家每万人2.4个麻醉医生的标准,中国应该配备30到35万名麻醉医生。数量的缺乏,导致麻醉医生连续加班,严重体力透支。如何才能确保麻醉科医生的健康,进而保护患者的安全?

  据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和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医师分会支持的调查表明,麻醉科医师工作压力排在前两位的分别是繁重的麻醉工作和超长的劳动时间。其中,大于三分之一的麻醉医生每天需完成5台以上的麻醉工作,一半以上的麻醉医生每天工作时间大于10小时,近80%在工作中感到过于疲劳,一半以上经常失眠,三分之一以上患有胃溃疡或高血压,对于职业总体状况基本满意和满意的麻醉科医师不到30%。对于劳累,每一位麻醉科医生都有很多话可说,有医生曾无奈地说:最累的时候,连一片药都掰不开。

  护士:您好,我来看那个麻醉科安大夫昨天给您麻醉的,昨天没有什么恶心啊这些吧?

  患者:没有。

  护士:没有啊。

  患者:嗯。

  护士:那昨天晚上睡的还好吗?

  患者:还好,出来之后就很清醒。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麻醉科医生安海燕工作17年了,对她和她的同事而言,加班工作,早都不是稀奇的事。

  安海燕:有时候能一个术间排到10台左右也有,医生有工作到夜里11、12点甚至更晚的,有些像特殊手术比如说像肝移植,那么我们至少是12个小时起步,工作过最长的一次是整整24个小时。

  就在一个月前,北京阜外医院40多岁的麻醉师昌克勤昏倒在手术室,脑干出血。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侯任会长、北京301医院麻醉科主任米卫东说,发生这样的事情,与麻醉科医生长期劳累、工作压力大有着密切关系。

  米卫东:如果病人本身像极高龄的,像非常高龄的病人100多的我们也都做过,或刚出生几个小时的小孩,或者这个病人本身平时心脏和肺的功能就很差,又需要借助手术的情况下,那你想想在这段时间内要想保证病人的生命安全非常有难度,这个时候麻醉医生的处理和调控就显的非常的重要。就神经会绷的很紧,是会比较累的。

  以为麻醉科医生只是扎一针麻药的人,不是少数,安海燕说,其实,麻醉科医生所做的,绝不只是那么简单。

  安海燕:我们谈只有小手术,但是没有小麻醉,因为只要这个病人被麻醉了以后,体内的状态就已经不是我们正常的一个生命状态了,那么这时候他随时都会发生各种事情,包括像妇科这些手术做一个探查它会引起心率慢,甚至有时候心跳会停。

  国家卫计委提供给中国之声的文字资料显示,目前,我国普遍存在麻醉科医师超负荷工作的情况,究其原因,主要是麻醉科医师现有数量与社会需求存在缺口造成的。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3年底,我国执业医师为279. 47万人,其中麻醉科医师约占2.42%,也就是不到7万人。

  医生:一二十年以前大家都沿用就是一个手术间要配备1.5-2个麻醉医生,要是教学医院的话可能配备的数量再多一点,2到3个,但是现在两方面的问题,当时制定过这种标准,但很少有医院能达到这种配比标准。再一个最最重要的就是现在麻醉医生工作的内容不单纯是手术室内麻醉这一块。

  医生倒在手术台边,我们在为医生的健康担忧的同时,也担心患者的生命安全。如何才能同时确保医患的健康?米卫东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米卫东:觉得一个医院的麻醉科人数应该按时间去算,去年一年他整个劳动时间加起来是多少,每天8小时这种量一除,除出来是多少人就是多少人。然后第二年以管理的预计跟麻醉医生相关的工作量会增加10%,今年我再加10%的人数,这样人数的配比相对就合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