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诺丁汉大学:每年近10万的学杂费,精英的游戏?
2017-9-13 20:01:00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沈杏怡 选稿:朱燕亮

原标题:宁波诺丁汉大学:每年近10万的学杂费,精英的游戏?

  9月,无数学子迈入大学,开始新的征程。他们曾憧憬象牙塔内的生活,他们曾渴望新的开始。但在传统大学之外,还有很多新兴大学也值得关注。在此,红星新闻推出“大学·教育”系列报道,关注展现它们在办学中遇到的挑战与机遇,为万千学子提供一个了解的窗口。

  “我们学校是为国家培养人才,我们学生的家长,是普通的国家纳税人。学生常常在问,为什么其他高等院校的学生可以享受国家的支持,相对较低的学费,而我们学校的学生却不能呢?”

  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沈伟其坐在办公室里,向红星新闻记者说起了这个萦绕在他心头十余年的问题。

宁波诺丁汉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 沈伟其

  一年学费9.9万,全英文授课,老师八成系外籍人士……自办学伊始,宁波诺丁汉大学,这所流淌着英伦血统的高校,就一直吸引着教育界的目光。

  从2004年筹备起,外籍校长换了几届,而华人校长沈伟其则一直守在这里,见证了这所中国最早的中外合办高校的十余年的点滴成长。

  有人质疑高昂的学费,有人质疑学校的知名度,还有人质疑“混血”教育下的学生能力……面对这些质疑,沈伟其的回答是:“时间和学生,就是最好的答案。”

  一年学费近10万,中西式假期轮流休,学校的性价比在哪里?

  课程确实不算多

  学校更注重课下消化及假期实践

  九月初的宁波诺丁汉大学,还未开学,不大的校园内,鲜有学生走动,更多的是学校的外籍教职工的身影。

  校园里,英国诺丁汉大学的标志性钟楼和“神兽”诺丁鸭,都照搬入本土;校园的中央,有两块花园,一块是中国传统园林式花园,一块是英国传统式草坪花园。既保持着“英伦基因”,又秉承着“混血”特色,这是让沈伟其最骄傲的地方。

标志性的钟楼建筑

中国传统园林设计 宁波诺丁汉大学供图

  虽然宁波诺丁汉大学是中外合办高校里最早的一所,但算起来,也仅仅走过十余个年头,“和传统高校相比,它还是个婴儿”。只是和传统高校不同的是,这个“婴儿”自诞生伊始,便不断在中西文化碰撞之中,蹒跚前进。

  与英国诺丁汉大学同步共享教育资源,纯英文教学,教师几乎全是外籍人士……这些都是宁波诺丁汉大学的“纯英伦基因”的体现。而其“混血”则体现在,放假时间长于普通高校。在宁波诺丁汉大学,除了传统中国假期之外,还有圣诞节这样的西方假期。

  对此,有学生家长提出疑问:“高昂的学费,漫长的假期,一年近十万的学费,性价比到底在哪里?”

  听到这个问题,沈伟其笑了。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涉及到中国家长的理念问题。我们的假期,绝不是让学生在家吃西瓜、吹空调,我们鼓励学生去参加社会实践,去发达地区进修,去落后地区帮扶,我们希望每个学生都能在假期里担负起服务和回馈社会的责任。”

  沈伟其举例,每年假期,宁波诺丁汉大学有很多学生去斯里兰卡、印度等国家做义工,也有很多学生去英美高校进修,还有去跨国企业实习的,“他们还嫌假期不够长呢,其实关键是看你怎么去过。”

  沈伟其表示,相较于传统高校,宁波诺丁汉的课程确实不算多,平均下来一周大概10节课不到,“但这正是英式教育的特点之一,老师在课堂上提纲挈领地授课,课下是大量的小组讨论和自习时间,需要学生去自我消化。我们给学生充足的时间和空间,用来发展自主学习能力、批判质疑能力、沟通合作能力、时间管理能力等软实力。”

校园教学楼内一角

  学费以外,假期的各类海外实践费用均需自己承担,只属于精英的游戏?

  学校努力带给学生更多福利

  具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家庭不在少数

  建校十余年,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学费,从最初的五万涨至现在的近十万。可以说,学费,成了一道门槛,把“寒门”学子拒之在外。

  沈伟其并不否认,学费是一堵无形的墙。但学校也在努力,希望尽可能将这堵墙放得低点儿。“校方出面,请企业家出资,为优秀的考试提供奖学金。就我所知,一位宁波籍的企业家,已经为我们提供了数千万,用于捐助优秀学生了。”但即便如此,仍没有解决学费高的问题,“不能回避,虽然有奖学金,但是名额只有20多个。”沈伟其说,“今年我们招生一共一千多人,而这20来个奖学金名额算起来,确实只是很小比例。”

  一年学费近10万,它到底贵在哪里?

  沈伟其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学校的性质是非营利的民办学校,教学资料等都是与英国诺丁汉同步共享,这就对学校的硬件设置提出了更高要求,“举个例子,我们与英国诺丁汉、马来西亚诺丁汉共享网络书籍资源,我们的要求是服务器系统能够同时承载三校学生同时在线阅读同一本书而不崩溃,这就是很大一笔开销;再比如,我们40万册的藏书,都是全英文的,也是最前沿的,算下来平均每本300元人民币;此外,吸引优质的外籍老师教授,也需要花钱。”

图书馆一角 宁波诺丁汉大学供图

  从宁波诺丁汉大学毕业的陈广隶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学校的社团每年会为学生提供海外实践的讯息,参与项目所产生的费用,需要每个学生家庭来承担。漫长的假期、丰富的世界各地的社会实践机会……这些像“甜点”一样的附加值,虽然美好,但却是只有搭建在良好经济基础上家庭的孩子,才能品尝到的果实。

  “宁波诺丁汉大学面向的社会阶层,我觉得相较广义的出国留学比,是更加具体化的:学生成绩优秀、父母愿意送、家庭经济能够承担,这样的群体在中国按人口比例来讲是不大的,但简单得说是‘精英的游戏’其实并不准确。”

  从社会阶层来分析,沈伟其认为,目前国内能够承担起宁波诺丁汉大学学费的家庭,在城市中并不在少数。

  冯周聪是宁波诺丁汉大学一年级新生,刚刚去斯里兰卡参加完海龟保护的志愿者活动,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所参加的这次活动,是一次国际志愿者活动,约5到7天,所有费用均由志愿者自己承担,他参加这个项目的开销在三千元以上。他说,仅自己在大一这一年里的观察发现,同班同学的家庭经济状况都比较好。

  2017届毕业生82%选择国外读研,中外合办大学只是出国留学的一个“跳板”?

  并非入学时就有出国计划

  经济能力和更高进取是出国原因

  中外合办大学,在不少学生眼里,似乎更像是出国留学的一个“跳板”。

  有不少学生在选择宁波诺丁汉大学时,都抱着同一个目的——读“混血”高校适应过渡后,研究生再出国深造。而从宁波诺丁汉大学毕业生的流向数据来看,这一点也确实存在。

  据学校招生就业办2017年8月底的统计数据,宁诺2017届本科毕业生有82%选择继续深造。其中,98%的学生选择国外读研,并且当中30%学生还进入了QS全球排名前十的高校。

  陈广隶是当年宁波诺丁汉大学第一届全国招生的学生之一,本科从宁波诺丁汉毕业后,他选择了赴英国继续深造,目前在英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工作。

  对于“跳板”这一说法,陈广隶并不认同,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本科就读宁波诺丁汉大学,是结合自己高考分数作出的选择,而宁波诺丁汉大学恰好也有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在刚入读时,自己也并没有清晰的一定要出国留学的打算。

  “因为我们学校的体制和国内本科培养体系不接轨,学生要考国内研究生除非自己另外辛苦准备,否则可能性不大,所以尝试的人很少。加上学生们经济压力普遍不大,就有希望向更高学历进取的想法,继续出国深造就成了自然而然的选择。”

宁波诺丁汉大学课堂 宁波诺丁汉大学供图

  冯周聪与陈广隶看法相似,刚在宁波诺丁汉大学读完大一的他,也没有明确的出国计划,“在大学的前四年如果混得不错,有工作,想挣钱了,就不读研了;如果自己的资本还是不够的话,可能会尝试一下海外读研,将自身能力再提升一些。”

  而根据学校2017年的抽样调查,90%以上的学生都学成回国。

  在给予学生尊重和自由方面,宁波诺丁汉大学是如何做的?

  学生敢于问责学校管理漏洞

  也能投票决定学校入驻的餐饮企业

  在与记者的对话中,冯周聪与陈广隶均有提到宁波诺丁汉大学给予学生们足够的“尊重和自由”。

  “我之前假期在乡村支教,内心受到了触动,就希望能够帮助山区的孩子,后来我利用暑假时间,开展了一项公益活动。结果我的公益项目做出来后,校方非常支持,积极帮我推广。”冯周聪总结,“诺丁汉会在你往更好方向发展的时候,推你一把。”所以目前,还在学校的他很享受自己的大学时光。

  在如何尊重学生方面,宁波诺丁汉大学一直走在国内高校前列。在学校的校刊上,红星新闻记者看到,校方曾向学生们征集,投票选出学生喜欢的餐饮企业品牌,然后由校方出面,邀请这些品牌入驻校内。于是在校内,就看到了知名的三明治、咖啡以及奶茶等连锁品牌。

由学生选择入驻学校的咖啡馆

  沈伟其说,对于学生的尊重,表现在许多细微的方面,比如学校著名的“神兽”诺丁鸭被野狗咬伤,校园小动物保护社团的同学们,立刻“义正言辞”地给学校发公开信“问责”,而学校后勤部门也在第一时间认真回复,尊重学生们的声音。

诺丁鸭 李嘉伟摄

  说着,沈伟其拿出一本最新的教育类期刊,上面有国内专家发表的一篇围绕“以学生为中心”的思考文章,沈伟其说:“国内的专家,说起这些理念来,条理分明,但是缺乏落地;而让外国老师讲理念,也许他们说不出来,但却有很多行之有效的办法来体现这种理念。”

  他认为,“以学生为中心”,需要在尊重学生的基础上,对他们的观念加以正确引导。

  考虑到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学生大多家庭经济条件较好,记者问道:“如何看待这些学生自我优越感的觉醒?”沈伟其回复道:“我们不打压学生精英意识优越感的觉醒,但会引导他们将这种意识的觉醒,投入到学术方面,并将其内化为回馈社会的责任与担当。有这种自信是好事,但要运用到学术上。在生活中,我们希望他们在立足于国内现实的基础上,成为有爱国情怀的国际化人才。”

  经过这十余年的耕耘,宁波诺丁汉大学与其他在中国崛起的一批中外合办大学相比,究竟表现如何?沈伟其说:“这不好比较,首先是几所合办大学,合作的方式各不一样;其次是大家目前都还在探索与实践当中,时间太短,很难作比较,也许再过二三十年,回头来看,答案就清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