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百态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安徽第一变性人开始手术"除根" 不做明星[图]

2005年1月1日 07:59
   

 image

                     安徽第一变性人黄恩岭

   2004年的最后一天,黄恩岭被推进他期望已久的变性手术室。这一天,南京的气温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日,而黄恩岭的心却是他人生三十载最激动和火热的一天。

  2004年12月31日凌晨7时许,在即将为黄恩岭实施变性关键手术前,本报记者采访了他的主刀医生谭博士。谭博士告诉记者,他对黄恩岭已经观察了很长时间,黄恩岭在人生、事业、爱情上 的坎坷和错位令人同情,在对他的情况综合评定后,医院决定对他实施变性手术。对于手术的进程,谭博士介绍将持续10个小时,此次要做的手术就是隆胸、男性体征切除和阴道再造,术后还要经过7到10天的特护。手术所需的费用,南京院方也给予了充分的照顾,只象征性地收取黄恩岭不到1万元人民币,其余近10万的费用将由医院承担。

  出院后,黄恩岭将回到老家天长休养,办理新的身份证,开始他焕然一新的生活。临近手术时,他委托谭博士转告所有关心他的人:我对这一天充满期待,今天是我30年恶梦的结束,也是我新生的开始!

  错位的性别

  虽然长着男孩子的身体,在天长谭井村小学读书时黄恩岭就已经活脱脱一个女孩子的模样。那时的黄恩岭是快乐的,女生的游戏他样样在行,跳绳、跳舞、踢毽子,就连打毛衣他也不逊于班上最手巧的女生。不管在学校还是在家里,黄恩岭小巧的瓜子脸上总是抹着淡妆,那时的他就已经养成不化妆绝不出门见人的“怪癖”。他的衣着也总是那么鲜艳,连女同学也不时地偷瞄他两眼,妒忌他的“花红抢眼”,而在庙会赶集时,妒忌他的女生又会争相邀请他陪同,因为他对于装扮和色彩的心得,往往能给她们提供良好的建议。

  到了11岁,男同学一口一个“公丫头”、“假小子”的戏谑让原本快乐无邪的黄恩岭开始感到困惑和痛苦。“我怎么是个男孩子?我要变成女孩子!”也就是那一年,他第一次萌发出变性的愿望。十三四岁,青春的萌动已经在每个孩子身上发生着悄悄的变化,然而黄恩岭还是小小的个子,喉咙里发出的还是尖细的女声。但是,身体上不曾发生的改变却让痛苦中的黄恩岭感到些许庆幸和安慰:他喜欢唱歌,尤其喜欢黄梅戏,不变的声音能让他在寂寞清唱中找到快乐。

  上初中后,班上流行男女生之间的“耍朋友”,此时的黄恩岭对于女同学没有丝毫的兴趣,相反,他渴望着男生的追求。他的反常装束和行为引起了同学们的注意,都喊他“假妹子”,这个带有嘲笑的绰号没有引起他的反感,反令他听了心里觉得万分舒服,有一种“做女人”的满足感。

  苦涩的初恋

  初恋令人难以忘怀,黄恩岭的初恋更是一次令他肝肠寸断的诀别。

  在中学,一个名叫阿平(化名)的男同学悄悄走进他的情感世界。阿平与他住得很近,比他小两岁。小伙子长得很帅气,是许多女生暗慕的对象。每天早晨,阿平总是准时来到黄恩岭的家门口,邀着他一起上学,而到了放学,他又会等候在校门口把黄恩岭送到家中。让黄恩岭最期盼的是星期天,阿平拿着鱼竿带他到村头钓鱼,拎着个鱼篓跟在他的后面,黄恩岭感到一种莫名的激动和幸福。一天晚上,阿平又像往常一样到他家中玩,冷不丁,他抱住黄恩岭亲吻他的脸,虽然感到害怕,黄恩岭没有从他的怀中挣脱。

  转眼到了中学毕业的时候,阿平考上了高中,而黄恩岭却落了榜。1995年,黄恩岭只身来到南京,在一家书店找到了工作。那年正月二十五,黄恩岭突然想回家看看,坐在车上的他总感觉心神不定,以至车过了家门口他还浑然未觉。等他醒过神下车往回走时,刚到村子里,突然听到劈啪的鞭炮声和人的哭嚎声。看见本家的一个叔叔正在放鹅,黄恩岭急忙询问出了什么事,叔叔的回答犹如晴天霹雳:就在这一天,阿平命丧车祸。黄恩岭一下子惊呆了,他没有回家,跑到一个没人去的角落痛哭,随后的几天,他像是大病一场。

  无爱的婚姻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在黄恩岭17岁那一年,按照家乡的习俗,由他的堂伯做主,黄恩岭与釜山的一个秦姓姑娘订了亲。对于这桩亲事,他从骨子里排斥,原因倒不是女方有什么不好,而是他无法想象“作为一个女人”,他如何能和另一个女人同床共枕。

  作为男人,黄恩岭身上表现出许多的异常,秦姑娘也看在眼里,但她并没有多想,在她看来,黄恩岭人虽然显示出“女里女气”,但是他人很老实,话也不多,还做着生意,嫁给他应该是个好的归宿。

  1998年,尽管百般不情愿,但难敌父母之命,黄恩岭还是和秦姑娘共同步入婚姻殿堂。新婚之夜没有床笫之欢,黄恩岭搂着被子睡了一夜。在他的内心世界,他巴不得婚姻第二天早上就毁灭,为了排遣无奈的婚姻,此后,黄恩岭尽量回避和妻子在一起,每天晚上都要找村里的小伙子出外玩耍。时间久了,由于双方都没有温存和温暖,妻子的反感也与日增加,两人战火不断,而争吵的结果就是黄恩岭索性不回家睡觉。

  结婚几个月后,热心的村妇女主任来到他们的家中,喜滋滋地带来“准生证”,然而颇让她纳闷的是,黄恩岭的媳妇“肚子竟然没有一点动静”。她更无从知晓的是,几个月下来,黄恩岭居然没有“碰一下”自己的妻子。

  无爱的婚姻带给双方的都是无尽的痛苦,黄恩岭的妻子也渐渐意识到再维持这桩“有名无实”的婚姻没有任何意义,2002年3月,夫妇二人悄悄地办理了协议离婚。

  筹措变性之资

  从11岁时第一次萌发变性欲望时起,此后的日子里,黄恩岭没有一天不被这个念头折磨。从书本中,他知道自己患的是“易性癖”,而根治这种疾病的最终方法就是做变性手术。但做这种手术需要一笔巨大的费用,他决定靠个人创业来实现自己的女人梦。

  初中毕业后,在社会上打了一阵散工,黄恩岭决心学美容并通过开店来筹集手术所需巨资。1998年,“黄氏专业女子护肤中心”在他的家乡汊涧镇开张。虽然他的服务收费比别的店高出一倍,但是凭借他高人一筹的美容技术,不出三个月,镇上的其他美容店就被迫纷纷关闭。2000年春天,他的第二家美容店开在了江苏油田。生意的蒸蒸日上也让黄恩岭更急切地能积攒到手术费,2002年,耗资十几万,在天长市,他的第三家美容店应运而生。然而他的急切扩张换来的是生意上的“滑铁卢”,几个月后,第三家美容店因为入不敷出而倒闭。

  虽然和妻子没有爱情,但是黄恩岭并不否认前妻是个好女人。投资失利后,黄恩岭补偿性地将第二家美容店送给前妻打点,只身来到南京,他渴望通过在这里的奋斗重新获得变性的资金。一番打拼后,和几个朋友合作,黄恩岭在南京又开办起一家化妆品公司。

  也就是在这时,曾抱怨造物弄人的黄恩岭又突然得到命运的垂青。2004年,江苏一家整形医院同意为黄恩岭免费施行变性手术,作为交换,变性后的黄恩岭将成为该医院的整形形象代言人。

  不做另类明星

  黄恩岭“除根”后将回到他所期望的女人,他的生活也将因此发生重大的变化。此前,媒体已纷纷将“安徽的河利秀”、“华东第一变性美女”等光环叠加在他的身上,变性后的她还能保持着一分清醒和自尊吗?术前,黄恩岭以他的“干姐姐”陈莉莉为鉴,袒露自己的心声。

  2003年11月,四川南充市仪陇县青年农民陈勇军在青岛做了变性手术,变性后取的名字就叫陈莉莉。今年2月,陈莉莉到南京做光子嫩肤期间,与即将变性的黄恩岭相识,并结为干姐妹。此后,陈莉莉依旧周游全国,但无论到哪,两个人总是保持电话联系,倾诉心迹。

  对于陈莉莉的现状,尽管有着姐妹情谊,黄恩岭却充满了担忧。他说,“莉莉”的本质并不坏,他13岁就孤身一人到广东、重庆打工学艺,受尽了欺负。但是变性后到处作秀,利用媒体炒作自己,不仅对自己不好,对变性人的群体形象也是一个损害。如果哪一天媒体不关注她了,她也就没了市场。黄恩岭说,中国变性人之父何清濂教授也对“莉莉”的做法颇有微词。

  “我绝不会像‘莉莉’那样大肆炒作自己,我也不会在演艺界作一个另类的‘明星’;我有自己的公司,我有自己的事业,我要用劳动膜拜我的重生!”

   


选稿:乔德建    来源:江淮晨报 1月1日  作者:万毅  
 
  • 婴儿遭小狗咬掉命根 医生称可能要做变性手术
  •   2004年12月29日 11:44
  • 首届人造美女大赛揭晓 变性人获奖[组图]
  •   2004年12月20日 07:18
  • 访变性人刘晓晶:最彻底的人造美女 曾做人妖表演
  •   2004年12月17日 08:23
     

     
    杨振宁翁帆忘年之恋
    女教师黄静裸死案开审
    “亮晶晶”在香港“沦陷”
    乐坛鬼才黄霑因病去世
    复旦教授嫖娼事件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天涯网站传出翁杨英文情诗 出自"翁帆"博客
    名校学生进行性调查:5成女生大学校园内就失身
    华人书画家谈舅舅忘年恋:杨振宁再婚利国利己
    郑州一男超市盗窃被发现 脱裤追赶女店员让检查
    近三成国人已成无性夫妻 非常男女缘何抛弃性爱
    男子见网友欲体验一夜情遭拒 咬伤女子手腕解气
    孪生兄弟因爱恋同一女孩反目 为争宠在雪地决斗
    水箱突然爆裂压垮房顶 三楼夫妻被砸到二楼[图]
    海口一醉酒男子为向女友求婚从三楼上跳下示爱
    千万富翁暴死 有钱人能否用金钱构筑安全的世界
    ……>>更多
    口述实录  
    女儿:最爱的爸妈你们离婚吧
    婚后生活如炼狱
    艳遇,终究不堪回首
    和他分手后我开始堕落生活
    经历五段恋情不知如何选择
    悔把裸照发给网友
    单纯女生因怕失身弃我而去
    狠心男人用硫酸威胁我离婚
    男人天生爱玩火
    我们的爱情颠沛流离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