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螺沟失踪8岁男童是“故意弄丢”?父母现身回应质疑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 曹菲 戴竺芯
2019年08月11日 11:38

  原标题:独家!海螺沟失踪8岁男童是“故意弄丢”?父母现身回应质疑

小温在景区门口留影

  海螺沟,贡嘎山东坡极高山地。冰川、森林交替,常年云雾缭绕。

  8月2日,湖北十堰8岁男孩温景尧在此失联,累计500人次展开地毯式搜救,至今仍未觅得男孩踪迹。

  一片地形并不复杂的区域,8岁男孩离奇消失整整10天。父母、亲人焦急心痛,还要承受外界猜测、怀疑,阴谋推论。

  孩子到底怎么丢的?为何40分钟后才报警?丢失孩子的母亲为何如此冷静?当大规模搜救已经撤离,事件热度逐渐消退,小温的父母首次直面媒体,澄清种种质疑。

  对于他们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仍是寻找孩子。未来,亲属五人将继续在景区搜寻,也期待更多专业搜救力量的加入。

  报警不及时?

  “起初我相信自己能找到孩子”

  温景尧最后一次出现在海螺沟景区的监控画面里,是8月2日13点08分。他从红石滩人行步道顶端往下走,消失在警戒线附近。

  之后,小温跟着母亲穿过警戒线,走进乱石滩,“只有一条软软的绳子,很容易穿过去,外面全是人。”8月10日,这里的警戒线是两条,旁边放着“禁止穿越警戒线”的警示牌。乱石滩上已不见游客,但满地的“玛尼堆”,足以说明这里曾经的“观光”热度。

男孩母子跨越的警戒线

  乱石滩旁边有一条浅溪,水深约摸到脚踝。即便如此,看到小温跨过溪水去石滩的另一边,母亲李女士还是立刻制止。小男孩有点赌气,跟着母亲沿河滩向坡下走,准备通过警戒线返回步道。当时是13点30分到40分之间。

  李女士回忆,小温走在她前面约10米的地方,消失在有树遮挡的弯道。待她清洗完石头绕过遮挡的树,小温不见了。她以为儿子径直走出了景区,但当他询问等候在出口的朋友时,才知道孩子根本没出来。随后,她与友人沿着乱石滩找了半个多小时,依然没有发现小温的踪迹,终于在14点21分报了警。

  然而,从事发到报警相隔的40分钟,成了网友猜测四起的第一个“证据”。

  “我为什么40分钟后才报警?因为我觉得我们一定能找到他。”以一位母亲对儿子的了解,李女士坚信小温不会去危险的地方,就是往出口去了,“如果我对孩子做了什么,我能在这40分钟对孩子干嘛?我能顺利躲过监控吗?”


10日,小温母亲和舅舅继续在事发现场寻找

  另有隐情?

  “孩子跟妈出去玩不慎走失,是事实”

  9日深夜,磨西镇一间客栈里,男孩父亲温先生拖着左腿出现。当天绕着冰川寻找时,他不慎踩空扭伤左脚,肩膀、腿部也被刺伤,“当时都没感觉,下来才发现。”

  得知儿子失联后,温先生连夜从老家赶到海螺沟,之后7天,每天跟着景区工作人员和救援队上山寻找。“山上成年人能走去的地方,我全都翻遍了,我亲自翻的。”但他仍不甘心,还是决定犯险绕着一号冰川找一下,“如果我去找了没找到,就没遗憾了,我尽力了。”

  就算没有脚伤,温先生满身的疲累亦肉眼可见。脸部、特别是鼻梁处因高原日晒而通红,眼睛里充满血丝,“我来的时候头发黑亮,现在都变白了,说实在的,我真的有些疲惫了。


救援现场图

  与他一起在海拔3600米的高山上犯险的,还有众多搜救人员。从8月2日14点半开始,包括景区、雅安蓝天救援队、甘孜州户外运动专业救援队、雅安民生救援队在内的500余人次参与救援,他们搜救的范围是红石滩周围1.5平方公里区域,以及小孩根本无法走到的地方——乱石滩下游冰川与河道右边的森林。


乱石滩下游的冰洞

  “走失的地方面积不大,环境空旷,地势不复杂,小孩发生危险的几率很小。”这是多位搜救队员的专业判断。然而,就是在这种“不可能走丢”的环境下,小温消失了。

  “孩子怎么就消失了?”景区此前从未发生过类似失踪事件。家属觉得离奇,网友也猜测背后是否另有隐情。

  对此,作为孩子的亲生父亲和监护人,温先生首次澄清——孩子被妈妈带出来玩,不慎走丢了,这就是事实。“我相信我前妻的人品,这里只有事实,没有八卦故事。”


男孩失联点周边空旷,地形不复杂

  不见悲伤?

  “我找媒体只为找到孩子,没必要哭哭啼啼”

  网友的另一个质疑是,小温的母亲面对镜头太过冷静,甚至“冷漠”,不太像丢失孩子的妈妈。李女士承认,儿子走丢的第一天,从下午14点半到次日凌晨1点多的搜救过程中,她一滴眼泪都没掉过,“因为那时我觉得一定能找到孩子。”

  大规模搜救持续了四天,专业救援队开始撤退。此时,家属想到求助媒体。“我找媒体介入,是想让他们帮我找孩子,面对记者我属实哭不出来。”李女士说,“我也没必要哭哭啼啼,让全世界都来同情我,觉得我可怜。

  “我姐就是性格太坚强。”李女士的弟弟说,“关起门来她没少流眼泪。”据李女士讲述,有一次她打电话给救援队,对方的彩铃是《我们不一样》,“我一听眼泪就出来了,因为儿子以前很喜欢唱这首歌。”

  看到亲友们安慰信息的时刻,也是孩子亲生父母泪水止不住的时候。“因为他们不会追问我们孩子怎么丢的,只会让我们坚持住,照顾好自己。”

  一个半小时的交谈中,孩子的生父多次哽咽,抽了四根烟;孩子的生母头发散乱,眉目低垂,嘴角还有一个大泡。“所有的父母遇到这种事情都是同样的心情。对于那些负面评论,我们没什么要澄清的,问心无愧就可以。”这是两人的心声。

  母子远行?

  “途中父子俩经常打电话。”

  小温的父母已经离异,这次是母亲及男性友人带着他自驾出行。这样的组合也让网友产生疑问——爸爸知情吗?

  “我知道孩子出来玩,如果妈妈不来,等我忙完这阵,暑假也要带孩子出去。”温先生正面回应。事实上,这也不是小温第一次自驾游。他们曾带着孩子去过国内一些城市,十堰市周边的武当山、神农架、太极湖等都是他们周末游玩的目的地。

  这一次,他们的行程规划从湖北十堰开始,驾车前往稻城亚丁,游玩后至海螺沟,最后到达成都。8月1日,一行三人到达海螺沟景区。当晚,温先生还和儿子通过电话。通话中,父亲打趣,要求孩子给他带一个当地特产。电话挂断后,儿子悄悄告诉妈妈:“要给爸爸带牦牛肉。


救援现场图

  “因为我们从亚丁过来,一路都是牦牛,他还问我这是什么。”回忆起儿子的稚嫩童语,李女士红了眼眶,“我觉得这就是他这次出来学到的,对以后的学习也有帮助。(我带他出来)所有的目的就是让孩子多接触。

  李女士通过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记录着此行的见闻、心情。照片中出现最多的,是她和儿子的温馨合影;字里行间,流露出她对儿子的疼爱。

  负气离开?

  “他出门从不远离我们的视线”

  再过三个月,就是小温的9岁生日。在父母眼里,儿子活泼、爱运动,却又自律听话。父母离异后,小温跟随父亲和奶奶生活,母亲也常来探望,从未缺席孩子的成长。

  由于父母二人都喜欢运动,儿子的运动细胞自然不差。温先生会带儿子练自由搏击,李女士也曾陪伴儿子完成30公里城市徒步,“我们很注重对他的安全教育,他知道哪里危险,出门从不远离我们的视线。

  以这次四川之行为例,在海拔4700米的稻城亚丁徒步时,李女士因腿不好落在了后面,眼看前面没了小温踪影,她正准备加速追赶,儿子就从他身后跳出来了,“他看我不见了,就会在休息区等着,实在找不到我也会向别人求助。”

  最初报警的时候,李女士提到她在事发前曾数落过小温,孩子有点气,这也让她被受指摘。“我说这些是为了提供更多的线索,我儿子绝不可能负气出走。”在她的记忆中,不管她的管教有多严格,哪怕真的吵架,孩子都不会远离她,“他会生气,但绝不会撂挑子不做,直接离开。


救援现场图

  未来救援

  家属仍未放弃期待专业力量继续搜寻

  李女士和家人不相信小温会径自离开,但孩子还是消失了。

  8月11日,小温在海螺沟失踪已过去10天,大规模的救援队均已撤退,但是包括小温父母在内的5名家属仍未放弃,留在景区寻找。

  他们仍期待得到专业救援队和搜救犬的帮助,“我们不管后面还能找几天,也不知道我们能坚持多久,但是作为母亲,我现在没法放弃。”

  连日来,亲属五人每日做好分工。有人上山搜寻、有人在山下反复查看监控,不错过孩子可能出现的任何地点。到了夜晚,他们再碰头,商讨第二天的找寻方案。

  有参与过此次救援的专业人士分析,孩子或许发生了意外,但具体情况尚不知晓。他透露,由于事发地点面积较小,经过搜寻后,未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小孩失联已有10日,从专业救援角度看,再增派救援人手,没有任何意义。

  当地警方透露,目前尚未就此事立案,但仍将从多个方向着手展开调查。不过,已基本排除被拐走可能。“我们反复查看了监控,孩子没有乘坐索道下山,排查下山车辆时也没有发现小孩。”民警介绍,索道是下山的唯一路径。

  目前,警方已对失联男孩生父生母采集血样,录入失踪儿童信息库。

选稿:费一妍